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仙侠小说 > 帝少溺宠小甜妻最新章节 > 第九十八章:难伺候的一大一小

第九十八章:难伺候的一大一小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4 12:01:31
    云湛上完课,吃了午饭,就去了行政楼二楼的监控室,见到高老师,调出了第一节课的监控。

    在他心里,唐酥也算是一个勤勤恳恳、恭恭敬敬的好学生,应该不会上课讲空话。他怀疑韩婉如不只是打小报告这么简单,她可能还在污蔑唐酥。明明是别人上课讲空话被骆老教授察觉,但是韩婉如就抓住骆教授不认识学生这一点,谎称是唐酥在讲话。

    结果一调出来监控,云湛就无语了,这个憨批还真的在上课的时候讲空话,还讲了好久,他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骆教授对她们满满的嫌弃和无奈。

    于是最后,云湛只能截了韩婉如背后放冷枪的那段视频拷进U盘里面。

    就算唐酥真的讲空话了,那他妹妹,也只能由他来教训,韩婉如算个什么东西?

    -----

    晟煜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

    君煜像一座雕塑一样呆了很久,晟煜的创办史上,从来没有一个问题可以让他想这么久。无论是多么艰难的情况,君煜下手都够稳、准、很,非常的果断,当然他的果断之后,也经过了缜密的思考。

    这个让君煜想了很久的难题,就是唐酥莫名其妙发来的那句话。君煜怕他说错了什么,一直不敢回复,所以拖到了现在。

    就在君煜久思无果的时候,唐玖放在外衣口袋里面的手机响了。君煜犹豫了一下,还是翻出了他的手机。

    来电显示是“妹妹”。

    君煜知道唐玖给唐酥的备注是“AAA小公主”,他当时还问了为什么前面要加“AAA”,唐玖说,为了确保这个号码在他通讯录的第一位,他可以以最快速度找到她,并给她打电话。

    既然这样,这个电话应该是唐沐儿打来的。虽然唐酥和唐沐儿的关系很僵,但是她们和唐玖的关系都很好。唐玖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一碗水端平,两边都使劲宠。但是唐酥比较会撒娇,会哭的孩子有奶喝,所以唐玖可能还是更宠着唐酥一点。

    君煜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喂?哥。”唐沐儿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来。

    “他在洗澡,是我,君煜。”君煜说道。

    “……”唐沐儿作为一个资深腐女,在电话的另外一头,不由自主地露出了标准的姨母笑,但她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那他方便接电话吗?”

    君煜走到休息室门口,听了听里面的水声,说道:“可能不是很方便,你愿意的话,和我说也是一样的。我会传达给他的。”

    “是这样的,唐水仙奶奶说林姨的手艺不好,晚饭想去外面吃,希望他陪她们吃完晚饭后,能陪她孙女韩月去逛一下街,最好能买几条漂亮的裙子,让我来问一下。”唐沐儿说道。

    “把电话给老太太,我来和她说。”君煜从唐沐儿的表述就听出了这通电话必然是唐老太太逼着唐沐儿打的。

    “好。”唐沐儿把手机开了免提,放到了唐水仙面前,“奶奶,我哥哥的朋友说要和你讲几句。”

    “我要他和我来说话,你是谁?他助理吗?”唐水仙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了出来。

    “我是他的合伙人,晟煜集团的董事长。唐太太好。”君煜简单地自我介绍了一下。

    唐水仙的态度一下就变好了:“啊,您好,您好。”

    “我们手上的项目正在关键时期,就在刚才,唐先生还在和我讨论细节,他现在因为一点事情要去处理一下,所以不在我办公室,不能接电话。还希望您可以见谅一下。”君煜的声音很冷,虽然语句很是客气,但就会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不打紧不打紧。”唐水仙边说话边摆手,“我也就一些家事找他。”

    “这些家事重要吗?不重要的话……”

    “哎哟,这挺重要的,关乎他终身大事。”唐水仙一笑,露出一颗门牙。

    “……”君煜用脚趾想想就知道这老太婆肯定在想方设法找机会,让韩月和唐玖多接触,以后可以嫁入豪门,于是他声音一寒,开始忽悠她。

    “我们这次的讨论很重要,唐总是打算放弃了吗?违约金、直接损失和间接损失加起来应该会上亿,我想就算是唐家,也没有办法无视这个损失吧?”

    “啊?上亿?”这个有点小聪明,但没点见识的老太婆果然被唬住了。她慌忙看向唐沐儿。

    唐沐儿微微一笑,颇有千金小姐的风范,她温言道:“他是我们公司的合作商,我哥应该在和他谈项目。”

    “欸,原来是大老板啊,失敬失敬。”唐水仙满面笑容,“不知您姓啥名啥?多大年纪?有无婚配?我们家小唐晚上要和我孙女吃饭,要不您一起吧?”

    还没放弃拖着唐玖去吃饭呢……君煜慵懒地往桌椅的靠背上一靠,两条修长笔直的腿随意地交叠起来,“哦?唐总刚刚还和我说要去和客户吃饭呢。不知您是哪位?可以安排唐总的行程?”

    “我是他长辈。”唐水仙老气横秋地说道,“他当然会听我的。”

    “有您这么一个不识大体的长辈,他也是比较倒霉。”君煜说道。

    “我怎么就不识大体了?你看不起女人吗?你们这些男人,都觉得我们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说到底呢!还不是我们女人把你们生出来养大的!”

