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言情小说 > 爱的主题曲之独家记忆最新章节 > 第三十二章 瞬息万变愁上愁

第三十二章 瞬息万变愁上愁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25 12:02:59
    每次来到这个山头,李奇心情都不一样。第一次就是怀揣着十三年的梦想和期待到机场接羽巍,满以为从此长相厮守,不料途中在北三环尿个尿,无缘无故被雷劈到这里,心情简直一落千丈,从此远离现代,远离羽巍,远离疼爱的宝贝张嘉琪,那真正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第二次是以为能够带着穆桂英回去,见到朝思暮想的小薇和琪琪,成为整个二十一世纪唯一能拥有着同一个女人前世来生的男人,享受现代版的齐人之福,可糟糕的是被雷劈了磁场没能形成,更糟糕的是和穆桂英发生关系后,发现她不是小薇的前世,那种欲哭无泪的感觉让他死的心都有过。这一次,已然确定了穆晓晓是小薇前世无疑,而她就近在咫尺,然而她的心思却猜不透,无助的时候在他怀里痛哭过,开心的时候牵着他的手愉悦过,也曾并肩偎依讲过和小薇的故事,可她几天前还与别的男人挽手同行,还当着他的面咬耳朵,这让他不得不觉得现实残酷,她不稳定的心与小薇截然不同,是继续追还是放弃?他陷入前所未有的彷徨!

    “哈喽――大哥,千年之后真是如此打招呼?”穆晓晓站在不远处一棵树枝上向李奇挥手,被微风荡起的紫色裙带轻轻飘逸着,脸上的笑容就是羽巍调皮时才独有的,夕阳洒在她丝般的秀发上,染红她身后所有的山石树木,还有那酒红色的云朵,悠长的倒影直至坡下。

    如此美的时刻,她居然不是他的小薇,李奇只有抱以浅浅的笑,冲她点点头,不想说话,因为他真的有些纠结,该不该跟一个各方面都比自己强的小白脸抢她。转过身往黑石块中间走几步,他又想起那次没有形成磁场的事情,搞不懂是什么地方没做好,难道真要光脚丫踩着矿石被雷劈?

    “咯咯咯咯……”银铃般的笑声划破李奇的沉思,穆晓晓娇柔的身子在树枝上笑得很清脆,半个树都在抖动,“还有那个古德马宁,你们那里人何故把早安说的此般饶舌?咯咯咯,想想就令人发笑!”

    “那都是外国人发明的,一千年后交通发达,欲往何处可以乘飞机,一个多时辰几千里就飞到了,是以各国人之间来往频繁。”李奇笑着看看穆晓晓,没必要纠正她的发音,反正几天后回到蓟门关外,司徒璞玉也会去,说不定他们很快升温继而同居,就彻底没他什么事了。

    穆晓晓身形一晃飘到小山头,几步过去挽住李奇的胳膊,歪着脑袋幽幽地问:“大哥方才所说的乘飞机大侠,当真一个时辰飞几千里?那是何种奇怪轻功?要多少年方可练成?”

    “呵呵呵,乘飞机不是人,是种飞行机器,约有两丈高七八丈长,机器里面可同时坐百十人!”李奇还是被她逗笑了,伸手轻理她眼角一缕秀发。

    “哇塞,竟有如此奇怪之机器?”穆晓晓说着紧盯李奇的脸,“大哥,适才这个惊讶词语恰到好处吧?”

    “嗯,不是惊讶,是惊叹,”李奇点点头,看她认真的表情和羽巍一模一样,真心想搂住亲一口,可脑子里又闪出司徒璞玉来,那英俊的脸庞比唐姗姗天仙般的美丽,在脑海闪现的次数都多得多,他忍不住问:“晓晓,那个小白脸儿司徒少侠在你心里有多重分量?”

