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玄幻小说 > 无敌从时空吞噬开始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晚上别出门(第五更)

第一百一十五章 晚上别出门(第五更)

本章更新时间:2020-03-22 18:01:38
    如果不是知道镇妖司现在的窘境,不是知道陆铭的实力,众人肯定怀疑那个所谓的贼人就是镇妖司的人。

    否则的话,怎么会跟镇妖司昨天张贴的布告衔接的这么好。最关键的是,陆铭代表镇妖司做出的回应,并没有毛病。

    镇妖司早已提前贴出布告,让外来散修登记入册,由镇妖司集中辖管。但可惜一天过去,并没有一个人登门,继而出现遭劫这样的事。

    这个时候再来找镇妖司报案,镇妖司当然有理由推拒,谁也挑不出理来。

    那群散修愣在当场,台阶上跪着的五人更是一时间无言以对。

    “怎么还不走?本官可以在此放言,如果是本城百姓或是登记在册的外来者遭难,只要确认属于妖邪作祟,我镇妖司绝不推诿,一定秉公执法。”陆铭正气凛然扬声道。

    好!

    远处传来百姓们的轰然叫好声,甚至还有人高呼‘陆青天’、‘公正严明’之类的字眼。

    反正这次遭劫的也都是外来散修,那些百姓对他们大都没什么好印象,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怎么可能偏帮他们?

    “至于你们嘛……现在怎么选?”陆铭又扫向台阶下的一众散修,再给他们一次选择的机会。

    “希望大人说话算话,我们走!”人群中,有隐隐带头者一声低喝,气哼哼地离开。

    其他人一看没什么结果,还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人现眼,也就只能偃旗息鼓,不甘地离去。台阶上的五人,也就灰溜溜地逃走了。

    “我们回去。”陆铭没有在门口逗留,率先转身回去。

    “副统领,那个神通者……是不是那位数次相助的高人路平?”赵青云追上陆铭,带着几分好奇和猜测低声问道。

    陆铭微微一笑道:“谁知道呢,也许只是那些人无中生有而已。”

    对于赵青云能猜到这里,陆铭早有心理准备,反正也没有人知道路平究竟是谁,能猜到又怎么样呢?

    回到正堂,执法堂众人还在兴奋议论刚才如何解气,如何让那些散修哑口无言,徐奔则是微微正色道:“副统领,那些人恐怕不会善罢甘休,而且至今也没有人上门登记入册。”

    陆铭好整以暇道:“不用着急,这不才一天嘛,我们给足他们考虑的时间。”

    徐奔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抱拳离开了。

    “我会继续让暗语堂的人盯住那些散修,以防他们对百姓暗中出手。”赵青云语含深意地提醒了一句,也匆匆离去。

    陆铭知道这两人的担忧在哪里,今天虽然是以正当理由将那些散修推了出去,但那些人却完全可以钻空子,暗中针对百姓,依然能达到让镇妖司疲于应付的局面。

    只是,陆铭又怎么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谁敢露头,他就削谁。

    “也不对,就算不露头的,也得再收拾一遍。”打定主意,陆铭着令执法堂众镇妖使立刻出门,继续只在城内巡守。

    除此之外,他还传令县衙那边,派出巡捕和城卫,加大城内巡防力度。

    至于城外嘛,自然还是他的天下,也该给那些冥顽不灵的散修再尝点苦头了。

    一个时辰后,陆铭离开青岚城,再度乘风升空,隐藏在云层之上,飞向城北的一处散修聚集之地。

    这里是一个客栈大院,聚集了五十多位外来散修,而且大多数三五成群,并非来自一个势力。

    此刻,这群人就集中在院落中饮酒吃肉,高谈阔论。这其中,大多数都是今天到过镇妖司门前闹事者。

    “小小青岚镇妖司,还想借机逼我等就范,真是异想天开。兄弟们,你们可有良策?”一个中年大汉砰的放下酒碗,气愤难平地大声道。

    “不错,被神通强者打劫也就罢了,怪我们技不如人。但小小镇妖司也想骑在我等头上,这如何能忍。”又一个人站出来喝道。

    一时间,一众散修响应附和,但迟迟没有人给出一个可行的对策。

    这时,一个面容清瘦的青年起身,声音压过众人,文绉绉地道:“小生不才,倒是有一个法子,可以让镇妖司无暇顾及我等。”

    “哦?愿闻林公子高见。”有人急忙递话道。

    “很简单,镇妖司不是要护持青岚百姓吗?我们大可以暗中行事,送给他们几件人命大案,只要能牵制住那些镇妖使,谁又能顾得上我们呢。”那青年笑眯眯地说道。

    “好!”有人盛赞一声,端起酒碗就向那文士打扮的青年敬去,“林公子果然智勇双全,具体如何行事,还请详细说来。”

    那林公子接过酒碗,谢过之后,正待继续将心中计策传与众人,突然发现周围人看自己的眼神都变得惊恐起来。

    甚至有人连连倒退,打翻了满桌酒菜都没能止步。

    “你……”林公子心生不妙,正待询问,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说不出话了。

    噗!

    一道血箭从脖子中间喷射而出,将林公子手中美酒染成红色,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一起滚落的,还有他那大好人头,至死,此人都没有觉察到底是何时被人下手的。

    呼呼……

    寒风突起,却诡异地只盘旋在这一个院落之中,冷峭的声音再一次降临,让院落中的所有人不寒而栗,又想起昨夜的遭遇,更是双股战战。

    “看来你们昨天晚上都欺骗了我啊,有钱财在此饮酒作乐,怎会没有余财交付于我?”声音飘忽不定,风轻云淡,但在每个人心中无疑是噩梦一般,回旋盘绕,久久不绝。

    “大……大人,我们真的没有钱了,在……在这里吃酒,都是赊账的啊。”人群中还是有稍微镇定者,生怕回答的慢了,跟那林公子一个下场,急忙战战兢兢地出声道。

    “是吗?相逢就是缘,我可以给你们活命的机会。”那声音似乎变得缓和了少许,让一众散修都暗中松了口气。

    总算是躲过一劫了!太可怕了,这个神秘人就是噩梦缠身,怎么躲都躲不过。

    “但是……”那声音再起,让所有人又是心中一紧。

    “给你们筹钱的机会,我晚上还会挨个找你们的,每人一百两黄金,赎回你们的命,就当你们去镇妖司状告我的歉意好了。”

    “记住,晚上别出门,就在这里等着我啊。”声音悠悠回荡,如同鬼哭狼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