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言情小说 > 奇侠仁妃最新章节 > 第二百章:来生有缘江湖见

第二百章:来生有缘江湖见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26 12:03:13
    尘世间,既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结束,亦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开始,此正所谓此消彼长变化无常。

    然而邪不胜正之说,自古以来便是人们所公认的常理。此种规律可谓永恒不变,任谁也休想将其打破。

    却说徐紫嫣在与之双剑合璧的过程中,之所以会突然口吐鲜血以致昏厥,乃是因为有居心叵测之人,事先将吴相公所给的“保命丹”换成了“散功丸”,以致使得二人在不查之下险遭毒手。

    正当仇得复与周萼自以为大功告成,继而有些欣喜若狂之际,却不料齐灵山的百姓们竟陆续赶奔曦月阁而来。

    当众人听说刘若天与徐紫嫣为铲除奸邪拯救苍生,竟不惜以生命作为代价以至奄奄一息之时,此中人便不畏艰险扶老携幼而来,以期能够助其一臂之力,继而使之反败为胜。

    须知近些年来,周边百姓大多都曾受到过二人的救济与帮助。

    正所谓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值此生死存亡之危急关头,众人更应团结一致以驱妖雾。

    只见此中百姓,尽皆在一年长之人的带领下,分别围坐在徐紫嫣和刘若天身旁,进而双手合十诚心祈祷。

    霎时间,万家之泪随即夺眶而出。其场面之感人,已然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正当这时,奇迹果然出现。

    只见原本已然被仇得复与周萼夺去的玲蛇剑与瑛蝶剑,竟突然自动挣脱了各自的右手。

    而后,二剑剑身便一齐发出一阵耀眼的白光,随后其便各自不偏不倚地照射在了刘若天与徐紫嫣的身上。

    正当众人惊叹不已之际,两道白光又瞬间幻化成两枚玉坠,而后玉坠便自动回到了二人的脖颈之上。

    紧接着,刘若天与徐紫嫣的脑海里,也渐渐地浮现出了一幕奇异的昨日之景。

    隐隐约约间,刘若天仿佛又看到,身强体健的父亲正牵着自己稚嫩的小手,有说有笑地行走在满是积雪的山间小路之上。此刻,刘若天年仅八岁。

    恍恍惚惚间,徐紫嫣似乎又看到,面容和善的母亲正拿着一把陈旧的木梳,小心翼翼地梳理着徐紫嫣乌黑靓丽的长头发。此刻,徐紫嫣年仅六岁。

    片刻之后,只见此中玉坠再度发出光亮,而后便瞬间将二人治愈,并使之恢复如初。

    少时,刘若天与徐紫嫣便先后站了起来,而后玲蛇剑与瑛蝶剑便自动飞回到了二人的手中。

    只见苏醒之后的徐紫嫣,面带微笑地对一旁的刘若天说道:“多年不见,若哥风采依旧!”

    “今夜重逢,徐妹一枝独秀!”话音刚落,二人当即便哈哈大笑起来。

    见此情形,仇得复与周萼当即便意识到大事不妙。二人本欲趁其不备伺机逃走,岂料竟瞬间被刘若天与徐紫嫣拦住去路。

    “正主”已然回转,这两个“冒牌货”自然是不堪一击。只一瞬间,仇得复与周萼便当场被其一招毙命。

    见此情形,吴相公当即便意识到,自己的大限已然降临,于是其便在一阵阵欢呼雀跃之声的掩护下,自行闭气而终。

    而今,危机已然解除,天下亦重归太平。至于后事如何发展,姑且就留给后来人去慢慢解决吧。

    眼下最重要的,便是要与此中人一道,过好这最具意义的一个中秋佳节。

    按照原定计划,刘若天与徐紫嫣将于明晚戌时四刻整,启程返回现代。

    而今,距离最后时刻的到来还有不到一天的时间,故而相关事宜亦需要速速安排。

    此刻,刘若天与徐紫嫣已然带着刘不住,进而和梅家兴与慕容玉萍一同住进了梅府之中。

    由此看来,其必是想在自己走后,进而将刘不住托付给梅家兴与慕容玉萍照管。若是有缘,说不定彼此还会再见。

    另一方面,爱千寻亦在为如何过好这一个意义非凡的中秋节,而紧锣密鼓地准备着。

    而今,爱万钱已然远游他乡,进而将整个如意柜坊尽皆交由爱千寻夫妇打理,故而其不敢有丝毫的松散懈怠。

    然而,令其心中感到有些不安的是,颜如意直到此时依旧是不见人影,莫不是又出了什么意外?

    须知颜如意昨天晚上就未曾来此用饭,今天早晨她又一反常态地起了个大早,进而单独跑出门去至今未归。

    眼看着已然时近午时,可却依旧不见颜如意回来,已然非常不安的爱千寻,当即便放下了手头的一切事物,而后便急匆匆地拿上了如意箫,紧接着便一个箭步冲出门去,意欲前去一探究竟。

    岂料爱千寻还没跑多远,便不慎与迎面而来的一个小女孩撞了个满怀。

    此女子乃是爱千寻邻居家的孩子,虽说其还不满十岁,却也是古灵精怪非常可爱。

    她眼见爱千寻这般手忙脚乱以致急得满头大汗,当即便意识到其必是为寻颜如意而来。

    想到这,小女孩当即便对其说道:“千寻哥哥,何以走得这般匆忙?想必,你此番又是来找如意姐姐的吧?既如此,你索性就寸步不离地跟着她。似你这般,成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不被吓死,也得被累死。”

    听闻此话,爱千寻当即便语气和缓地问道:“那你可曾见到过如意姐姐?她人现在何处?”

