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军史小说 > 大唐腾飞之路最新章节 > 第999 庙中人

第999 庙中人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23 12:05:19
    天,渐渐暗了下来,这场已经下了大半天的小雨,却依然没有任何停歇的迹象。

    “咳咳咳……”

    在距离被萧寒炸毁的山神庙,只有不到五里的一片林子里,阵阵剧烈的咳嗽声从中响起。

    伴着连绵的细雨,此时,一个衣衫破烂,脚步踉跄的年轻人,正费力的走在林子中。

    而在他身后,赫然还缀着一只饿了大半个冬季,早已经饥肠辘辘的独狼。

    “嗷……”

    一路随行很久,这只耐心不错的独狼终于也焦急起来,仰天长嚎一声,在那双幽蓝的眼睛里,更是射出一道凶恶的光芒,像是在愤怒前面那人怎么还不倒下,好让它可以大餐一顿。

    “咳咳,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听到背后的狼嚎,年轻人伸手扶住一棵大树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只仿佛随时都会扑上来的独狼。

    但奇怪的是,在他那张英俊的脸上,却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惧怕的神色,仿佛在他后面的不是一只饿狼,而是一只温驯的家猫一般。

    “嗷呜……”

    或许是被年轻人的动作所激怒,那独狼再次长嘶一声,黑红色的狼唇上翻,露出里面一对尖锐獠牙!

    “嗬,还敢呲牙,小狼崽子,来啊!”

    仿佛随意的靠在大树上,年轻人伸手拂了一下因为被雨水淋湿,而粘在额前的黑发,然后对着那只独狼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

    独狼被激怒了,一双冒着绿光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年轻人,喉咙里更是不时发出一阵‘呜呜’的低吼。

    “嗷……”

    “唰……”

    就在独狼一步步逼近年轻人,眼看就要飞扑过来之时,从年轻人身上掠出的一道寒光,却比它更快!

    “轰隆……”

    寒光过后,独狼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就这样颓然的倒在了泥水里,一双赫然睁大的眼睛至死也没看清楚,那道贯穿自己头颅的东西是什么。

    “咳咳,能杀我的东西还没出世!咳咳……”

    面无表情的看着倒在地上的狼尸,靠着树的年轻人轻轻冷笑一声,却不料这个简单的动作又牵动了胸前的伤势,山林中顿时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响起。

    “好吧,话说的有些大了,刚刚就差点死在里面。哎!以前谁说这小子是良善之辈?良善之辈有一见面就丢炸_弹的?连问一下都不问?要不是我还知道这东西的厉害,怕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远远眺望了一下山神庙所在的方位,年轻人苦笑的摇摇头,他也没想到,自己只是一时起意,想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个老头很感兴趣的小家伙,却差点会因此葬身于这里。

    咳嗽停歇,又大喘了几口粗气,周围除了沙沙的雨声,好像多了一些淅淅的微弱声音。

    年轻人耳力很好,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分辨出了这些声音,在侧耳仔细听了听后,便费力的依着大树坐下,然后拿出一只模样怪异的短笛,放在嘴边吹了吹。

    “啾啾……”

    尖锐的笛声盘旋着升高,伴随着笛声,那些淅淅索索的声音突然一停,然后迅速往年轻人这里靠了过来。

    “少主?”

    “少主!你受伤了!”

    破开雨幕,几个穿着蓑衣的黑衣人飞快的出现在年轻人面前!

    为首的一个黑衣人一看少主这般模样,顿时大吃一惊!冲上前一把搭起年轻人的手腕,直到确定他受伤并不严重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没事,就是走不动了。”看到领头人出现,年轻人明显松了一口气,疲惫的挥挥手,对着那人说道。

    那领头人送开年轻人的手,飞快的解下自己身上的斗笠蓑衣,披在了他的身上,同时低声道:“属下这就背你回去!”

    年轻人并没有拒绝这人的动作,只是眉头微微皱起,然后道:“那个萧寒……”

    ”放心!”那人不等年轻人说完,就抢先重重的一点头:“属下这就派人取他狗命!”

    “呸!他的狗还在三原,姓曹的把那里弄得铁通一块,你进得去?”

    年轻人难得的开了一个玩笑,不过看属下一头雾水的模样,就知道自己从萧寒那学来的这份幽默,是用错了人。

    换句话说,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幽默细胞。

    “哎,我的意思是不要去动他,我们跟他不是敌人,顶多就是这小子挖了咱的墙角,这点小事,没必要打生打死。”

    轻叹了一口气,尽量用他们能听懂的话又重新解释一遍,直等到这几人点头答应,年轻人才突然又想起什么一般,乐了起来。

    “李家皇帝让他一年赚五十万贯?哈哈,有意思!我要不要也跟着去给他添添乱呢?”

    看着一阵叹气,一阵又乐不可支的少主,几个黑衣人默默对视一眼,都搞不清楚这位主人今天是怎么了,明明被人弄成这幅凄惨的模样,可又为何这样高兴?

    黑夜里,年轻人被人背着飞快离去,而相反方向的萧寒,终于也找到了一家官驿。

    一脚踹开紧闭的大门,小东不等迷糊的驿丞破口大骂,就已经将萧寒的腰牌吊在了他的眼前。

    “热水!床铺!晚饭!嗯,算了,弄点菜就行,我们自己做!”

    “你们……”

    头一次见过这么横的,而且看他们还带着女眷,根本就不是十万火急的信使!矮胖的驿丞正要大怒,却突然发现眼前的腰牌有些奇怪。

    “三原县侯……”

    咕咚咽了一口口水,驿丞险些没当场蹦起来,原本大怒的脸更是变戏法一样,立刻就变得谄媚无比。

    笑话,人家是开国侯,比他一个九品的驿丞大出了百八十级!这要伺候不好,只用一句话,自己就得老实滚回家种田。

    飞快的冲进驿站后院,连踢带打,将三个属下全弄了起来,紧接着又是一阵鸡飞狗跳,等到萧寒换下半湿的衣服,外面胖厨子已经开始动手烧饭。

    驿站里唯一的打鸣公鸡,宰了!

    挂在房梁上,平日里用来望肉止渴的腊肉,摘了!

    要不是大黄狗见势不好,夹着尾巴从后门溜了,现在估计连它也要被端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