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都市小说 > 外省教师最新章节 > 第十三章 碰瓷心理

第十三章 碰瓷心理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3 15:01:27


    伤神!

    这单纯绝对是在碰瓷!

    她想的是梁飞燕和潘高峰都是高二,梁飞燕是学霸,正好帮帮潘高峰这个学渣,实际上是潘高峰忽悠了单纯,而潘高峰呢,也只想摆脱单纯的唠叨。

    但贾茹对这个潘高峰没有好感,说他油嘴滑舌,心浮气虚,浑身上下就只有他戴的眼镜是个亮点。要是她知道潘高峰住进来,很有可能不答应贾西贝。

    “奶奶的,你说谁碰瓷呢?好事被你说的这么龌龊。”赵弋戈揪住了夏天阳的耳朵。

    夏天阳自知说错话,让梁飞燕给潘高峰补习,说单纯碰瓷;而要贾西贝给夏雨补习,等于说赵弋戈也是碰瓷。

    “你跟着添什么乱?!潘高峰要住进来,你不帮忙想办法,还在这里计较你那点小心思!”夏天阳陡然提了底气,大声说。

    赵弋戈呆了一下,手不由自主地松开了他的耳朵,她知道,潘高峰住进来,没啥好事,她也清楚,单纯有点二的精神,拒绝只会让她发神经。

    “让他住一楼,不就行了?看着他。”赵弋戈回过神来说。

    别墅属于复式结构,一楼一个大厅、两个小房间,二楼三个房间,一个小厅。

    “你倒好,还没有就让他进屋了,什么馊主意!”夏天阳哼了一下。

    “你有能耐,你有能耐!”赵弋戈跟在夏天阳后面嚷嚷着。

    夏天阳突然转过身来,赵弋戈吓了一跳,不觉往后退了几步。

    夏天阳见她眼神不安的大睁着,手指点着她额头,笑着说:“色厉内荏!”

    赵弋戈冲她耸了一下鼻子。

    他决定,找梁飞燕了解一下,如果她不想,自己只有使出“绝招”:逗逼。就是赵弋戈说的,以二对二,肯定四(死),逼单纯打消念头。

    贾茹让夏天阳周五下午陪自己去看看周刚,他答应了,想到贾茹提及黄金强,就打电话给钟琴,让他们“偶遇”一下贾茹,钟琴听了欢呼起来。

    闻道中学距离周刚的家不远,贾茹从县城驱车过来,让夏天阳把车放在学校,回来再取。

    上了贾茹的车,开始一阵沉默,两人平时有事说事,很少闲聊。

    “传媒公司现在不景气了吧?”夏天阳纯属是没话找话,报纸没人看了,电视台节目收视率又低。

    新城市把报社、电视台、电台及网络媒体整合在一起,成立了传媒集团。

    “大不如以前了,现在准备帮他们搭建融媒体。”贾茹的事业从传媒起家,现在在广告上的收入每况愈下,但还是很感激这个平台。

    媒体平台不仅给她带来经济利益,还为开拓其它领域的宣传起了巨大的作用,这不是一点钱财所能做到的,不然,天阳公司不可能发展这么迅速。

    她早说过了,自己已经过了賺钱时代,进入了事业阶段,在传媒平台的收入全部投入到融媒体的建设。

    “搭建融媒体,是纳入政府财政支出的吧?还用你出钱?”夏天阳觉得她多此一举。

    “财政预算有限,现在这类的人才难找不说,佣金高的离谱,财政预算加上天阳传媒的广告收入,勉强还可以。倒是你那几个学生,现在各个了不得。”贾茹说着开心起来。

    贾茹说的学生,就是苏静雅、吴为智和黎友丽。苏静雅现在是网络公司总经理,吴为智和黎友丽为副总经理,三人都持有公司股份,每年营业额一个多亿,今年力争完成两个亿的规模。

    “你让他们来搭建融媒体?行不行啊?”夏天阳觉得网络公司就是在网上卖卖东西,自媒体上植入广告之类的。

    “你别小看你这些学生,今非昔比了,自己各个爱学不说,还为公司培养了很多人才,看着他们,我都觉得自己老了。”贾茹有些感慨。

    不光是贾茹这样认为,就是苏静雅,也觉得自己老了,说这些小年轻比自己强多了,所以现在网络公司人员的年龄结构偏年轻。还经常委派人去省城学习。

    夏天阳每每想到此,联想到朱大民之前说的,人到四十黄土没腰的话,心中就不由升起悲凉之感。

    “哥,我这辈子除了父母,最应该感谢的就是你,是你让我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贾茹伸出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夏天阳笑了笑,没有说话,贾茹每次有所触动时,都会这么说,仿佛不说出来,自己很难受似的。

