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言情小说 > 傲娇皇子寻爱记最新章节 > 第二百九十九章:世间绝色

第二百九十九章:世间绝色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25 12:02:59
    "那就看看,他有没有能力带你走。"清尘的脚步已经远去。婉妺好看的眉头蹙了起来,她总觉得清尘的话别有深意。只是此人城府之深,她身处魔界,完全隔断了外界的联系。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神界的那些暗线都销声匿迹。婉妺的神色又深了几许,这魔界近日里有些风声,她也不是没有听到。

    只是不知神界的情况如何,她试着运转灵气。显然比之前好了许多,只是清尘给她下了禁制。在禁制解除之前,她无法离开魔界。

    清尘早已不复往昔,如果说从前他是柔和,现在就是锋利。强势而霸道,容不得任何反驳。这样的清尘让人敬而远之,婉妺下意识的便想逃离。

    在魔界待的久了,对这里的一切越发陌生。或许是因为芳潋殿太过舒适,也可能是因为怀念那个人的气息。夜里睡得不**稳,恍惚都是梦境。

    分不清是不是泡沫的梦幻,她看见他站在桃林前,冲着她温柔一笑,似乎所有的忧愁都散了。这样的他,带着说不出的柔和,只是那周身凌厉的气息刚刚散去,还有残余。

    婉妺朝他走了过去,笑着道,"你今日可是累坏了?那些羌虞族的人很难相处吧。"

    羌虞族,囚战的神色冷了下来。他伸出手将婉妺揽入怀中,"不过是麻烦些,我还不至于搞不定。"

    男子俊朗的眉目黯了下来,略带责怪的开口,"宵明可是怀疑我了,我会伤心的。"

    宵明,宵明。他怎么会叫的是宵明,自己明明是婉妺啊。婉妺心头一寒,她看见囚战越来越远,她抓不到他的指尖。只听见一声轻叹。

    负了你一次,是不是还要负第二次。

    婉妺不解,负了她一次。究竟是负了谁,婉妺想着他们的初识到如今,并无相负。难道,是在说宵明吗?婉妺的神色有些冰冷。

    从梦中醒来,依旧褪不去梦中的那种伤感和冷色。羌虞族,她只是听说过,但是从未去过。不过从魔界到如今,依稀听到的一些片段,也能大概拼凑出外面的境况。

    囚战去了羌虞族,这个梦莫非是说羌虞族与神女有关,那里会是他们的故地吗?婉妺在梳妆台前坐了一日,她想起凡间画眉的日子。

    依旧清冷的眉目,让人看着就泛起怜意。她是冷漠的,可还是忍不住让清尘想要靠近。这是他执着了几乎千年的人。

    乍然转头,瞥见来人神色愈发不悦。清尘原本带了惊喜来,不过看到婉妺的神色,那一点惊喜消弭。他的手背在后面,神情冷淡。

    "想他了?你似乎忘了,你即将成为我的夫人。"清尘冷淡开口,他不是刻意寡淡,只是婉妺的态度每每让他怒火中烧。

    强行压抑下发怒的冲动,冲着婉妺开口。只听了一句话,婉妺的神情霎时间变得冰冷,周围的气温也降了下来。

    她缓缓启唇,"我想他与你无关,不过是差一点而已。时候未到,我有喜欢的自由。就算时候到了,我也依然对你没有任何感情。"

    想了想觉得不够,又补充了一句。"清尘,我从前觉得你抚养我长大,因此念着恩情。是你消磨的情意,就不要怪我今后无情。"

    话已经挑明了,婉妺还是一副慵懒的样子。连送客都不曾说出口,身后传来砰的一声,过了许久才散了余音。

    她的思绪辗转,不禁又想到那个奇怪的梦境。宵明,似乎还真是自己唯一的情敌。那个女子那样张扬,又是四界的主宰,四界的拯救者。若她回归,必然璀璨夺目。

    婉妺突然有些不确定,囚战的心中到底藏着谁。他是万年不变的冰山模样,却唯独对她展示出了与众不同的一面。

    他会笑。会吃醋,会体贴。像寻常男人一般想一生一世。那些凡间的日子他们许下了承诺,后来回到神界,也依旧不离不弃。

    婉妺不禁有些无奈,胡思乱想险些误了正事。她是作为公主待嫁,代表的是神界的颜面。刚刚那样冷嘲热讽的样子,若是被有心人看见,必定会大做文章。

    婉妺微微点头,思量着对策。魔尊清尘已然将神界的暗线清除,这样一来她就孤立无援。必须重新建立与神界的联系,若是所料不错。神界与魔界联姻之日,就是出兵之时。

    对于魔界而言,永远都没有和平。他们向往征服,更以审判为乐。他们便是这四界的规则,断四界罪恶。

    婉妺出了门,外面的空气比室内要清新的多,她的心头郁积的浊气已然清空。伴随微风拂过,路过彼岸花田。

    彼岸花,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生生世世。这是个悲伤的故事,本以为最难的是相逢不识,其实不然。若是爱的铭心刻骨,却永远只能看着彼此的背影。

