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仙侠小说 > 帝少溺宠小甜妻最新章节 > 第九十七章:护短的云湛

第九十七章:护短的云湛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4 12:01:31
    “嗯。”云湛冷冷地看了她一眼,面容很是冷漠。他刚才就在这里了,把骆教授和韩婉如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护短的他,已经把韩婉如的言行记在了他的小本本上。

    “您怎么在这?”韩婉如问道。

    “我第二节在这个教室有课,你有什么问题吗?”云湛俊逸的面庞在有些黑的楼道里面显得棱角分明,十分有男人味。

    这颜值看得韩婉如也是一呆一呆的,但她很快就恢复了过来,朝着云湛落落大方地笑道,“我是纺织工程一班的韩婉如,以后我若是选修云教授课,希望您能关照我一下。”

    “不必了,纺织工程的选我的课干什么。难道你要转到医科来?”云湛丝毫没有给面子,连一个好脸色也没有。

    “虽说医学是枫大的招牌专业,但这纺织工程也算是枫大数一数二的特色专业了,我暂时没有转专业的想法。当然主要原因还是这医学据说学起来很难,弄不好发际线会后移,哈哈。”韩婉如开了一个笑笑的玩笑,最后还轻笑了两声,希望可以缓解一下氛围。

    “那就希望你学这纺工不会秃了。”云湛冷冷地说完,就进了教室。

    韩婉如热脸贴了一回冷屁股,当下黑了脸,银牙一咬,堵着气,扭头就走了。一个大学教授牛逼死了吗?在枫城买得起车房吗?真是的。把精力花在他上面,还不如想想办法拿下唐酥那个有钱的男朋友。

    云湛将上课要用的资料随手放在了讲台上,微微偏头对骆老教授打了一个招呼:“骆教授。”

    “是云教授啊。”骆教授看着云湛,笑道,“云教授真是年轻有为,医院和学校来回赶,真的是辛苦你了。”

    “呵呵,应该的,为国家做贡献,不辛苦。话说,刚才,有学生打小报告呢?”云湛飞快地结束打招呼环节,颇有深意地问道。

    骆老教授面色一僵,然后摇着头说:“让云教授见笑了。上课讲空话虽然可恶,但这样背后放冷枪的行为也着实可憎可耻啊。这年轻人啊,都怎么了,既然是室友,为什么不帮衬着一点呢?”

    “想要压人一头也可以从学习和正规竞赛里面来,也是愚笨,用了这种方法。成绩可嘉,人品不足。”云湛绵里藏针地说道。

    骆老教授听完,叹了口气,摇着头走了。

    云湛看着空无一人的教授,想了想“韩婉如”这个名字,冷冷地勾了勾唇,修长白皙的手指点开手机通讯录,拨出了一个号码。

    “喂?是老高吗?嗯,是我。想让你帮个忙。帮我调一下西区227教室刚才那节课的监控,我吃完饭来你办公室看,嗯,谢谢了。”

    他挂断电话,看着陆陆续续走进教室的学生,收敛了一下刚才想要整人的冷意,恢复了他温文尔雅的教授形象。

    唐酥和秋乐丝毫不知道刚才韩婉如已经在背后捅了她们一刀,她们上完大物课,就去食堂吃饭,抱怨完几个食堂一成不变的菜品后,早早地去了下午第一节上课的教室。

    根据枫大的规定,夏令时是下午两点开始第一节课,冬令时是下午一点半开始第一节课。现在寒假放完刚刚开学,还是用冬令时。

    枫大很多人都会选择吃完饭就去下午课的教室里面,做个作业,睡个觉什么的。唐酥她们也不例外。

    这样做不仅可以占一个好位置,对她们来说,还可以最大幅度地避开韩婉如。

    韩婉如每天中午,都会提前订好外卖或者去食堂打包到寝室,吃完后就上床睡觉,无论是冬令时还是夏令时,她都这样,雷打不动。而王香丽虽说也会早早地到教室占位置,但没有了韩婉如在身边的她,废话都会少一点。

    唐酥自打高中开始,就有上学日睡午觉的习惯,如果不睡,她下午上课的时候百分百会睡着。

    说起来真是奇怪,晚上有丁点声音都睡不着的唐酥,却可以在老师高谈阔论的专业课上睡得醒不过来,甚至时不时眼睛能够睁一下,手可以动一下。

    但秋乐却是一个没有床不午睡的人,看着唐酥把帽子盖上埋头要睡,忍不住想逗逗她:“酥儿,我跟你说个事好不好?”

    “什么事?”唐酥天生就是一个极具好奇心的人,忍不住掀开帽子,露出半张脸看着秋乐问。

    “你这样趴着睡觉,对脖子伤害可是很大的哦。”秋乐说道。

    “不然呢?”唐酥没有听到有趣的事情,瞬间兴趣减半、睡意加倍,“难道我还能躺着睡吗?”

    秋乐伸出手,揪住唐酥的帽子,不让她缩回去继续睡觉:“你是不是每次睡觉头都是偏向同一边的?”

    唐酥想了想,回答道:“好像是的,我头一般都是枕在左手上睡的,怎么了?”

