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仙侠小说 > 帝少溺宠小甜妻最新章节 > 第九十五章:撕破脸的韩婉如

第九十五章:撕破脸的韩婉如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4 12:01:31
    “玩死我?”唐酥也以为韩婉如这前后的变化而惊了惊,但她很快就恢复了自然,看来这才是韩婉如在真面目啊,“就凭你?省省吧。”

    韩婉如笑了笑,她从岌岌无名到现在的枫大女神,其中她经历了什么,干了什么,可不是唐酥能够猜到的。

    背后爱说人闲话这个毛病,可是很常见的,她就不相信王香丽这次收到的惩罚传出去,不会引人闲话!到时候她只要稍加引导,关于唐酥的舆论就会越来越多,到时候,就看唐酥能不能顶着压力在学校继续上学了。

    哼。

    众口铄金、人言可畏。

    言语,也是可以杀人的。

    就算不能真的给唐酥很严重的伤害,也可以影响唐酥的名声和学习,再不济,也可以让她若干年后回忆起大学生活,觉得灰暗无比!

    韩婉如放完狠话就没有再说话,而是沉默地玩手机。

    唐酥看她这副样子,扁了扁嘴,招呼秋乐一起吃晚饭了。

    秋乐看这饭盒里的食物也是惊呆了:“可以啊,大手笔,居然从高档餐厅订餐,这一餐要多少钱啊?可能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吧。”

    “你一个月生活费多少?”唐酥好奇地问道。

    “两千。”秋乐说道,“狠吧?以枫城的消费水平,就给我一个月两千,我都没有办法出去吃上两餐。什么美团淘宝,我每个月过了十五都要卸载,不然我月末吃饭的钱都没了。”

    “夸张。”唐酥给了她一个白眼,“我一千五都活过来了,你两千有这么惨吗?”

    “你怕不是忘了,你每个星期都回家好不好?省了多少钱?真是的。”秋乐很不服气,“我要是要回家的话,那至少还要车费。”

    “当年我报考枫大的时候,想着,枫大这么近,开车也就一两个小时,我每个星期都可以回去。现在才发现我当时想得太多了,我现在一个月都懒得回去一次。回去个锤子,路上就要半天,在家呆一会,凳子都没捂热乎就要回来了。还不如在寝室呆着玩手机呢,偶尔也可以出门做志个愿。”

    秋乐抱怨道:“这寝室小的可怜,还要住四个人,这学校也太穷了吧?就不能装修一下吗?我们这老校区待遇也太差了吧,待遇上不去,没有办法吸引考生报考啊,你说呢?”

    唐酥还没有发表看法,她们两个就被王香丽吼了:“你们烦不烦啊,又吃饭又聊天,啊——”

    她喊着说话就算了,后面还大吼了一声。

    唐酥和秋乐被这样的高分贝给下了一大跳,不约而同地又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流泪满面的王香丽。

    “你有病啊,我们吃饭怎么了?聊天怎么了?你管的什么时候这么宽了?”秋乐狠狠地瞪了回去。

    王香丽那狰狞的表情像是恨不得扑上来把秋乐撕碎一样。

    “你大可以接着闹,看看是你滚出枫大还是我滚。”唐酥看着面目狰狞的王香丽,冷静地说。她长这么大,还没遇到过这么难搞的人际关系,一时间僵裂成这样,也有些措手不及。但她也知道,这种事情必须要面对。

    生事的人并非是她,一味的躲避解决不了什么事情。她必须让王香丽知道,她对她的所作所为很是反感,并且不会一直躲避下去,如果她还要这样,那么就要付出代价。

    王香丽闻言,气势一滞。显然对于唐酥,她现在还是很怕的。

    韩婉如刚才被王香丽这么突如其来地一吼,给惊了一下,手机都差点掉了,再加上王香丽毁了她衣服的事情,她这次都不愿意给王香丽说句话。关键是说了也没用,这寝室,就她们四个人,说个谁听呢?

    秋乐看了眼缩回去的王香丽,和头也不抬的韩婉如,觉得自己再和这两玩意呆下去,可能连吃饭的心情都会没有。

    这两个极品室友,她也和她父母说过,希望她们可以给她想点办法,让学校给她换个寝室。

    可她父母却说,室友来自天南地北,什么样的人都可能变成你的室友,遇到奇葩有什么好奇怪。你要是看她们不爽,你大可以让她们更不爽。凭什么是你要换寝室,就不能她们换寝室?

    最后,又开始教训她:这么点事都处理不好,像你这种人,以后怎么去社会呢?