    “大哥――何故又提前璞玉来?讲过几次非你想的那样?”穆晓晓把头低下靠在他胳膊上,下面紧握住他的手,就是想表达对他才是认真。

    可她的含蓄李奇没搞懂,普通的牵手挽胳膊动作,司徒璞玉已经与他旁边几个女的都做过了,他用手抚摸她的脸,深情地说:“究竟如何?能否讲的再清楚――?”

    “李大哥,熊家二哥回来了,咱们何时动身?”丁正的声音打断李奇的话,同时也打乱了他和穆晓晓的心绪,她转身低着头跑下山头,跑向他们临时休息的山洞。

    “告诉大家,休息一晚明晨卯时出发!”李奇无奈地看一眼不适时宜的丁正,飘身形掠下山头,来到丁正跟前,一起往山洞方向走。

    玄月西挂,夕阳未沉,这样的傍晚最让人烧脑,尤其是对于涉世未深的唐姗姗,所以她在南城门西侧的城楼上站了整个下午。她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自从岩里湖湖畔与李奇分别,她就每天盼着再见面,那张并不英俊却带着笑意的脸时常占领她的思绪,匆匆地开了个临时碰头会,简单地交代了她要到边关的计划,让二师伯魏云鹏暂时主持总坛,她带着两位长老六位护法四位侍婢快马加鞭来到蓟门关。可约定的日子到了他还没到,要说人生地不熟她属下也有十二个,还有个不期而遇的峨眉弟子司徒璞玉,但两人似乎天生无缘无分,住同一家客栈两天,就打两个照面拱了两次手而已。

    官道上尘烟荡起,有南至北驶来一个马队,唐姗姗脸上露出喜色,聚眼望过去,前部分两前三后五匹马五个人,她能确定最前面是李奇和穆晓晓,三个人是丁正、耶律莹楠、卓尔娅。后半部分有辆双辕马车,驾车的是‘赤胆朝天’熊天彪,车后五匹马四个人依次是‘通天判官’熊天龙、‘独锤惊天’熊天虎、‘别离双刺’熊天豹、‘四尺夺魂’熊天敖。终于等到了,唐姗姗激动地想飞下城楼在城门洞等他,可那就失了一派掌门的身份,所以她只是轻轻跳下房脊,匆匆带着四个侍婢回到客栈,让掌柜的准备饭菜好酒,茶水点心,这些她可以做,也不用亲自做,就坐在二楼雅间矜持地等着,莫名加速的心跳让她慌乱,想到窗口看又不好意思,只能干坐着等,隐约听着自己不规则的心跳:‘噗通,噗通,噗通……’。

    ‘咚,咚,咚,咚,咚……’沉重的脚步踏楼梯声音,唐姗姗向外使个眼色,黑衣黑衫的毒婆婆杜玉梅风一样飘了出去,半分钟就回来了,说李奇他们到了,楼梯的响声就是熊天虎抱着个马车往对面楼上甲字号走,车上是黑色石块,每个石头还帮着绳。唐姗姗点头,随后低头想事情,杜玉梅转身站到墙边,与其他四位护法站成排,嘻婆婆西门凤英没在,她这时候穿的大红大绿跟在李奇身后,等着他安顿好到对面雅间赴约呢。

    最近的李奇是越来越搞不懂女人了,沿路走来每天都和穆晓晓有说有笑,有时大伙一起讨论武学,有时和几个年轻的开玩笑,单独相处时就讲一些现代的事情,以前的生活,奇闻异事,英语、方言、调皮话,可以说无话不聊,唯独没敢说爱她,没敢说她是小薇前世,没敢说带她回未来。

