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言情小说 > 入赘的夫君不简单最新章节 > 第四十四章 高狄朝堂

第四十四章 高狄朝堂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23 21:01:47
    “玄王毕竟年纪大了,站久了难免脑子不清醒,可还有人脑子不清醒的吗?朕可以额外开恩,给你们一份恩典,可以好好在家清醒清醒。”待守卫将玄王带下去,高狄元这才开口道。

    高狄元的声音很沉,沉得能将人的脊背压弯,令人不由自主的臣服于他,让人生不起一丝的反抗之心。久违的颤栗感席卷而来,朝文殿的众臣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高狄的皇回来了。

    瑞将军早早跪下请罪,其余朝臣皆是神色各异。毕竟高狄元上位不久,根基未稳,发落了玄王似乎不是明智之举。玄王敢这么嚣张,是因为他手中握有十万兵马。这也是慎王总是小心翼翼的躲在他身后搞些小动作,或是鼓动玄王来达到自己目的的缘故。

    高狄相比离阳以及南月而言,疆土广袤人却是远远不及其他两国的,整个国家兵马加起来也就四十万左右。离阳则由于离阳皇性情古怪,总是觉着其余两国有所图谋,大肆征兵,兵力可达百万,只是到底有些良莠不齐就是了。南月不喜武夫重视文人,兵力日渐削弱,也有五十万之多。

    若是战争爆发,高狄最大的倚仗,就是他们每个士兵的实力。有句话叫做贵精不贵多,有了二十万堪比武林好手的士兵,再加上二十万精兵,对上离阳也有一战之力。离阳自诩三国之中最为强盛的一国,其实已被荣华迷了眼,内里已经开始腐朽。兵士再多,若没有良将,也是无用。

    这个道理,对于南月同样适用。高狄元现在想要做的,就是把玄王手中的十万兵马拿回来。玄王嚣张惯了,要找错处发落他实在是轻而易举。不过,麻烦的是如何从他手中拿到兵符。

    “瑞将军,起来吧。现离阳国的骠骑将军带兵三十万犯我高狄边境,正是用兵之时,朕派你带兵十万,即刻前往边境,守卫我高狄的疆土!”

    上一任高狄皇还在世的时候,瑞将军曾以一千兵力,全歼敌军一万。而他更是以一人之力,于万人之中,取了地方大将的首级。自此扬名高狄,得到了前任高狄皇的重用。除了脾气暴烈,喜爱美人,也不失为一个好的打仗人选。高狄意留在了边境,他需要派瑞将军的从旁协助。

    “皇上,这十万兵马可是千风军?”一人出列询问道。

    无怪乎他会有此一问,高狄兵马四十万。十万兵马守卫边境,十万在玄王的手中。千风军一直在月神山训练,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是从千风军中抽调人马。

    好些人都是这么认为的,也有一些人敏锐的察觉到今日高狄元发作玄王也许只是一个开始,不会只是将玄王幽禁府中这么简单。一时之间,大家都在等待着高狄元的回答。未等高狄元开口,大皇子容王,高狄元的皇兄开口了,“自然是千风军了。七弟建的千风军,可是连父皇都大为夸赞呢。这一次,也让千风军上个真的战场,好让大家见识见识千风军的实力。要不然,离阳还以为,我们高狄的千风军只是成日窝在山中,徒有虚名的神兵。”

    容王这明嘲暗讽的,在场的人谁听不出来是在讽刺千风军,这下众臣的神色更是变幻不定。偷眼瞧着上头的高狄元,心里在暗暗期待着。

    大家都是有血性的汉子,有什么事情手底下见真章。他们崇尚武力,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是打一架不能解决的事情。即便是文臣,也是如此想法。是以,瑞将军在朝文殿动手,他们也只是拦着。高狄元没有惩罚瑞将军,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容王最会耍嘴皮子,指桑骂槐,明嘲暗讽,阳奉阴违,是他们第二不喜的人。第一,则是慎王。相比容王,慎王更是小肚鸡肠。兰荒城的贵族都知道,若是不小心得罪了慎王,出门的时候最好多带些人在身边。

    最好让慎王也去边境好了,弄死他才好。

    慎王的视线在朝文殿内扫了一圈,暗暗将众人的表情记在心里。

    高狄元只是随意瞥了容王一眼,“危难时刻,想必玄王定是很乐意献出手中的十万兵马,为我高狄分忧解难,排除外敌的。”

    这是要玄王手中的兵马咯,众臣如此想着,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

    慎王眉头一跳,玄王没了十万兵马,就是没牙的老虎,那他还怎么狐假虎威啊?“皇上,玄王手中的兵符乃是先皇所赐,皇上这样做怕是不大好吧。”

    容王轻蔑的对慎王哼了一声,“慎王,你是怕玄王手中的兵符被拿走,你没有办法仗人势了吧?”