    这才是最难过的爱情。婉妺摇了摇头,人间一遭,倒是越发敏感了。不过看花开的繁盛,竟引了伤春悲秋的意思。

    信步往前走去,她已经渐渐忘却梦中之事。听闻神界有一物,可以让两个素不相识的人梦境联结,从而知道彼此的过往。

    不过数万年来,从未有人尝试过。婉妺不禁猜测,是不是自己无意间的举动,引发了这种联结。从而能够窥探神女宵明的梦境。

    入梦的次数多了,有些东西便越发清晰。难过,悲伤,喜悦,希冀,失望,离别。复杂的情感交织,虽然只是部分的回忆,可婉妺心底还是没来由的刺痛,就连眼中都蒙上了水雾。

    他们那样的过往,还真是让人羡慕。婉妺有些羡慕嫉妒的想,她爱上了一个人,可那个人心底还有另一个深爱的曾经。这样的感觉让她挫败,是否自己便再无机会。

    羌虞族,囚战处理完羌虞族的事务,这才转头朝忘尘看了过去。对方下意识的躲闪他的目光,引来了囚战更深的不悦。

    忘尘只能认命,"没有魔界的消息,暗线已经全部被魔尊拔出。另外,婉妺上神在魔界似乎过得很好,伐主不必担忧。"!

    囚战的心安了下来,羌虞族的事情错综复杂,他一时抽不开身。明显是有人背后预谋,只是不知用了什么手段,一村子的人竟然守口如瓶。

    忘尘见他戾气没有那么重了,这才笑着变出一张桌子,美味的酒菜准备齐全。

    "还是我聪明,这羌虞族的食物实在难以下咽。"忘尘边说边打开了酒塞,开了酒二人共饮。一些特色小菜,口感倒也恰当。

    "你觉得羌虞族最有嫌疑的是谁?"囚战问道。

    忘尘应了一声,低头思索,含糊道,"族长夫人吧,说话躲躲闪闪,十有九空。而且此人好色,那反叛的人可是生的眉清目秀,活脱脱一副好皮囊。"

    囚战听了此话,险些呛咳。强忍了许久才接话,"太过刻意,反倒弄巧成拙。"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忘尘再回想这羌虞族的各种事情,心中便有了底。囚战看他想明白了,也就不再过多挑破。

    至于这羌虞族意欲何为,还是要静观其变才是。万一一不小心打草惊蛇,只怕这羌虞族背后之人再难查清。

    用完酒菜,忘尘见囚战伐主一脸疲倦的样子,便先行告退。囚战入目是满眼星辰,想到她曾经对星辰的喜爱。

    那时他还是司辰星君,掌管漫天星辰,却唯独不见她的星辰。却不想那颗星辰误落,竟是入了自己的心。

    阿妺,别怕。

    我会很快带你回家,等羌虞族的风波平息,我们就能回到从前的安宁。到那时,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

    婚礼的那日是你生辰,你个小傻瓜,一定是忘了吧。囚战心情似乎格外的好,一向冷到骨子里的人突然笑起来,也是人间绝色。

    忘尘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般养眼的一幕,男子在月光下微微抬眸,清秀隽逸的面庞,镌刻出冷然的弧度。偏偏他神情极为温柔。

    甚至还隐隐有笑意浮现,忘尘原本睡不着。看到这样的囚战伐主就更加难以入眠。同样是神仙,为何差别就那么大呢。

    忘尘默默腹诽,神界美男,赤霞神君算一位,妖孽花间主人算一位,还有一位,便是这冷漠绝色的囚战伐主。

    这三位占尽四界风华,就连女子都嫉妒。想要赢得亲赖,奈何都无功而返。只有婉妺上神,打开了囚战封闭已久的心门,将他从过去的阴影中带了出来。

    "在想什么?"囚战冷不丁的发问,忘尘一时不知怎么回应。他总不能说是在想神界三大美男吧,只怕会被囚战的低气压冻死。

    "没什么,我在想羌虞族的事情该如何了解,毕竟是部落内斗。我们身为旁观者,不宜行事过度。"

    忘尘的考虑不无道理。他向来行事周全稳妥。囚战听完后却是眉头皱的更紧了。

    "我们若是不出面,只怕我们这辈子都走不出羌虞族的领地。你有没有发现,这里太过安静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