    “哎呀,你就放心吧,她此刻正在集市上买东西呢!跑不了……”小女孩回答道。

    而后,若有所思的爱千寻又继续问道:“她都买了些什么?你可知道?”

    小女孩听后,先是思索了片刻,而后对其言道:“好像有粽子、柿子、锅巴、布头、蛐蛐……反正很多东西,剩下的我记不清了!”说完,其便高高兴兴地走掉了。

    徒留爱千寻一人在此自言自语道:“不管买了些什么,总得有人拿不是……”而后,爱千寻便快步朝着集市的方向走去。

    另一方面,业已孑然一身的越继超为了答谢诸葛忘依的救命之恩,也为了庆祝其顺利成为曦月阁的新任阁主,他特意在酒楼之中买了些酒菜,进而将其盛放于食盒之内并带上山来,想要与之共度佳节。

    不料越继超刚刚踏入念晨殿之中,一股浓郁的饭香便当即扑面而来。

    只见大殿之内的长桌上,早已被人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足有一百种之多。

    见此情形,越继超当即便偷偷地将手中食盒藏到了桌子底下,以免到时候丢人现眼。

    据此间之人对其言道,长桌之上的大部分菜肴都是诸葛忘依亲手做的,真可谓是色香味俱全。

    起初,越继超还以为诸葛忘依只是个喜爱打打杀杀的江湖儿女,却不曾想其竟然还做得一手好饭食。

    正想着呢,诸葛忘依便从里屋走了出来,而后便面带微笑地对其说道:“一路远来,还没吃午饭吧?快请坐下,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听闻此话,越继超居然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而后便开始没话找话。

    “阿馨呢?她怎么没有来?往常她可是最闹腾的了,未知今天怎么如此安静?”

    少时,沉默不语的诸葛忘依突然对其说道:“莫要管她,你吃你的。”

    原来,孔睿馨此刻早已不在曦月阁之中。那么,她到底去了哪里呢?

    话分两头,当日下午申时初刻左右,相约一同前往凉州,而后转入关外之地的于景熙和陈苏默,此刻正骑着两匹高头大马,进而在同一个山坡之上侃侃而谈。

    只见于景熙一边凝望着渐渐下落的太阳,一边问陈苏默道:“陈姑娘,你当真有把握带我找到李湘玲吗?”

    一听这话,陈苏默当即回答道:“毫无把握,若是不去,就请自便!”说完,陈苏默便策马而去。

    听闻此话,一旁的于景熙先是一愣,紧接着便哈哈大笑道:“既如此,那我就权且试试看吧!”

    而后,于景熙便也紧随其后地追了上去,以至逐渐消失在这片一望无际的原野上……

    入夜时分,距离刘若天与徐紫嫣回转现代的时间,只剩下不到半个时辰了。

    在此之前,二人都曾极其迫切地想要回到另一个时空。然而如今真的要走了,居然还有点舍不得。

    他们原以为定然会有很多人前来为之送行,却不想直到此刻,其身边居然只有梅家兴夫妇和刘不住而已。

    也许其他人是怕到此之后反倒会觉得依依不舍,以致伤心难过,故而都不愿意前来送行,此正所谓相见不如怀念。

    眼见时间越发紧迫,刘若天当即便将此前一直戴在自己脖子上的那个刻有梅字的玉坠摘了下来,进而将其交给梅家兴保管。说是待刘不住长大之后,再将玉坠交予其倍加珍藏。

    倘有可能,刘若天希望其能将玉坠世世代代地流传下去,进而以此作为其与自己相认的凭证。

    待到那时,刘若天只需一看玉坠,便可知此条血脉尚在人间。纵然人已然不在,至少情意还不曾彻底磨灭。

    听闻此话,梅家兴当即便嚎啕大哭起来,进而紧紧地握住刘若天的双手哭喊道:“姐夫,今日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见!我……我……唉……”

    正当此中人相拥而泣之时,却不料孔睿馨竟突然出现,继而进前询问刘若天道:“小傻瓜,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一听这话,刘若天当即便拭去了眼角的泪水,而后便一本正经地对其说道:“等你长大了,我就回来了。”

    “那我什么时候长大呀?”孔睿馨接着问道。

    此言一出,当即便致使刘若天尴尬不已。

    只见他稍微思索了一会之后,对其说道:“等我回来了,你就长大了。”

    众人只顾谈笑风生,却不曾察觉到二人的时间已然所剩无几。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若有来生,我仍愿与诸位把酒言欢策马扬鞭。

    诸位亲朋好友,我们来生有缘,江湖再见……

    霎时间,刘若天与徐紫嫣便已然回到了西子湖畔,回到了那个令他们朝思暮想的家园。

    再一看手表,刘若天当即便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此时距离早上八点居然仅仅过去了二十二秒钟。

    正当这时,忽然从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嬉闹之声,原是有一群人在此互相追逐。

    定睛一看,徐紫嫣心中大喜,继而当即对一旁的刘若天说道:“若天你看,你最爱的她回来了!”

    听闻此话,刘若天便急忙转过身来,而后应声说道:“你最爱的他也回来了……”

    ……

    前世今生为你生,

    以秒换年获重生。

    绝代佳偶终相聚,

    千古佳话记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