    看着熊天龙有条不紊的安排好客房,一行人走进二楼拐角雅间吃饭,她才跟着西门凤英到唐姗姗坐的雅间。寒暄几句分宾主坐下,五个护法两个侍婢向李奇抱拳问候,跟着西门凤英站到门外面,屋里剩下两个侍婢和唐姗姗。两人客气地互敬几杯酒,唐姗姗拐弯抹角的问李奇身家背景,他没有隐瞒,几乎是有问必答,照例隐去希夷先生那段,把来自2018的西安意外到牛山,随穆桂英打仗京城开客栈认识熊氏弟兄等等简明扼要说了一遍。她除了稀奇就是听不懂,却认真的全记在心里,也向他简单说了身世,她祖上本是皇族李姓,就是唐朝中宗年间为躲避迫害隐居大巴山深处,为了生存创立唐门研习各种武术,以暗器毒药为主,却从不与江湖其它门派来往,到她这已经是第九代,过得还是与世无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生活。

    话不说不透,却又有种种理由不能说,就像李奇不能说希夷先生,不能说与穆桂英的详情一样,唐姗姗也有不能说的话,那就是她们家族不与嫡系唐门弟子以外的人通婚,心里有情愫只能隐藏。还别说做为当家人,就说八代弟子里面的霍秋娘,因为年轻时与外来人颜容发生感情,到了非君不嫁非卿不娶的地步,当时的掌门唐宏举,也就是唐姗姗的父亲,按门规把颜容废成不男不女后赶出唐门,霍秋娘被关押直到变疯才释放,从此流落江湖。几年前唐宏举病逝掌门换了,她才回来痛哭流涕的为掌门师兄披麻戴孝,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她之前是装疯卖傻,内心一直渴望重回师门,但原则就是原则,唐姗姗同情她却不能破例,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她没有名份往来与大巴山内外。

    两人这顿饭吃了大半个时辰,到后来唐姗姗开始称呼李奇为奇兄,他才发觉事情不对劲,自己这个中年现代人或许要招惹是非,就算没有穆晓晓这个目标,他也不会与这神秘组织的女人动情,因为他相信环境造就人环境限制人的道理,世居深山善于使用暗器毒药的女人心里多多少少会有些偏激,一个不留意吵个架拌个嘴什么的,她要把那些东西朝你身上使用,就算不死也没意思了。所以李奇没按她意思叫姗妹,也没叫唐大当家,取中叫姗姗,说话也开始拿捏分寸,不靠太近也不疏远,毕竟人千里迢迢过来帮忙助阵。

    外面一阵躁杂的吵闹声,打断两人的喝酒聊天,怪婆婆关伶俐跑进来请罪,说她妹妹关玲珑在旁边闹事,说完就出去劝解。李奇和唐姗姗对视一笑,也跟了出去,其实李奇早听出外面有丁正的声音了,只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他已经习惯这些宋朝男女不按常规出牌的感情处理方式。

    丁正看到李奇到了,赶忙低着头站到他身旁,弱弱地说是那女孩儿来闹事的,口口声声要他加入唐门,否则就要他性命,他知道对方是唐门的不能动真格的,因为唐门门主正在帮他们破阵,而且就在旁边和亦师亦友的李奇喝酒。李奇听了不由得苦苦一笑,心想又是个感情债,刚刚小心翼翼避一桩了,这边又来,只好先静观其变吧。

    关玲珑看到姐姐和门主都到跟前,脸色变得通红,过来单腿跪地抱拳举过头顶说:“属下关玲珑拜见门主,拜见诸位护法!”

    “嗯,玲珑起来说话!”唐姗姗脸色平静,扫一眼关玲珑把目光落在低头站在李奇旁边的丁正脸上,“何故擅离唐家岙?何故再次生事?可知本座与丁少侠长兄李大侠是朋友?”

    “属下此行,属下――属下――”关玲珑站起身却不敢抬头,迟疑两次才把头猛的抬起,布满血丝的大眼睛瞪丁正,“是为那个人!属下发誓取他狗命!”

    “嗯――?”唐姗姗把目光慢慢转回关玲珑脸上,眼神已经变得犀利无比,显然不满意这个属下的言行举止。

    旁边的关玲珑山身形一晃,‘啪’给了关玲珑一个响亮的嘴巴,脸一沉喝道:“放肆!门主驾前胆敢出言不逊?还不赔礼?”

