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军史小说 > 伐清1719最新章节 > 第二百四十四章 决死之争

第二百四十四章 决死之争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23 15:01:41
    若说这一战,爆发之初在吕亭驿,可如今已经扩展到了整整方圆数十里,到处都是清军与复汉军厮杀的阵地,正面相持的数万人正在做决死之争,平郡王讷尔苏的一万五千人也做好了出击的准备。

    “着和硕平郡王讷尔苏督领骁骑锐士,值此千钧一发之际,以决死之心冲击敌阵.....”一名清军哨探上气不接下气,他已经累到奄奄一息,这才将命令传递了过来,实际上在他之前,已经有数十名哨探倒在了路上。

    讷尔苏心下一个咯噔,他下意识便感觉到战场可能已经很不利了,否则也不会提前这么久,就下令让他殊死冲击楚逆。毕竟在目前的复汉军背后,可是有一个第三师还在盯着,现在冲击难以发挥最大的作用。

    此时的讷尔苏,将战场上双方的枪炮声听得真真切切,总的来说就是清军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而复汉军的声音则一直持续下去,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很有可能说明了一点,那就是正面上清军已经完全打不过了。

    “恭喜大人,此时机会已至,我军大举冲击之下,便可立收全功。”

    满洲镶黄旗骁骑营都统傅山想到了即将到手的富贵,脸上不禁露出几分喜色,他向来都是骄纵惯了,一直都以为汉人无能,如今打不过也是因为其他人同样无能。

    讷尔苏不置可否,他心里同样有自己的一些小九九,如今阵前一处炮火轰鸣,尘土飞扬,想来便是复汉军的炮群所在......若是能够率军冲击炮群,则楚逆便再无可担心之处,大功也就自然到手。

    这一想法并不出奇,康熙在命令中也是嘱托讷尔苏冲击炮群,在所有人看来,没有了炮群的复汉军,不说不堪一击,至少无法像如今这般压制着清军打。

    “全军上马!准备进攻!斩杀楚逆普通士卒着,赏白银五十两!斩杀楚逆大将者,官升五级,赏白银万两!”

    八旗骁骑营的士卒们纷纷欢欣雀跃,翻身上马,已经在幻想着自己能够在这一战当中捞到多少银子,这些八旗骁骑营的士卒,与其他的八旗兵还是有差距的,他们尽管没有像蒙古骑兵一样,每天生活在马背上,可是训练量还是非常高的,因此在目前的清军中,依然保持了良好的战力。

    上万骑兵开始缓缓压向战场,实际上骑兵的行动能力并没有太特别强大,正常行军时是不会奔跑的,这样是为了保存马的体力,往往只有与敌人的距离只剩下一里左右,才会开始进行冲刺,从而取得最大的战果。

    且不说讷尔苏这一边,康熙攥着千里镜的手都已经开始流汗了,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复汉军的炮火威力竟然如此大,而且还混杂着许多臼炮,大量的开花弹被发射了出去,清军几乎是成排成排的倒下。

    相反的是,清军自身的火炮却实在是比较差劲,本来就被打掉了许多门火炮不说,后面的火炮炮声也渐渐稀疏了下来,时不时才会回击一炮,这让佟法海着实有些气恼。

    “一群废物,如今我大军火炮竟然如此畏敌如虎!给我继续狠狠地打!”

    负责炮甲的都统在这位新晋的兵部尚书面前,平时也比较唯唯诺诺,只是这眼下却也不得不小声道:“启禀大人,这我大军火炮已经连续打了一个时辰了,这炮身却有些受不住....再打下去,怕是会炸膛。”

    说实在的,如今大清的火炮手艺本来就是在逐年下降,制出来的炮质量都比较差,尤其是炸膛率相当高,今天每门炮都打出去了十几发弹子,打这么久到现在都没有炸膛,已经着实是大清的列祖列宗在保佑了。

    只是这一番话说出来,对于门外汉的佟大人来说,却怎么听怎么像是推辞,怒不可遏道:“哼,那你跟我说说,对面楚逆的火炮怎么到现在都没停过?”

    “这.......”

    都统听闻此言,却是想死的心都有,这话问出来让他怎么回答?因为对面楚逆的火炮造的好?所以能一直打一个时辰都不炸膛?

    可是这番话却是不能跟佟法海说,否则这个门外汉很有可能以动摇军心的理由,直接将都统的人头砍下来。

    无奈之下,都统只好强令火炮继续放药,只是这一回轮到炮手们不干了,他们觉得这炮身都已经快发红了,再打下去铁定是要炸膛了。

    “来人,谁不开炮,立斩无赦!”

    佟法海阴森森道,他的贴身侍卫们已经站了过来,拔出明晃晃的刀子。

    炮手们无奈之下,只好继续填装着弹子,只是大伙心里也有数,填装的弹药已经降到了六成甚至是五成,这样的话尽管可以降低炸膛的几率,可是最大的问题就是打不远,也没有什么杀伤力。当然,糊弄佟法海倒是够了。

    “轰隆——”

    该来的始终都会来,即便是炮手们已经将弹药量放的很少了,可毕竟还是使用太久,一门火炮当场发生了炸膛,变成数截的炮身在空中飞舞着,于此同时还有人体的残肢,一同飞上了天上。

    都统脸上带着一丝无奈,他指了指对面还在开炮的复汉军,叹口气道:“他们的炮都是精铁制成,更耐热一些,因此反而不会那么容易炸膛.....”

    佟法海无奈之下,只好就此回去向康熙复命,十分委婉地将实情告诉了康熙,那就是清军火炮质量不如对面,再打下去全炸膛了,后面就没得玩了。

    “哎,我军火器输于楚逆远矣.....所幸的是,雍亲王在京师火器营用了一种新的制炮法子,据说也是铁炮,还有西人协助,或许比楚逆的大炮还强上几分,只是眼下却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了。”

    康熙咂咂嘴,望着依然在轰隆作响的复汉军炮阵,心里说起来有些酸涩,当初老四给他建议的时候,康熙还只是当成一个妄言,可如今到头来,最终还是吃了这个亏。

    可是在眼下的这一仗当中,康熙心里也清楚,自己能打出去的牌都已经打出去了,最后只能讷尔苏的骁骑营,看能不能建立奇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