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仙侠小说 > 帝少溺宠小甜妻最新章节 > 第一章:十八岁生日

第一章:十八岁生日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4 12:01:31
    “唐小姐生日快乐,这是宋家的生日贺礼。”一个中年男子恭恭敬敬地把一个包装精致且沉重的盒子递给唐酥,唐酥笑着接下,等中年男子转身后,她就扔给了身后的佣人。

    君煜在一旁看着这一切一言不发,生日礼物这种东西唐酥可不稀罕。

    但唐沫儿看着唐酥的所作所为就心头不爽了,“酥儿妹妹,这可是宋家的一片心意呀,你这么不当回事,让别人看见了,可要说你刁蛮不讲理了。”

    唐酥冷冷地看了眼她,“说我又不是说你,你管的着吗?多管闲事。”

    唐家两姐妹的关系可一点也不好,唐沫儿是被唐家收养的,长了唐酥将近一岁。

    唐沫儿觉得是唐酥抢了唐家本来应该给她的爱。要是唐酥没有出生,那么唐家人所有的爱都是她的,结果这个可恨的小东西抢了原本属于她的东西。

    而唐酥也是这么想的,明明她才是流着唐家血脉的正版大小姐,这个唐沫儿算什么?一个躺在路边被人抛弃的野种,有什么资格与她称姐妹?她只有哥哥没有姐姐!

    君煜看着满脸不爽的唐沫儿,和毫不犹豫针锋相对的唐酥,不由得在心里觉得唐沫儿胸大无脑,不会审时度势。

    这姐妹两势同水火的关系,唐家人不是不知道,只是觉得没有必要处理,要是真的处理起来,吃亏的还能是唐酥不成?

    要是唐沫儿聪明一点,就应该乖乖地当好自己的唐家大小姐,这样保准一辈子衣食无忧。可她偏不,偏要和唐酥针锋相对,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这么想不开。

    一旁来敬酒的人看着两“姐妹”斗嘴,无语地同时,还不知所措,这杯酒拿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君煜抬手接过,面无表情地喝了下去,“酥儿还小,不要递酒给她。”

    但是这种宴会不喝酒也不礼貌,于是君煜又说了一句,“我来喝吧。”

    “好好好,君少好怜香惜玉呀,那我们和两杯。”有人赶紧捧场,同时递给了君煜一杯酒。

    君煜平时可不会什么人给的酒都喝,今天是唐酥的生日,君煜自然不会不给唐酥面子,连眉头都没皱就喝了下去。

    一旁的唐沫儿看见这一幕觉得十分刺眼,这个现在只有21岁的男人,用了短短十三年的时间,让枫城沧海桑田,十三年前被人所唾弃的私生子,如今变成了所有人都高攀不起的帝少。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十三年陪在唐酥身边,细心照顾,无怨无悔。

    唐酥怎么就这么好命呢,大冷天掉进结冰的河里,却被君煜救了上来,还把她背回了唐家。救了她的命还不说,还陪了她这么多年。

    唐沫儿越想越委屈,不由得红了眼眶。她能不嫉妒唐酥吗?她也想要唐家正牌小姐的身份,也想要君煜的喜欢。

    有了这么一段插曲,唐沫儿再也没有了和唐酥拌嘴的心情,沉着脸走开了。

    唐酥看了唐沫儿一眼,有些得意地挑挑眉,她怎么给忘记了呢,唐沫儿喜欢君煜呀,自己怎么这么蠢,和她拌嘴干什么,有失风度,有失风度啊。

    这么想着,她开心地挽住了君煜的胳膊,“煜哥哥,我们去吃我的生日蛋糕吧。”

    君煜看着突然笑得灿烂的唐酥,有些无语,他怎么会看不透唐酥的小心思,不就是要用他去刺激唐沫儿吗。这小丫头怎么还这么小心眼,都十八了,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幼稚。”君煜轻轻地说了一句。

    “你才幼稚。”唐酥不开心地扁扁嘴,毫不犹豫地说。

    君煜叹了口气。

    “阿煜,今天我爹把君家人也请了……你……”唐酥看着君煜犹犹豫豫地说。

    “你的生日宴会,自然是要请君家的,怎么了?”君煜面不改色。

    “可是你……”

    “我?”君煜冷冷地勾唇一笑,“酥儿,我早就不是君家的人了,你不知道吗?”

    唐酥切蛋糕的手微微一颤,突然想扇自己一巴掌,提君家做什么,这不是揭阿煜的伤疤吗,“我,对不……”

    君煜打断了唐酥的道歉,他从后面抱住了唐酥,把头搁在了唐酥的肩上,“酥儿,我这辈子就两个亲人,从八岁那年开始,就只剩下你一个了。”

    “……”唐酥一时间不知道能说什么,她平时的伶牙俐齿完全不管用了,现在她只觉得鼻子一酸,然后眼眶都开始泛红了。

    君煜却像一个没事人一样,还拍着唐酥的背安慰她,“今天可是你十八岁生日呢,不能哭噢,开心一点。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呀,你说过今天告诉我的。那颗海洋之心喜欢吗?”

    唐酥转身抱住了君煜的腰,“不要,这不还没十二点吗,才不告诉你呢。”

    君煜顺势搂住唐酥,吻了吻她的头顶,“好的,那我就祝我的小公主每天都开开心心,越来越漂亮懂事。”

    “那我也希望,阿煜可以一直陪在我身边。”唐酥抬头看君煜,认真地说道。

    “我会的。”君煜温柔地笑了笑,“小寿星去招呼一下客人吧,你今天可是主角,大家都看着你呢。”

    唐酥一点也不想去招待客人,她现在就想粘着君煜,然后再把君煜骗上床。

    “先去和关系比较好的家族打声招呼,我们再跳开场舞,然后我就送你回房间,行不行?”君煜知道唐酥不喜欢交际,他也不喜欢唐酥对那些世家公子笑脸相迎。

    “不要,先跳开场舞再去喝酒好不好?”唐酥抬头看着君煜,还朝他眨了眨眼。

    “都依你,我吩咐下去。”君煜想也没想就同意了。

    很快就安排好了,他们拉着手走到了大厅中央。所有的灯光打在他们身上,璀璨耀眼。

    “君煜这孩子对酥儿真的挺好的。”一位貌美的夫人,站在二楼,看着大厅中央起舞的一对人儿,对身边的男人说。

    “心思太重,不是酥儿的良人。”男人闻言,皱了皱眉,“他的野心可不小,万一是想借着我们酥儿上位呢。”

    “清言,你这么多年也就给过他三百万,这是报答他救酥儿命的钱,而他给我们酥儿买的礼物……去年酥儿生日时候的人鱼眼泪就不止三千万啊。”云梦谣轻声说。

    “梦谣。”唐清言的声音染上了一丝无可奈何,“你这是接受君煜了吗?”

    “我知道他心思重,手段狠,绝情又阴毒。可是,架不住酥儿喜欢他呀,他若是真能够对酥儿好一辈子,那我这个做母亲的也心安了。”云梦谣温声细语地说。

    “就怕他不会一辈子对酥儿好,酥儿这孩子……唉,哪会是他的对手!”唐清言忧心忡忡。

    “你倒是随我讲讲,君煜这些年都干了什么,让你担忧至极,你以前不还挺赞同他们在一起的吗?”云梦谣看着唐清言这满脸的愁色,脸色不由地凝重了起来。

    “一言难尽啊……”唐清言长叹一声。若不是君家出事,他可能到现在都只是认为,这个男人只是有些经商天赋加上运气好而已,“你看看现在徒有其表的君家。”

    云梦谣脸色突然大变,“他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