位置:F8看书 > 仙侠小说 > 纪少,你老婆超甜的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大结局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大结局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26 18:02:11


    卓霜以前是工作狂,但和金宜俊在一起,会把工作的步调放慢下来,和金宜俊享受着生活的惬意。⒈

    只是,他们好像跟“度假”有仇似的,只要约好去哪儿玩,就会有突事件生。

    上次约好去爬山,6雪儿临产了,火的将她召唤医院接产;这一次的一日游,又是遇到了年初晨的见红,眼看着要生了,又把卓霜给唤了去。

    年初晨生孩子,卓霜是更紧张,她很清楚年初晨对这个孩子的期盼,还有那个去了美国接受治疗的聂夫人,亦是担心着孩子的出生。

    聂夫人的期盼无非是重男轻女的想法在作祟,是那样的盼着年初晨能给聂家生个儿子,传宗接代的。

    其实,卓霜在给年初晨做产检的时候早就无意中知道了这次胎儿的性别,聂夫人那老太婆终于是梦想成真了,是个儿子,只是介于不能鉴定胎儿的性别,卓霜一直没说。

    这会儿,年初晨见红之后,阵痛开始作,尽管不是第一胎,但痛楚一样是犹如在炼狱里煎熬似的,万般的疼。

    年初晨在作的时候就已经给予聂凌卓最严厉的警告,不能紧张得给人看笑话,像上次年明康那样的乱了阵脚就会很丢脸,可你聂凌卓极力克制着内心深处的担心与害怕,但还是会忍不住的慌,“卓霜,有没有其他办法啊,能不能缩短产程,我怕初晨受不了啊。”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年初晨生产的模样,当初,很可惜的,也很遗憾的错过了年初晨生聂珊珊的时候,他也清楚女人生孩子的辛苦,可自己在亲身经历之后,聂凌卓才真正的体会到当时年明康快要疯的心情。

    “已经打了催产素,等会阵痛会来得更厉害,更频繁,初晨自己是护士,她不会让自己有事,我们也不会让她有事,你扶着她走一走,或许,很快就可以推入产房里了。”

    年初晨是经产妇,生过一胎,产程肯定要比初产妇短一点。

    聂凌卓竭尽全力的隐忍着担心与心疼,不想给年初晨压力,只是在替年初晨擦拭额头上的汗珠时,手不仅仅是颤抖的,还是彻骨的冰冷,他明显比年初晨还要慌乱。

    尤其当年初晨疼得闷哼出声,汗流浃背的模样时,聂凌卓手足无措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尤其,旁边还有一个聂珊珊在添油加醋,火上浇油,“啊!初晨会不会死啊,那个小屁孩会不会撑破初晨的肚子啊”

    “呜呜呜,初晨好疼啊。”聂珊珊忽然间就哭了起来,吓得不轻,还抱怨连连,“我就说不要弟弟妹妹的,弟弟妹妹要是害死了初晨怎么办呀。”

    年初晨此时脸色当真是十分的难看,好像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着尖锐的疼痛,“初晨不会有事的,珊珊先出去等初晨,很快就可以见到弟弟妹妹了。”

    “呜呜呜,不要,初晨,我们不要弟弟妹妹了,把弟弟妹妹塞去好不好,不要让他钻出来了,撑破了初晨的肚子,初晨会死的”

    聂珊珊毕竟是小孩,还不懂得生孩子到底是怎么事,只见年初晨看起来很不好,聂珊珊是那样的害怕失去年初晨。

    “不许胡说八道,初晨不会有事,阿义,你把珊珊先带出去,给她买点吃的。”聂凌卓吩咐阿义,聂珊珊一开始不肯,死活都不肯离开产房,就怕一眨眼的功夫,只要她离开了,初晨就会不见了。

    可在阿义的哄骗下,聂珊珊也被带出了产房,阿义和琶莎陪着聂珊珊,琶莎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的哄这个小公主,安抚着她的情绪,或许是老师的缘故,琶莎对哄孩子还是有一套的。

    阿义见着天真烂漫的琶莎,说不上自己的情绪,她就那样缠着黏着他不放,好像是怎么也甩不掉她了,也很舍不得甩掉她。

    片刻后,产房里传来了好消息。

    年初晨生了,是个儿子,就是聂夫人所期盼的儿子。

    今年是儿子年吧,无论是6雪儿,还是年初晨,都是生了个调皮捣蛋鬼。

    聂凌卓没有年明康那样的冲动,不冷静,在他要求下全程的陪在年初晨身边,在孩子呱呱落地的刹那,聂凌卓也好像是经历了一场生死之战,几度在年初晨快要坚持不了,快要生不下来的时候,他的心跳几乎是停止的,好像许久都不能恢复。

    对于是男还是女,聂凌卓没有什么要求,顺其自然就好,可当年初晨是如愿以偿的终于生了儿子之后,这种愉悦的心情久久地不能平复。

    聂凌卓唇角勾出灿烂的笑靥,也有感动的泪珠在眼底打转,他深知年初晨生下这孩子有多么的不容易,艰难无比,也深知以后要更加的疼她,宠她。

    聂珊珊在终于确定年初晨没事,她有了弟弟之后,忽然间就哭了起来,尤其在看到小弟弟的面容之后,那红红的皮肤,那睁不开的眼睛,还有那小到可怜的身躯,令聂珊珊的哭泣止不住了,“呜呜呜,不要,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一定是骗人的!他是我的弟弟吗?根本就不是人啊,像个花猫,就是像大胖家里的花猫。”

    花猫还比他好看呢!

