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军史小说 > 吾颂最新章节 > 第五十三章 北调

第五十三章 北调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23 12:05:19


    淅淅沥沥的春雨打在巨岩关的城墙上,殷牧行走在这雨中,看着两侧守城士兵,他心中还是很纠结。

    他慢步走到城墙边上,看着巨岩关前宽阔的平原,今年的野草比去年长势好得不只一星半点,但城墙下没有半丝绿意!这里发生的一切在他脑海中回放着。

    那血红的战场中出现了一位身着素色长裙的女子。

    殷牧见到此幕便摇了摇头,看来又犯了癔症。

    殷牧在这些日子中,他思虑了许多,他在面对云若的感情时他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明白堂堂云将军千金为何会倾心与他。

    殷牧用手指胡乱的敲打着墙砖。

    这是他第一次觉得身在此番中而不真实,也许三弟在此就能让他不再迷惑,毕竟三弟读过许多书。

    “殷校尉……殷校尉……”

    “嗯?”殷牧听闻有人唤他,他便回神:“可有何事?”

    “殷校尉,云将军传你去将军府!”

    “可为何事?”

    殷牧皱起眉头,他不知云将军为何此时会让他入云府。

    “标下不知!”

    殷牧下了城墙,便骑马往巨岩关关中云府而去。

    云升端坐在大堂之上,这些日子他算是见识自家的宝贝女儿的脾气,面对女儿任性他也只好听之受之。

    他也知道他那便宜徒弟的秉性,也不像甚负心之人,但总觉着像是心间的一块肉被剐了去,见到殷牧眼中总带着些火气。

    府门外,殷牧下了马径直往大堂而来,他知道云将军从他入府门前便盯着他了,不敢左右环顾。

    “将军,您找标下可为何事?”

    殷牧做着最规矩的行军礼,他记得上次小小的疏忽,便招来云将军的一顿训斥,现在不可再出错了。

    “事是有些事,但此事不关乎军中之事!”

    云将军还是喜欢莫颌下短须。

    “那既然不关乎军中事务,那还得师父您老人家给个话?”

    殷牧听明白云将军的话便换回师徒之间的对话,毕竟师徒间也没必要太过正式,这还是云若给他俩人提的意见。

    “这些日子以来,巨岩关事态也平稳,越国也无来犯之力!陛下将为师调离巨岩关,北上青州离国边境处,你考虑考虑与为师一同去否?”

    云升今晨接到从京城来陛下旨意,陛下将离国拿下凉国云州的情况告知与他!

    “将军,末将愿跟随您左右!”

    殷牧向后撤了半步行跪礼,他明白他的理想是什么,他向往的是战场,他不想退后半步。

    “你可想好了?如果你留在这巨岩关做守将便可得十数年的安稳而无生命之忧,并且我还会将……”

    “将军,你知道我殷牧并不是贪生怕死之人,还望将军成全!”

    殷牧知道云升所要表达的意思为何,便打断了云将军的话语!

    “为师劝你三思,毕竟这不止是为了你自己,还得为了小女!”

    “云姑娘!将军这……”

    殷牧真的没太理解为何云将军会讲出这样的话语,虽然云若对他很是好,他也对云若一见倾心。但他并不相信云若最后会留在他身边。

    “这离北上还有段时间,你自己下去慢慢想吧!确定好了你便来告知为师!”

    云升见殷牧脸上充满了疑惑,便给殷牧一些时间。

    之后两师徒便将这些话题放在一旁,开始将封国北境地图认真的分析,云升并把陛下传达的旨意告知殷牧,当殷牧得知云州不再属于凉国之后,便明白了陛下的意思。

    现在就让云将军及部下北调,一是加强青州城防。

    二是让巨岩关守军早日习惯青州北地的气候与作战习惯,毕竟封国南北相隔也是三千里。

    三是让这支成功抵御越国十五万大军进攻的部队给边军带去些士气与经验。

    师徒两人交流了许久后,殷牧向云升告别离开将军府。

    一路上殷牧牵着马走在下着细雨的街道上,回想云将军所描述的北地风采,他甚是向往。

    “殷校尉,小姐有请!”

    殷年被人打断后便抬起头,他听声音便知道这是云若的贴身丫鬟小玉。

    “小玉姑娘,殷某还有些公务还须处理,还望小玉姑娘向云小姐代殷某道句抱歉!”

    “殷校尉,小姐就要离开巨岩关了,还望你考虑考虑?”

    小玉对于小姐为何倾心于这样的榆木脑袋有些不解,小姐生于将军府,却为这人放下身段,总为小姐感到不值。

    云若坐在刚开门的茶楼上,看着牵着马的殷牧,心里的决定更加不可动摇。

    殷牧牵着马缰的手青筋暴起,他在克制他那想见的心情,如果他不再去见她,可能以后就不会再见了。

    半刻后。

    “还请小玉姑娘带路!”

    殷牧还是顺从内心。

    小玉没有说什么便领着殷牧来到茶楼,茶楼掌柜从殷牧手中接过缰绳。

    小玉将殷牧带至二楼后推开雅间,示意殷牧进入房中。

    殷牧点头进入雅间内,小玉将雅间门轻轻拉上。

    殷牧回头见雅间门被拉上之后皱起眉头。

    他看着窗边的云若,柔荑拈起茶杯,杯中热茶冒着水汽,殷牧轻步走到云若身边。

    “云小姐,殷某听小玉讲你这些时日便要离开巨岩关?”

    殷牧没有多言,站立一旁便行礼道。

    “殷校尉,难道真的就如此了吗?”

    云若不再看窗外细雨朦胧的街道,看着这个让她一直放不下的男人,虽然她已经做出她最大的努力,如果最后不能如愿,那便放手吧!

    殷牧听闻云若如此问他,他闭上眼睛,回想起第一次见到云若,第二次在云府,第三次在平安坊内她们聊起的一切……

    “云小姐,殷某并不想与你错过,初见你时便已确定,但在下所不能给你一个安稳的未来!”

    殷牧杵着剑,看着眼前这朝思暮想的仙子,眼中泛起泪光。

    云若站起身来,走到殷牧身旁,泪珠滴落,她明白殷牧是如何艰难!

    云若颤抖着伸出手来想要触碰殷牧刀削般的脸颊,殷牧下意识想要回退,但他看着云若那让他心碎的眼神没在后退。

    殷牧伸出手小心的抓住云若的手,云若见殷年笑着将她的手抓的很紧,她也笑了起来,只是笑容中带着眼泪。

    “这是真的吗?”

    云若触摸着殷牧得脸庞,她的脸上红霞飞过。

    “是真的!”

    “以后不要如此对我好吗?”

    “我保证不会了!”

    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云若靠着殷牧得胸膛,听着殷牧急促又强劲的心跳,真让人安心。

    封国京城殷府!

    殷年这些时日没有去太学院中,这风寒让他每日躺在床塌之上,他从情报中得知那汤大公子竟然被救了回来,一名歹徒当场诛杀。

    他在听闻这个消息后,没有什么反应,这些结果他已经早算到过了,并没有任何意外。

    但他没想到的是尽让一个贼人逃了。

    京城外,深山中一人绑扎着手臂上的刀伤,这一刀深可见骨。苍白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那双眼睛尤如毒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