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言情小说 > 重生农女好种田最新章节 > 第666章 温言,完结

第666章 温言,完结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22 18:01:39
    温言发现自己也没有判断的决心。

    索**给时间吧。

    ,

    。

    徐氏离开沟子湾的时候,宁宴没有去送人。

    毕竟……

    上赶着被人指着脑袋骂这种缺心眼子才会干的事儿,宁宴脾气不大,但是脑子不抽。

    徐氏离开对于沟子湾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沟子湾的人都忙着呢。

    忙着生活忙着挣钱。

    穷的时候有着穷困潦倒的过法,现在……日子没有那么穷困了。

    宁宴生活也恢复了往日平淡的进程。

    不过……

    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的习惯了现在的生活。

    宁宴跟温言相处起来,日子似乎越发轻松,仿佛两个人就是老夫老妻一样,相处的时候,看上一个眼神,话都不用说,基本上就可以知道另一个人在想什么。

    这种感觉。

    很温馨。

    若是后半生都能这么过。

    ……

    宁宴只是想想就觉得这样的生活很甜蜜。

    这般一转眼,就又是一年。

    这一年里。

    发生了不少的事儿。

    盐铁的价格突然就下降了。

    再也不会有人说吃不起盐……

    而且,盐的质量还好上很多。

    捏出一小撮,都是雪花一样的白色,细小的颗粒甚至连微微苦涩都没有。

    简直就是上等盐。

    以往这样的盐都是给官家的老爷们吃的。

    现在呢……

    沟子湾的小老百姓也能吃的上了。

    当然这是整个宣朝的大事儿,另一件事儿,则是温言从外头抱了一个孩子回来。

    乍一看见消失几日的温言,身上踏着露水。

    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宁宴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

    若不是身边伺候的人手脚麻利把宁宴给扶着了。

    宁宴就直接后脑勺磕在地上了。

    “你,你从哪儿弄来一个孩子。”宁宴说话的时候,酸涩的味道,就跟陈年老醋一样,在院子里回荡。

    温言闻言一怔

    随后嘴角勾出笑来。

    从京城赶回来,本来是很劳累的。

    走进家门的时候,迎接他的不是温生问候。而是指责……

    这种感觉有些新奇。

    有些……

    像吃了蜜一样,身上的疲累瞬间消失。

    看见宁宴快要摔倒的瞬间。

    温言知道,自己这次是真的栽了。

    算了算了。

    喜欢那个人啊,坚持了一辈子多,都没有得到。

    可能这就是天命吧。

    高塔中的国师有些怪异的能力,说他这一生可以得偿所愿。

    是他自己理解错了。

    得偿所愿,可不是得到那个女人,而是……得到一个完整的家庭。

    现在就很好的。

    人应该惜福。

    走到宁宴旁边,把孩子递给宁宴。

    宁宴……

    不想接过去。

    但是,又不能不接到手里。

    抱着孩子的一瞬间,宁宴对上一双红色的眸子。

    婴儿的红色眸子里着一些叫迷茫的东西。

    宁宴手一抖,到底没有把孩子给摔出去。

    虽然……

    红色的眼睛对于她来说有些恐怖,不过……

    如果是公子的孩子,别说是红色的眼睛,就算是蓝色的绿色的紫色的眼睛,她都得养着。

    谁让自己喜欢公子呢。

    “这是你弟弟,你父亲没死,你娘生的。”

    温言话落。

    宁宴整个人都懵逼了。

    这是什么发展。

    这小孩儿是她弟弟?

    爹没死?

    娘老树开花?

    什么发展?

    宁宴眼里的求知欲太强烈的。

    温言笑着说道:“就是你理解那个样子,我先去休息一下,路途劳累,就算身体比较好,也得休息一下。”

    “哦。”

    宁宴抱着孩子,看一眼温言的背影。

    知道这个孩子不是温言的,宁宴心情好了很多。

    连娃娃是徐氏生的也不在意了。

    想来红色的眸子被人给厌恶了。

    公子把人给弄回来了。

    她就养着得了。

    反正……

    她这辈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去生孩子了。

    如果有那是好的,如果没有,那也不能强求。

    端看公子想不想要孩子。

    温言休息一日。

    醒来之后,神清气爽。

    走出卧房。

    听见外头拨浪鼓响亮的声音。

    还有就是……

    被拨浪鼓闹腾的不能好好睡觉的宁泰安眼里的不耐。

    或许别人不知道红眼小孩到底有多本事,但是温言不一样,多出了一辈子的经验。

    温言很明白

    这个孩子啊!

    他未来的成就注定不凡。

    而且……

    也是生而知之的人之一。

    女人这种如同对待普通孩子的逗弄法子,其实……

    有些不对口的。

    不过也无妨。

    当成孩子就当成孩子了。

    泰安这孩子,内心坚定的很。

    可不会因为一个拨浪鼓就有什么改变。

    温言靠近,身上特有的墨水的香味让宁宴侧目。

    看一眼温言,宁宴依旧是往日的宁宴:“公子醒了?”