    “初晨,你快把弟弟塞肚子里啦。”聂珊珊不敢相信,喧闹十足。

    她的这些稚嫩话语换来这一行大人们的哭笑不得,也让产房里更加的快乐,其乐融融。

    聂珊珊或许还是不能接受有弟弟的事实,但随着小弟弟的健康成长,他的可爱活泼也让聂珊珊逐渐地喜欢上了他们家的弟弟,就如大胖所说的,比玩具更好玩,挺有趣的。

    聂凌卓的儿子,取名聂英杰,一岁的时候可以咿咿呀呀的叫爸爸叫妈妈了,也会偶尔心情好的叫珊珊,就是不肯叫姐姐,这让聂珊珊抓狂的很想暴力的揍他一顿。

    但聂英杰倒是小小年纪似很会讨好那般,每次只要聂珊珊怒火中烧,对着她横眉冷眼的时候,他反倒会开心的,无邪的朝她笑,令聂珊珊总是狠不下心来教训他。

    聂英杰的出生,也给了大胖更多的借口来聂家玩,和聂珊珊无趣的时候就会遛弟弟,领着聂英杰美其名是让他学走路,实则把他当成是最好玩的玩具,给他们带来了无穷无尽的乐趣。

    而聂英杰傻乎乎的笑声,“咯咯”的声音时常缭绕在聂家上空,令空旷无垠的别墅里多了满满的幸福与温暖,温馨得好比最模范的家庭,只有快乐充斥其中。

    聂英杰的周岁,不仅仅是聂英杰拍了个人周岁照,满屏的笑容与兴奋,他们一家人也拍了全家福,只是全家福里多了一个大胖。

    大胖和聂珊珊是好朋友,年初晨和聂凌卓早已经把他当成亲人对待,甚至聂凌卓还有意向给他们定娃娃亲,大胖的家庭或许只是普通的家庭,但聂凌卓他们夫妻两个不在乎这些门当户对,只要聂珊珊开心就好。

    “珊珊,珊珊”聂英杰在拍全家照的时候,特喜欢调戏聂珊珊,还不断的紧拽着聂珊珊的羊角辫,挑衅意味十足,分明举动是那样的恶劣,可这小子在恶作剧之后,小小脸蛋上会露出无邪可爱的笑容。

    “讨厌的家伙,快点松手。”聂珊珊瞪眼。

    原本应该很中规中矩的全家福,变成了姐弟两个的“斗狠”,摄影师技术极好的捕捉着这样的细节,幸福美满。

    聂英杰越是被聂珊珊给吼着,威胁着,他反倒像是喜欢受虐那般,不断的笑,笑声充满了摄影棚。

    年初晨和聂凌卓看着这两孩子的闹腾,甚至还加了个大胖,三个人闹成一团,多么美好又心动的画面,和聂凌卓从开始到认识,约莫七八年的时间,过了七年之痒后,他们依然还是热恋如初,陪伴着彼此。

    儿女绕膝,幸福满堂,这八个字大概说得就是这个时候吧。

    年初晨的目光专注又深情的落向此时嬉闹的孩子们身上,她和聂凌卓都很满足于此刻的一切。

    静好的岁月里,美得令人恍惚,聂凌卓紧握着年初晨的掌心,他没有多言,但此时无声胜有声,他眼底浮起的笑意是满足又欣喜的,更是感激与庆幸,聂凌卓掌心下的扣牢,更是让年初晨深刻的感知到他的幸福。

    “初晨,幸好有你,否则,我这一生有可能都体会到这一刻的心情。”只有快乐围绕着他,所有经历过的,或者即将经历的那些事,在幸福家庭面前,都变得渺小了,一家人和和睦睦,其乐融融在一起,那便是一股强大的力量,攻无不克。

    年初晨浅笑,笑容中已经答了他:和他是同样的心情,所有都是那么的美好。

    此时此刻,摄影师开始组队给三个小朋友拍照了,年初晨和聂凌卓也加入,在闹腾蹦跳了一番之后的三个小家伙,变得安分了不少,当摄影师喊三二一茄子的时候,如靥的笑容,璀璨夺目得令摄影师睁不开眸光。

    第一次,在给这么富裕的豪门家庭拍照时,夫妻间的笑容与默契居然是那样的好,一看就知道先生很爱太太,太太也很钟情于先生,彼此心心相惜,爱得纯粹,爱得深刻。

    聂凌卓看着这张幸福的全家福,照片中的年初晨,依然还是初认识时的那夺目灿烂笑容,如沐春风般的温暖,依然还是有着能轻易拂去心底尘埃与悲伤的魔力,深深的吸引着他的目光。

    在他们彼此相爱与眷恋中,会一直这么相互相守着,不管岁月如何流转,聂凌卓会同年初晨相扶相携,一生相伴,至此终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