    “姐――关护法,属下遵命!”关玲珑说着规规矩矩向着丁正抱抱拳,却咬着牙不说话,心里的怨恨全显示到眼神和脸上了。

    “还要本座再问一次?”唐姗姗瞄一眼身后,关伶俐退回刚才站的位置,话却是对关玲珑说的。

    “属下深知此行有违门规,属下愿诛此人后以死谢罪!”关玲珑说这话时低着头,但语气坚定的吓人。

    这句话不仅旁边的关伶俐表情一变,连李奇和熊氏弟兄都感觉震撼,可唐姗姗表情静的跟水似得,淡淡地说:“词不达意,莽撞糊涂,可知本尊随时取你性命!”

    ‘噗通’关伶俐双膝跪到抱拳说:“属下愿替无知小妹领罪!”话音未落长剑已经到了脖子,那速度简直快到极点,意思是不需要商量,也不能商量,任何犯错的人不需要求情,可她还是慢了,因为剑身离剑尖三寸地方有两根手指,而手指的主人根本就没看她,轻轻地吐出几个字:“随本尊回房!”手指的主人是唐姗姗。

    唐姗姗微微地向李奇点点头,转身一纵不见踪迹,这些手下包括跪着的关伶俐低头的关玲珑,嗖,嗖,嗖,几个闪身全进了斜对面二楼午字号上房,前后不超过十秒。李奇他们被干巴巴地扔到通道里,成为其他客人的焦点,心里也挺不爽的,李奇瞥一眼丁正转身往房间走,心想要是刚才有人死在当场,丁正就真成了罪人。穆晓晓、耶律莹楠主仆、熊氏弟兄、司徒璞玉都无奈地看看丁正,先后跟着李奇进了对面戌字号客房,丁正也憋屈的很,低着头走在最后面。

    干坐在房间也是无趣,刚才这件事真的严重影响了大家的情绪,李奇说屋里闷要到外面转转去,心里希望穆晓晓能跟着一起走,可司徒璞玉却说大十字街有家首饰店怎么好,耶律莹楠嚷着拉穆晓晓和司徒璞玉离开,卓尔娅飘飘做了个万福也跑过去。熊氏弟兄微笑着冲李奇抱抱拳回甲字号,丁正低着头站在他身后,平日的活泼好动一扫而空,他无奈地叹口气出门纵身上了房顶。两个跳跃到一个高土坡坡上,四下看看没人,就盘膝坐在草地上,西面天空的玄月告诉他今天不是初七就是初八,破天门奇阵就剩下一周的时间,真希望赶紧摆平回京城,面对复杂的男女问题还不如静静在自己房间与羽巍短信叙旧,虽然是单方面联系,也比乱七八糟要强得多。

    “李大哥――师傅――”丁正慢腾腾来到李奇身边,两手垂立看着地面,“子敬好生彷徨,不知当如何自处,望师傅明示!”

    “再称师傅就滚得远远的,讲过多少次?俗套,扭捏,做作!”李奇这时的心情不算平静如水,也不是浮躁不安,多多少少还是受司徒璞玉和唐姗姗的影响,而他也知道丁正所以过来肯定是有难题,还跟刚才那红衣女子有关。

    “是,李大哥,”丁正弱弱地向前挪了半个脚印,看李奇右手拍拍草地,也盘膝坐下来凑近半尺距离,“关护法的妹妹要杀子敬,看情形非常固执,不知――不知――”

    “哼,并非实心杀你?我倒觉得是爱上你了,求爱未遂才生恨!”李奇回想关玲珑瞪丁正的眼神,那真不像一般的江湖仇视。

    “爱上?求爱?大哥,此话该何解?”丁正对于李奇时不时冒出来的新鲜字词挺感兴趣,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所以不懂就要弄懂。

    “噢――我那个去!忘了翻译,”李奇还真不知道古代把爱怎么说,犹豫了一下,“爱――嘛,可以理解为喜欢,仰慕,非君不嫁那种感情,也可以解释成嘿咻嘿咻!”