    “我跟你讲,经常头朝一边睡觉的话,两边脸会有大小的哦。”秋乐神秘兮兮地说道,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那还是希望你的龋齿快点好吧,经常用一边的牙嚼东西的会,两边脸也是会有大小的。”唐酥牙尖嘴利地回敬。

    “没意思。”秋乐被戳到痛处,灿烂的表情立刻冷淡了下去,缩回去看她的书了。

    唐酥盖上帽子,但却没有马上睡觉,而是拿起了挂在脖子上的手机,玩弄了一会才睡觉。

    于是正在办公的君煜就收到了一条莫名其妙,但是来自唐酥的信息。

    -如果有一天我不好看了,而且是一边脸大,一边脸小的那种不好看,你还会不会喜欢我?-

    君煜看到这条讯息的时候,不由地有些头疼。这丫头又怎么了?

    君煜拿起手机,修长漂亮的手指在屏幕上敲了几个字,但又一个一个的删掉。如此重复,反复多次。

    良久后,他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头疼。

    -咚咚咚-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了。

    “请进。”君煜放下手机,十指交叉放在桌上,表情虽然经过调整,但还是有些凝重。

    唐玖开门进来,被君煜这凝重的表情给下了一跳:“怎么了?什么事情这么严重?冷家动手了?还是君家那里有新的情况?不应该啊,他们哪来的底气,随随便便就敢动我们?”

    “不是,是我的私事,说一下你来干什么吧。”

    “不干什么,我逃难来了。”唐玖耸了耸肩,一摊手,说道。

    “何解?”

    “那一老一小两个祖宗来了,今天上午到的,我招呼她们吃完饭,就借口公司有事跑出来了。但我公司又没什么事,只好到你这来了,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唐玖面色晦暗。

    “对不讲理之人,不必以礼相待。”君煜淡淡地说。

    “你说得轻巧,但我毕竟姓唐啊,那老的怎么说也是我长辈,那小的是我有点点关系的妹妹。”唐玖翻了个白眼,寻了个地方一屁股坐下。

    虽然面对唐酥的时候,君煜也是用这个道理劝她的,但是面对唐玖,君煜就不是这个态度了。

    凡事都有一个度,唐酥没有遇到过大的事情,他担心她把握不好这个度,就算要历练,一开始也不应该用这么棘手的事情练,但是唐玖就不一样了。唐玖作为唐家的继承人,不应该在这点小麻烦面前退缩。

    “世人接有眼,孰是孰非还是分得清的。要是她们真做了什么事情,你们不顾情面把她们赶出去也情有可原。就算这件事被有心人加以利用,只要证据充足,澄清地及时,是不会给唐家造成大的损失的。”

    君煜循循善诱:“而且别人会引导言论,难道我们不会吗?你不用过于担心对她们动手会照成的不良影响。”

    “哪有那么容易,那老的精得很,小的对老的言听计从,没那么容易犯错。”唐玖叹气。

    “她们不会主动犯错,难道你不会诱导一下吗?”君煜皱眉。

    “都跟你讲了,这老的精得很,说着最过分的要求,掉着最委屈的眼泪。你以为我老爹这点办法都没想过吗?要是可以成功,他跑了干什么?”

    “唐叔叔受家规辈分的影响太深,说到底是老实人,心太软。那老太太利用这点,才在他面前变本加厉、为所欲为。”

    “但你也不想想,他让唐家屹立枫城不倒多年,铁憨憨可做不到。这老太太虽然棘手,但他也不会束手无策,几次下来,他心里也一定有了一些应对之策。”

    “或许是不忍出手,又或许是想让你有个历练的机会,或许两者都有,所以这次才和唐夫人一同去度假了。”

    唐玖听着君煜的一顿胡扯,一点都不觉得有道理:“你怎么不说他就是想和我娘出去玩了,所以才把我一个人仍在家里?”

    “……”君煜沉默了一会,接着扯淡,“唐叔叔的心思不是我们参得透的,你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解决她们吧。”

    “怎么解决?好吃好喝供着呗。”唐玖很生气地说,“我只一个小辈,而她是我长辈,我有什么办法?”

    “她难道就到你家来住一段时间?没什么目的?”君煜能够感受到唐玖的无奈和暴躁。但他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主,于是打算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帮着唐玖想想办法。

    岂知唐玖连说都不愿意说,他烦躁地摆摆手:“不说了,你这有浴室吗?我澡都没洗就出来了,一个上午给她们跑这跑那,汗都出来了,真是的。”

    “我办公室的休息室里面有浴室,那边衣柜里靠左边的衣服都是新的,我们身高体重都差不多,我的衣服你应该可以穿。”既然唐玖不愿意说,那君煜自然不会逼问。

    “知道了,我去了。”唐酥把外套一脱,往椅子背上一搭,打开休息室的门,进去了。

    君煜则叹气一声,继续低头思考唐酥给他出的难题。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字面意思?让他回答yeso

    o?还是有什么深层次的含义,她要考考他?

    这姑娘的心思,君煜表示猜不透,而且他也不敢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