    容王的嘴可真毒,谁也不放过。什么仗人势?狗仗人势啊。众人的同时抿嘴,就怕自己憋不住,在皇上面前失了颜面。高狄元看着一群高大汉子一齐抿嘴,面色是说不出的一言难尽。

    “你!本王可是你的皇叔,你怎敢如此无礼!”慎王用手指着容王,怒声道,脸色黑得彻底。

    “本王与你同为王,有何说不得?”容王双手拢在袖子里,一副你奈我何的架势。

    ……

    高狄元面色微沉,气势全开,未发一语,二人便同时噤了声。只要鸡杀得好,猴子总归是会害怕的。杀鸡儆猴这一招,永远不过时。

    朝文殿被瑞将军与希望一闹,再经慎王与容王一吵,再没什么事比得上今日这四人的闹剧更严重了。是以,朝议很快就结束了。

    “皇上,离阳国拥兵百万,一旦开战,我们高狄国必会损失惨重。而且,还被离阳国取得了先机。千风军精锐刺杀离阳国的江离郡主,在离阳的仰星城,究竟发生了什么?”出声之人是发丝皆白,是一位古稀之年的老者。乃是高狄元以及高狄元父皇的恩师王知行,颇得高狄元敬重,二人此时在皇宫的御花园中商谈开战之事。

    王知行看着眼前这位傲气尽显的年轻帝王,疑惑的问道。他倒不是认为高狄元不会做出此类卑鄙的事情,重要的是在当时的情形下,杀楚江离没有半点好处而言。嫁祸南月?南月才抱得美人归,做出将整个南月国依附离阳的低姿态。任是谁,都会觉得其中必有蹊跷。

    “太师,离阳盛此人性情诡变,出尔反尔,在背后捅人一刀的事情没少做。与其彼此防备的联盟,不若直接开战来得好。”高狄元语气坚定有力,他坚信即便是离阳与南月联手,高狄也不会输。

    王知行欣慰的笑了,他要的就是时时都胸有成竹的帝王。“皇上,离阳盛老奸巨猾,多半会借助南月,两面夹攻。仅派兵前往兰叶城,那晴雨城的防守……?”

    高狄与南月以一条雨江相隔,而晴雨城就是高狄最靠近雨江的城池。为防南月趁机发难,晴雨城需要增兵支援。这一点,高狄元早就料到了。“那太师以为我为何要出手整治玄王?”

    “皇上认为离阳的重点会放在晴雨城上?”兰叶城有玄王的十万兵马,那么余下的千风军,自然就是前往晴雨城了。

    “在知晓朕前往仰星城是有意结亲的情况下,离阳盛还能做出刺杀我的事情。让南月付出点结盟诚意,是再正常不过了。”先利用南月的兵力大量消耗高狄的战力,离阳再补上一刀,坐享渔利。这样,便是一时二鸟之计。既能拿下高狄,也能够保证在两国交战之后南月不会有足够的战力做一个黄雀。

    若是自己,他也会这样做的。所以,他才把千风军派往晴雨城,而不是将要迎来三十万离阳士兵的兰叶城。

    “皇上思虑周全,定能达成所愿,一统天下的。”王知行说道。“不过说起来,离阳盛将一直守卫碧苍城的楚大将军调回仰星城,并把一半的兵权分给了李肃,这件事情有些不对劲。”

    “我此行前去离阳国都仰星城,倒是听说了一些传闻。”高狄元与王知行在一处亭中坐下。随行的太监很快备上了茶水。高狄元抬手为他倒茶,王知行连忙起身,“微臣自己来,怎敢劳烦皇上,这不合规矩。”

    高狄元摇头,他是真心敬重王知行这个先生的,“太师乃我的恩师,学生给先生倒茶,又有什么不合规矩的。”

    王知行只好接着,“皇上所说的是什么传闻?”

    “离阳盛对易氏万分忌讳,隐隐有大开杀戒的征兆。仰星城近来莫名失踪了不少人,再加上风露山的大火,活活烧死了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许多百姓都道是易氏的冤魂作祟。我让千风军暗中查探过,离阳盛似乎中毒了,而且这毒与两百多年前的大易朝有关。”

    王知行听出了高狄元话中掩藏着的些微嘲讽,大易朝毕竟已是两百多年前的历史了。离阳盛的所作所为,就像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胆小之人,实乃有失帝王风范。易氏若真有遗民,对于一个掌控离阳江山的人来说又有何惧。“皇上,传闻可是真的?”

    “是真是假都不重要,若是真的,敢来犯我高狄,我自会让他变得无法再真。若是假的,我也能让他连假的都当不成。”高狄元话带着无与伦比的霸气与杀意,王知行毫不怀疑此话的真实性。

    “不错,两百多年过去了,再怎么掀起风浪,也是徒劳。大易朝的繁盛不能重演,世上再无皇族易氏。”王知行赞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