    “哦,子敬明白,”丁正轻轻点头忽然瞪大眼睛看着李奇,“大哥,何为那个去?何为嘿咻?”

    哟,这句话险些李奇呛住,要没完没了的解释下去,不跑题才怪,干咳两声压低声音说:“那个去呢,只是惊叹词,无特定意思,相当于叹口气,嘿咻――就是夫妇之间行房,哎,要是连行房都要问,你tm趁早滚!”

    “明白,明白,实在匪夷所思,子敬不识得红衣女子!”丁正悠悠地说着忽然站起来,“大哥,莫非是――那夜关护法带人偷袭我等,仿似此女使双钩偷袭,子敬情急之下用炼气点了――嗯――嗯――嗯――或许此事引来祸端!”丁正想起来了,也觉得不好意思,伸出左手食指也没说出个所以然。

    “你嗯嗯个毛啊?点了哪里?”李奇心想炼气点穴不需要直接身体接触,点一下还能引来漂亮女孩儿追着要死要活?

    “膻,膻中穴,”丁正声音低的像蚊子哼哼。

    尽管如此李奇听清了,也明白了,同时也陷入沉默,膻中穴正在心口,古代女孩子的心口可不是任人随意碰的,况且人家也不知道炼气点穴不需要接触身体,所以找丁正拼命并不稀奇。而他做为丁正的大哥也好师傅也罢,不能置之不顾,更不能帮着丁正抵赖,要是把丁正交出去任凭杀刮存留也不可能,所以他只是轻轻的叹口气,自己跟穆晓晓的事情还想找人求助呢。

    “大大大哥,子敬该如何避过此劫?”丁正又坐下来靠近李奇,脸已经红到脖子根儿,虽然夜色下没人看得到,可他自己知道脸烫,自从跟着李奇就受熏陶男人要豁达,上无愧天地下无愧良心,逃避现实还是第一次,可见对男女的事也是懵懂的很。

    “避过?呵呵呵,如果我所记无误――子敬当是未曾婚配,对吧?”李奇觉不赞成逃避问题,虽然他自己彷徨过,但绝不退却。

    “这,大哥,倘若大哥以师傅身份命令子敬,子敬无怨无悔由师傅安排,”丁正一听就知道李奇话里意思让他娶了红衣女子,心里一百二十个不乐意,忽然想到前几天李奇说的话,压低声音说:“记得大哥曾讲过千年后讲究婚姻自由,子敬已有心仪女子,且远在天边近在咫尺!”

    “有这事?”李奇还真被吓一跳,要纯粹说婚姻自由他确实举双手赞同,要是近在咫尺可就悬了,心里不由暗骂:唉吆喂,这小子不会也喜欢我的晓晓吧,我的天妈呀,怎么个个都跟我抢妞儿呢?还tm都比老子帅!压了压火气,转脸问:“这个――子敬,虽说晓晓长得如花似玉,可性格有点怪,你要掂量着以自身能力是否驾驭得了啊!”

    丁正听了李奇的语气就知道他误会了,赶忙解释又不好意思,所以说的还是非常弱:“啊,不不不,大哥,子敬深知晓晓姐对大哥有意,哪敢妄图,是以是以,是以,是以子敬心仪之人――乃璞玉也!”

    这句话是李奇今天遇到第三个意外,比发现唐姗姗有暧昧意图,关玲珑要杀丁正要意外上百倍,丁正这么乐观开朗怎么会喜欢男人?这司徒璞玉男女都勾搭,会不会是雌雄同体呀?不由得瞪大眼睛在黑夜里看他表情,发现除了害羞找不到别的,不由得悠悠说到:“哎――呦,我地天妈嘞,丁子敬够前卫呀!一千年后要有个玻璃还要被人指指点点,你这也忒――佩服佩服!”