    秋乐当时很生气,气呼呼地就走了,这些话都听不进去。

    不过,现在唐酥男朋友的出现,让她看到了把这俩一唱一和的极品修理一番的希望,让她们经历一下社会的毒打,看她们以后还敢不敢阴阳怪气地嘲讽人了。

    直到她们吃完饭,寝室里面都没有一个人说话,气氛沉默地可怕。

    唐酥给秋乐使了一个眼神,秋乐心领神会,把她桌上的饭盒和剩饭整理好,用垃圾袋装好,带上手机,和唐酥一起出门了。

    一出寝室,秋乐就想欢呼,啊啊啊,外面的空气好新鲜。

    “好气哦,好端端地吼什么吼,连说句话都不让了?是不是脑子有病?”

    “这几天还是别惹她,虽然我们占理,但她也不像个讲理的人,要是上来和我们动手……”唐酥回忆了一下刚才王香丽的神情,觉得有些后怕。

    “她要是敢动手,那她还能在枫大呆下去吗?”秋乐不认同唐酥的猜测,“难道她辍学?拿一个专科文凭?或者回去重读高中,明年再来?”

    “被肾上腺素支配的大脑,有什么是不可能的?要是人人都时时刻刻保持清醒,这世界上的命案可能都会少一点。”唐酥说道,“而且你注意到了吗?她和她爹打电话的时候?”

    “嗯?”秋乐先是一愣,随后她想起了些什么,表情变得古怪起来。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王香丽在和她父亲打电话的时候,她父亲的声音很响,就算不开免提,她们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而且那言语,极度的粗鄙不堪。就算他说的是家乡话,秋乐也知道他在骂人。

    “她那个满口脏话的爹啊,有这样一个爹也难为她了。”最后,秋乐叹了一声,“生在那样的家庭。”

    “出生不能选择,但她可以选择怎么活着。**、社会对她的支持,加上枫大这么好的学习环境,她完完全全可以把自己变得更好,然后摆脱原生家庭对她的影响,可她爱到处传别人的八卦,说韩婉如有多好,期末还差点挂科。”唐酥说道。

    “原生家庭的影响哪有这么好摆脱,影响多多少少还是有的,我现在有点庆幸我投胎了一个好人家。不过话又说回来,人各有命,看各自的造化,有些时候,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苦难的童年还能造就伟人呢,说白了还是看自己。”

    唐酥把手里的垃圾袋往大垃圾桶里面一扔,拍了拍手:“我们去哪,我可不想回去了。”

    秋乐早有想法:“我想去看看云教授。”

    “看他干什么?而且你确定他在学校吗?”唐酥对这时时刻刻心心念念着云教授的花痴有些无语。

    “哎呀,我不管,我就想去医学院看看嘛。”秋乐撒娇道,“或者你打个电话问问他呗,你不是他表妹吗?他肯定会告诉你的。”

    一直和云湛很不对头的唐酥自然不乐意:“我有病吗?莫名其妙地给他打电话,就问问他在哪?我这不是把我脸送上去让他打吗?”

    秋乐知道唐酥不会乐意,而且她就是想远远地看云湛一眼而已,所以秋乐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她坚定地拖着唐酥向医学院的方向走去。

    “欸欸欸,我不去!”唐酥反抗。但她还是被秋乐,拖走了。

    “我等会请你喝奶茶!”

    唐酥被一杯奶茶收买,放弃反抗,乖乖地跟着秋乐去了医学院,她丝毫没有想起君煜临走前的叮嘱。

    “我就说不一定在嘛。”唐酥跟着秋乐在云湛的办公室门口晃悠了半天,都没有看见云湛半个人影,唐酥喝了一口奶茶,接着说,“他虽说是枫大的教授,但也是医院的医生,大部分时候他还是在医院的。而且他带的是研究生,研究生在医院实习,我感觉他就挂个名,基本不来枫大。”

    “我敲,我不信,我们再找找。”秋乐不甘心自己一杯奶茶把唐酥拐过来,就这么一个结果,于是她拉着唐酥,把医学院上上下下都翻了一遍。

    不过最终,她们还是连云湛的一根毛都没有看到,最后,执着如秋乐,也只能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迈动又酸又胀的双腿回寝室了。

    第二天,又是兵荒马乱的一天。

    七点十分,唐酥再也没有办法赖床不起了,她在心里哀嚎一声,一个不是很标准的“鲤鱼打挺”起床,然后就是洗脸刷牙,七点半她和秋乐就背着书包,匆匆忙忙、风风火火地下去吃早饭了。

    八点上课,现在这个时间了,她们肯定没有办法坐下来好好吃顿饭了,于是只好在一楼买了两个菜包和豆奶,边走边吃。

    都说最狼狈的时候回遇到熟人,唐酥吃着菜包,还要快步赶路,一不小心里面的菜馅就漏了出来,在她面前掉了下去,唐酥没有时间惋惜她阵亡的菜馅,只来得及看了一眼,就想匆匆往前赶路。

    但是很不巧的是,她一抬头,就看见了熟人。

    “额,孟老师,早啊。”唐酥结结巴巴地和孟主任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