    “嗯。”

    “公子,这娃娃怎么安置?”

    “随你喜欢,喜欢就养着,不喜欢就丢出去。”

    “……”宁宴觉得这个谈话可以到现在就给终结了的。

    什么叫不喜欢就丢出去……

    瞧瞧小孩儿的都吓得不敢哭了,嘴角一瘪一瘪的,好玩极了。

    好多人都说婴儿可以感觉到外界人的好意还是恶意。

    果然是真的啊!

    小娃娃已经被公子这个人最大的恶意给吓到了。

    “孩子叫泰安。”

    “公子您说过的。”

    宁宴提醒了一下。

    温言轻笑一声,确实是提过的。

    他就是想要多说一遍。

    见宁宴没有看懂他的心情,温言哂笑一声,往外走去。

    宁宴呢,习惯了温言平日里这一副作态也没有管。

    倒是开始仔细照顾宁泰安了。

    养儿防老这种意识早就侵入了宁宴的三观。

    但是,这孩子肯定是急不来。

    现在有个从天上掉下来的弟弟虽然说是弟弟,但是若是由她养大了,还能不帮着她养老送终。

    甭管养孩子的时候有没有防老这种心态。

    当孩子的,照顾年迈的老人有问题吗?

    自然是没有的。

    宁宴照顾宁泰安的时候,可不知道在未来的某些年里,孩子叛逆起来能够多气人。

    会觉得大人养育孩子只是为了让孩子给他们养老。

    会整天的念叨几句人间不值得。

    会觉得生既是罪恶。

    还会说几句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这些思想这些理念的蔓延,直接打击到道德伦理。

    导致好些成年人都不敢要孩子。

    宁宴是个温柔的人,照顾宁泰安很用心。

    因为家里多了一个孩子,宁宴的生活直线的忙碌起来。

    甚至还会顾不上成衣铺子的生意,毕竟养一个孩子可不是那么容易、

    温言呢……

    少了一道时时刻刻黏在身上的目光,非常的不习惯。

    甚至都有些后悔把宁泰安带回来了。

    ,

    。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

    。

    感情的事儿谁也控制不了。

    时间流转!

    世间百态。

    宁泰安已然是个少年。

    黑色的长发被青色的丝带束缚,手里还抱着一个小娃子。

    是个女娃。

    女娃也就两岁不到的样子,身上穿着红色的衣服,细碎的头发扎在一起,呈两个包包立在脑袋上。

    俏皮又好看。

    说道家里的姐姐跟姐夫也奇怪,没有生活压力,也没有经济压力,偏偏吧,到了三十了才要孩子。

    这在后事算不得什么。

    但是在这个年代来说,这就是晚生晚育了。

    小娃子姓宁叫宁安平。

    名字带着很浓厚的时代特色。

    这种名字肯定不是姐夫那种饱读诗书的人起的。

    当然……

    平安和乐已经是大多数人的追求了。

    所以也不会有人觉得这个名字过分。

    小丫头也奇怪,又爹娘不去缠着,偏偏每日往他身边凑。

    这么小的孩子呀,可怎么管教呢。

    宁泰安两辈子下来就没有当过奶爸。

    总觉得小孩浑身都是柔软的。

    稍稍碰触一下,小孩儿就能哭起来。

    所以……

    也就等孩子睡着了,才能有一瞬间的清闲。

    他呢,这辈子没有什么大出息,想要做的,也不多,先来一个小目标,比如把杂交水稻给弄出来。

    宣朝经济发展的很好呀。

    姐夫这个人也奇怪,懂的很多未来的知识。

    刚开始他都要以为这个姐夫是个穿越的。

    然而……

    接触的时间长了,才知道,才不是什么穿越的呢。

    根据他的了解,姐夫是个重生的,重生之前的上辈子,应该遇见了穿越的人。

    所以才学来这么多的东西。

    原本他还想找到穿越的老乡聊聊人生。

    然而……

    寻了十几年都没有发现其他穿越的人的影子。

    想来……

    那个穿越者要么被姐夫给干掉了,要么就是被蝴蝶的翅膀给忽闪没了。

    在树下坐了一会儿。

    杏花吹落,落满头顶,洒在地上,这个年代的空气很好,风景很好。

    人也很好。

    未来可期待。

    宁泰安抱着睡着的安平往家里走去。

    山头上的小院,古香古色又精致美丽。

    这就是他这辈子的家。

    “姐,给你。”宁泰安把手里抱着的熟睡的安平交给宁宴。

    宁宴把小人儿给放在床上。

    看一眼宁泰安说道:“你现在还是处于学习时候,不要总是往薛先生的实验室跑,听说前两日你把实验室给炸了。”

    “科学家的事儿能够叫炸吗?”宁泰安反驳一句。

    见宁宴有啰嗦下去的意思。

    赶紧转身跑了。

    就在宁泰安跑出去的一瞬间,躺在床上熟睡的小安平猛地睁开眼,哇哇哭了起来。

    宁泰安听见哭声,跑的更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