    “大哥说话又听不懂了,子敬该如何做?”丁正被李奇一惊一乍也弄懵了,眼看着他站起也跟着,“天妈嘞何人?前卫又何解?玻璃?何为玻璃?”

    “stop!别再问,什么都别说!现在回去睡觉!真希望今天是做梦!”李奇说着纵身跳入夜色,回客栈了。

    丁正站在原地更加茫然,伸着胳膊喊:“大哥,我,四套普又何解呀?子敬该如何?”他是真搞不懂李奇连串的奇怪话,杵在那里直挠头皮,猜不透李奇是仍在误会他喜欢穆晓晓?还是要他乖乖地迎娶红衣女子?难不成也喜欢司徒璞玉?不是一个简单的乱字能形容。

    李奇睡觉向来是边练功边运转内息,对于方圆几百米大声小音清清楚楚,天不亮就知道门外站了两个人,凭脚步声感觉是没有恶意,因为到了门口既不敲门也不呼喊,身子脚步都没挪动过。尽管如此,起床后开门还是吃一惊,面前站的是怪护法关伶俐和红衣女子关玲珑,见到李奇出来二人噗通跪倒,关伶俐抱拳与鼻子高低差不多说:“请李大侠见谅!伶俐携舍妹玲珑特来请罪,昨日唐突冲撞之处请李大侠降罪!”

    “关护法太见外了,大家都是自己人何必呢?昨日都是小事,过去就行了,快快请起!”李奇这下可不敢用手搀扶了,在弄出个肌肤之亲来更麻烦。

    两个人纹丝没动,李奇又重复一遍还是没动静,关伶俐动作都没变又说:“请李大侠赐罪!”

    还没等李奇再做反应,关玲珑唰一下拔出把匕首,冰冷地说:“李大侠不肯发话,玲珑便自挖双目以示请罪,怪玲珑昨日眼拙,贸然在大侠面前造次!”

    啊,自挖双目!在外人面前吵个架就得用眼睛赔罪,这门规有点太狠了吧!李奇不禁倒吸一口冷气,赶忙出手夺走她的匕首,为了不让她们在这弄出乱子,一脸赔笑着说:“关护法,玲珑姑娘,请起来说话,昨日之事李某已略有所知,实乃李某照顾不周,小弟丁正呢年少无知,该李某赔罪才是!”

    “多谢李大侠不罪之恩,伶俐姐妹永生不忘!”关伶俐这才站起来,站到旁边。

    关玲珑却没有起来,武器没了,人还跪的直绷绷的,冰冷的看着李奇说:“既然李大侠如此深明大义,请为玲珑主持公道,即刻让那个人以死谢罪!”

    李奇被僵住了,心里甭提有多别扭,昨天伤脑筋的事好不容易抛到脑后,这大早上又来了新麻烦,看这意思,唐门里的规矩还真是严谨无情,对于这些女孩子来说简直就是残酷,要真让丁正娶回家个这,穿着盔甲睡觉都不保险,一日三餐更得慎之又慎,头疼啊!干站着也不行,时间大了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丢人是一方面,这女孩子不是更磨不开。于是,尴尬地笑了笑说:“玲珑姑娘,先起来,万事都有个商量是不是?我这样说,炼气点穴是种以内气催到指尖瞬间爆发出去,不需要实质接触穴位,姑娘要愿意,李某愿意将此技传授与你,如何?”