    君煜也是笑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说是我们这近亿的项目重要,还是陪您孙女吃个饭、逛个街重要?”

    “哼,若是他陪我孙女吃饭,我孙女就有可能看上他,那他的人生大事不就解决了吗?他们唐家的儿媳妇和孙儿难道值不了一个亿。”

    唐沐儿整了整刚才因为老太太的拉扯而微乱的衣衫,寻了个凳子坐下,安静地听君煜怎么收拾这个蛮不讲理的老太婆。

    “唐家的儿媳妇和孙儿当然值这一个亿,可您孙女,配当唐少奶奶吗?”这个韩月,君煜有些了解,说高不高,说胖不胖,长得中规中矩、普普通通,读完初中读了技校,没考上大专,所以和唐酥一般大的年纪就跟着她姥姥到唐家当寄生虫了。

    “小崽子,我老太婆吃的盐都比你吃的饭多,你又看不起妇女,又看不起我们农村人,你这种人也配当公司老总?还什么社会精英呢,我呸!信不信我老太婆豁出一条命让你身败名裂!”

    君煜也算是知道唐玖为什么逃难到他这来了,这人胡搅蛮缠,根本不讲理,以自己为中心,自私自利。而且仗着自己烂命一条,像疯狗一样会咬着你不放。

    这人,照着君煜的想法,给她制造一点小意外,是最省事的做法。但唐家念着那一点点稀薄无比的血缘关系,和代代传承的家训,不愿意做得那么绝情。

    “来啊,看看你那条烂命算在我头上,我会不会寝食难安。”君煜一点都没有把唐水仙的威胁放在眼里,他泰然自若,“还有,我非常尊重广大妇女和来自贫寒地区的同胞,请你口下留德,不然,我会把这电话记录交给我的私人律师,告你诽谤。”

    唐水仙没点法律基础意思,但她知道“律师”是个什么东西,在她的印象里,律师参和进来的事情,都是很严重的事,总之不是她可以解决的事。当下,唐水仙不是很敢耍赖皮。

    这时唐玖擦着头发,裸着上身,洗完澡出来了。看见君煜拿着他的手机有些不解。

    君煜捂住话题,向唐玖解释了一下刚才的事情。

    唐玖当下就炸了,一把抢过手机:“妈的,这么大的公司要管,老子忙的很,来我家就给我安安分分地呆着,爱住不住,不住滚蛋。”

    “你怎么对你长辈说话的!你爸妈怎么教你的?你爷爷见到我都要喊声表姐!”唐玖这么拂了她的面子,自我感觉良好的老太太根本受不了。

    唐玖一下就挂断了电话,很生气地“呸”了一声:“倚老卖老,为老不尊!”

    君煜还是第一次看见好脾气的唐玖如此失态,不由轻笑一声,还打趣他:“不如你和她孙女处处?要是真对胃口,这老太太也可以消停一些。”

    “……”唐玖没有想到连君煜这么正经的人,也会拿他开玩笑,很是无奈,“对她孙女,你提得起兴趣来?别说这老的是个麻烦了,就这小的。她真的是没有公主命得了公主病。我看着眼珠子都疼。我一直想找一个温婉的女孩子,你难道不知道吗?”

    “说来奇怪,她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疼儿子疼得不要不要的,女儿看都不看一眼。但她儿媳生完这一个女儿后,她儿子就因为欠赌债,被人废了,失去了男人的尊严,生不了了。要不是我爹帮她们还了这赌债,估计他们现在也不会这么好过。”

    “照理说这人应该是重男轻女的,但是却对这孙女疼得不要不要的。你觉得奇怪吗?”

    “疼废了。”君煜言简意赅地评价。

    “可不是吗?”唐玖一脸嫌弃,“脾气比唐酥还大,酥儿吧,虽然有些时候的要求很没头没脑,但太过分的要求她不会提,就算提了,你好好给她讲道理,她还是会听的,对吧,讲道理,凭我的三寸不烂舌,没有我讲不通的道理,是吧?但那韩月,就不和你讲道理啊。”

    “这韩月觉得,她说的都是对的,她做的都是对的,就算她说错了,做错了,你也要觉得她是对的。这可笑不?”

    君煜懒得听唐玖抱怨,这两货,在他眼里纯属跳梁小丑不足为惧,他这回基本上就是打算隔岸观火了。

    他一直很欣赏唐玖的,但是现在看唐玖这烦躁样,突然觉得,他一直以来欣赏的是唐玖办事的能力以及效率。

    他们合作了很久,唐玖一直给君煜提供资金方面的物质支持,君煜羽翼渐满的同时,唐氏集团也在日渐强大。但是他们之间合作关系是,君煜指挥,唐玖干事。以至于君煜有句话说了很多遍:这件事,让唐玖去做。他办事,我放心。

    如果唐玖只是一个助理的话,那他一定是一个比宁安还出色的助理,将来会是君煜的左膀右臂。可是唐玖以后是唐氏的总裁啊,他是决策者,不是执行者。难不成唐玖真给他办一辈子的事?

    面对事情的时候,唐玖应该想出解决的办法,让下面的人去办,而不是等着别人给他出主意,然后自己屁颠屁颠地跑东跑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