    “可是――李大侠――可是――”关玲珑冰冷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显然是听懂李奇的解释,同时也想到他知道丁正点穴的事,可有些话她真是说不出口。

    旁边的关伶俐也听懂李奇的话,她到方才为止也不希望妹妹或者丁正死一个,于是到李奇身边用最低的声音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他惊讶的瞪圆了眼睛。事情越发不可收拾,原来关玲珑被点穴后直接让同门师姐妹救走,发现贴身肚兜没了,她醒来后记起打斗时掉落的羞愧的要自尽,而唐门的规定清白被毁要么杀人,要么嫁人,要么自杀,而那人必须是同门,否则除死五疑。

    李奇为难了,要是直接告诉关伶俐丁正是同性恋,她肯定不信,因为李奇都难以置信,要说不同意关玲珑再自杀他还是摆脱不了关系。

    关玲珑在地上不起来,李奇焦虑的左右为难,关伶俐急切地盼着李奇答应,周围看的人越来越多,熊氏弟兄、穆晓晓、司徒璞玉、耶律莹楠主仆全到了,惹事的丁正在门里面偷看着不敢过来。

    就在这么个时候,门外大街传来马蹄声,有人高喊:“让开让开,军前八百里加急边报!让开让开,军前八百里加急……”

    李奇立即感觉有事发生,闪身形窜了出去,撇下简单几个字:“随我来!”

    唰唰唰,眨眼间跟出去二十几个,包括关伶俐姐妹风似得飘到两名探子手马前。左面的探子手以为有人拦截边报,抽出腰刀就砍向最前面的李奇,刀子刚举过头顶就连人带刀滚落地上,出手的正是怪婆婆关伶俐,另一个调转马头想跑被提起来摔到地上,六大护法已经全封住去路,唐姗姗站在李奇旁边并没有说话。

    看着两个慌里慌张跪在地上的探子手,熊天龙过去把他们拉起来,说明了只问原由不为难他们,这才捂着怀里的包袱告诉大家关外军营出事。李奇自然信不过他们的嘴巴,刚伸出手还没说借用文书,关伶俐就已经伸手夺过包袱递给李奇,他只好尴尬地笑了笑,让熊天龙打开,这个还不是摆谱,因为当时的字体多是小篆,大部分看不懂,看懂的也是靠猜。文书内容大概是三军穆元帅昨夜丑时出兵突袭,元帅副帅先锋全部被困阵中,监军高继勋临时决定全军攻阵,文书是为了说明事情,并陈述理由。

    穆晓晓听完是第一个急的,跃上房顶就要往关外跑,被李奇叫住了,让她冷静。随后让熊天龙安排退房,大部分人不吃早饭,直接奔军前救急,熊天虎、熊天敖取了车子,随后赶到南天门石林汇合。

    这时两军阵最忙的就算是高继勋了,昨夜商量进攻的时候他也在,可穆桂英听不进他的话,一再强调破阵最后期限就剩七天,说瓦罐不离井上破,将军难免阵前亡,绝不做误国殃民的元帅,执意坚持丑时为最佳进军时间。杨宗保是无论如何都支持夫人,杨延朗劝了几句没用也就披挂随行,孟良、焦赞和众小将全部上阵,再加上两万精兵,直扑大阵。

    刚过一个时辰,军兵来报,进阵的兵将全被困住,有的叫喊有的厮打,就是没人出来。高继勋坐不住了,立刻传令三军发起进攻,同时发边报回京,就算十万兵将全军覆没也得让朝廷知道。等救援是没指望,治丧也看不到了,一咬牙,只能来个玉石俱焚,可到了阵前还真傻眼,跟谁打?从哪进?五行八卦完全不靠谱,那怎么办?挪石头,不是石林阵吗,石头挪走怎么困人。

    其实穆桂英是真懂,九宫、八卦、五行、八门、九星、二十四山,什么天干地支二十八星宿,样样精通,但颜容这奇门八卦有自己的套路,再加上唐门霍秋娘的暗器毒气,鲁一方的精巧设计,主阵之间变幻莫测。用颜容自己的话说,随便换个人当阵主做适当调整他也未必能破,何况那些没有参与过的人。

    直到辰时一刻,阵里面打斗和轰鸣声就没停过,外面的高继勋急得脑门儿直冒汗,不是不敢带人进阵,是真怕多上这八万冤魂,回京自尽一万回都不够谢罪的。忽然,里面传来传来婴儿啼哭,高继勋又惊又喜,这至少证明元帅没死,杨宗保算是有后了,举起手来刚要传令誓死夺回婴儿。远处传来马蹄声音,扭头正看得半里之外七八个人腾空飞跃,比马要快的多得多,一眼就看到蓝道袍李奇,忍不住哭出声来:“恩师救命啊!恩师,全在里面,元帅,师叔,保儿……”

    “继勋莫要担惊害怕,李某到了!”李奇的话还没落人已经到了坎位阵前,身在半空长啸一声,大吼:“继勋鸣金退兵,违者斩立决!”声音比打雷小不了多少,所以附近的兵将很自然往后退。

    随着串锣声,里面的发出求救声。太乱了,李奇也分不出那边有穆桂英,哪边有杨宗保,在空中转了个小圈,说:“晓晓,姗姗,你我分别进乾、兑、巽,脚莫触地,先救人自空中向南抛,天龙、丁正、六护法接应,其他人原地待命!”说完唰一下没了踪迹,穆晓晓和唐姗姗与此同时跳进了兑位和巽位两个阵。

    都没到一分钟时间,就有人从里边飞出来,丁正首当其冲接住来人放在地上,转身又起,因为那几个都开始忙,就像接包袱似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快,司徒璞玉、耶律莹楠、卓尔娅、陂云韬、莫云飞、四个侍婢全上了。高继勋也组织人在旁边接应,凡是获救的都安排到不远处仔细检查,受伤的治伤,没伤的休息。

    还好这些人都是从正面进攻,没进入里面的八个主阵和十二连环阵,所以,临近午时,营救出的兵将超过一万八千人,杨家父子、孟良焦赞、小将们都没事,穆晓晓和唐珊珊先后跳出阵,最后出来是李奇背着穆桂英,还有她怀里的小宝宝。

    刚站稳身子,‘啪’李奇左脸就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穆桂英抱着孩子转身走向杨宗保,嘴里骂道:“愚蠢之极,谁叫他不先救光儿!”

    李奇站在原地没说话,也没动,她说的没错,如今她确实视孩子如生命。熊天龙走几步要安慰李奇几句,忽然听到背后轰隆隆的巨响,阵上空黄烟滚滚,穆桂英在不远处传令收兵,大声说愧对将士们,午时已到阵内机关会自动换位,剩下的一千多士兵断没有生机。

    红影一闪,李奇前面多了个人,二话不说跪倒在地,磕头请他做主,他一看就头大,正是关玲珑。他无奈只好摆手叫丁正过来,看他当事人怎么看法,高继勋也走过来邀大家进军营,有事情用完午饭再商议,一把被李奇推开,‘嘭’地上多了块约一米直径的畸形石头,空中传来男人的骂声:“李奇小儿休走,尔纳――命来!”紧跟着就是‘嘭嘭嘭’几掌震的地上尘土飞扬。

    李奇这几天已经很烦了,虽然一直隐忍着,可是人都有脾气,都有爆发的时候,听到有人扔东西只是感觉到百十米外有车轱辘响,还以为是阵里面的机关复位,忽然几掌打来他恼怒地一一接住,荡起的灰尘就是他把对方力道化为内息散出的余力,可见对方功力远在他之上。

    没等他喘口气,只听另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还有我!”接着又是‘嘭’‘嗖’的两声,李奇吃惊地叫:“阿!劫――噗――”一大口鲜血喷了出去,人也不省人事。

    &29916;&23376;&23567;&35828;&32593;&32;&119;&119;&119;&46;&103;&122;&98;&112;&105;&46;&99;&111;&109;&32;&39318;&21457;&26356;&26032;&26356;&24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