    夏天阳没有以前那种激情了,每天为了家里的琐事伤神。只是从贾茹、伍佳灿、苏静雅、赵嫦他们的言语中,才感受到自己内心的存在。

    贾茹和夏天阳先去了甘泉家里,屋子里暗暗的,还弥漫着浓浓的悲伤。贾茹表明自己的身份和目的,甘泉的父母只是木纳地一直说着谢谢,再无二话。

    甘泉的未婚妻梁小禾在家伺候着甘泉的父母,实质上她和甘泉已经领了结婚证,只是缺一个仪式。

    梁小禾留下了贾茹的慰问品,再三婉拒了贾茹给的慰问金,有时候温暖也是一种刺激,梁小禾看着甘泉的遗像涕泪涟涟。

    “不管以后有什么事,你随时可以来找我。”贾茹临走之前给梁小禾留了一张名片。

    周刚似乎归于平静,看不到有什么异样,和甘泉在一起奋斗了八年,无数次的挫折和失败,早已经磨练出了坚韧的毅力。

    贾茹和他没有谈及工作,只是了解了一下他现在的生活状况。

    “八年磨一剑,是应该享受成果的时候了,如果想好了,到时候直接去找贾总吧。”夏天阳知道贾茹的目的,顺势推舟。

    周刚点点头,眼里有了泪光,估计他又想到了甘泉。

    令夏天阳没想到的是,黄金强、洪志伟、钟琴这时候来到了周刚家,后面还跟着段太伟和王中旺。

    估计是钟琴告诉了段太伟和王中旺,贾茹的行迹。夏天阳就向贾茹介绍了黄金强、洪志伟、钟琴三人,故意没有介绍段太伟和王中旺。

    夏天阳让他们考虑好了,来找自己的,现在他们两个明显是奔着贾茹而来,看来他们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问题,直接想“碰瓷”来了。

    “实话告诉你们,下阶段,林下经济可能是天阳集团发展的一个方向,你们有经验,我们可以合作,也可以一起发展,你们有什么想法,尽管提出来。”

    贾茹还是很高兴,对黄金强他们做了肯定。

    “您是想收购我们?还是只采购我们的蘑菇?”钟琴问了一句。

    “采购不是我的最终目的,你们先考虑一下。”贾茹说完站起身来就走。

    “天阳集团需要你们的经验和人才,纳入天阳体系,成立公司,你们几个都可以持股。”夏天阳临走之时提示他们。

    钟琴一听,双手搭着黄金强和洪志伟的肩膀,说:“我们的好日子来了。”

    段太伟赶紧过来,说:“老夏,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们?”

    “你不是说你们可以赢利吗?该说的话,那天也给你们说过了。”夏天阳不想多说。

    “夏老师,我们也不容易,你就帮帮我们吧。”王中旺也凑过来说。

    “你看看周刚,看看黄金强,他们哪个容易?你们除了坚持还有什么?做事情不能只靠无畏的坚持,你来的正好,和他们聊聊你们自己,不要顾及自己的面子,你现在的面子不值钱!”

    夏天阳说完就上了车,看得出来,段太伟和王中旺非常失望。

    “你的这帮学生倒是很给力的,你应该感到欣慰才是。”贾茹看夏天阳有些不高兴。他是被王中旺和段太伟气的。

    “也就是这几个拔尖的,书读的少,格局不够。”夏天阳摇摇头。

    “你应该知足了,闻道有先后,别总站在自己的立场,担心他们看不到的东西。自己容易累不说,他们还不一定懂得你这份担心。”

    贾茹规劝他。

    “觉得自己年龄大了,总见不惯他们这种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样子。”夏天阳自嘲。

    “你这是被碰瓷心态,本来你是强势的一方,触碰一下别人,就觉得自己欠了别人似的,一直耿耿于怀;而被你触碰的人,只不过利用你的善心,想得到自己的利益而已。”

    贾茹见他帮人还帮出心病来了,就笑。

    “你别说的这么露骨,你当初不会也这么想的吧?!”夏天阳见她把帮助别人说的这么不堪于心,有些不舒服。

    “这样才显得你伟大,所以我才觉得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贾茹毫不掩饰。

    他看着车窗外的田园风光,无语。

    夏天阳去学校取了车,和贾茹一起去一中接贾西贝和梁飞燕。

    贾西贝又是那么火急火燎地飞奔过来,夏天阳估计这小丫头在课堂上就已经想好了她所觊觎的美食。

    但她同时看到贾茹和夏天阳的车时,一下子站在那里呆了一下,估计在心里权衡该上哪辆车。果不然,她看了看贾茹的车,迟疑了一下,就钻进了夏天阳的车里。

    “老爸,什么情况?两个人来接,我是该受宠若惊呢,还是诚惶诚恐吖?”贾西贝有些“惊魂未定”。

    “你是不是应该给你妈点面子,上她的车呢?”夏天阳看着她笑。

    “你们累不累啊?你这么说,是不是我上了老贾的车,就是不给你面子,是吧?什么逻辑?这与你和老贾同时掉进河里,问我先救谁,是不是一个道理……”

    贾西贝嘴里得吧得吧个不停。

    夏天阳打开车窗,伸出头,让贾茹先回去。

    “你就说吧,我们两个掉进水里,你先救谁?”夏天阳纯粹开她玩笑。

    “我指挥着你,救我妈,行了吗?没劲。”贾西贝撅起个嘴。

    “这就对了,要看自己能不能救。自己会不会水啊,自己体力行不行啊,没能力就不要救,为了两个老家伙,把自己年轻宝贵的生命再搭进去,多不值啊。”

    “或者你拨110,119,120,不要像美国大片那样,为了救一个人,还搭进去几个……”

    夏天阳开启了话痨模式。

    “歪!老夏,你有完没完!”贾西贝打断他。

    “又要去撸串吧?!”夏天阳看着她蔫头蔫脑的样子。

    贾西亚马上笑颠颠地,头伸过来,抵在夏天阳的胸前说:“还是老爸好,你简直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受不了你这话的刺激!”夏天阳揉捏着她的耳朵,贾西贝眼睛顿时迷离起来,那样子很快就会睡着,“睡着了,就不知道饿了。”

    “什么呀,想忽悠我?!老夏,你太精了吧!至于吗!不就是这点钱嘛,没吃东西怎么能睡?快走!”贾西贝一听,马上坐起来。

    “要等你飞燕姐。”

    “哦,那就继续捏吧。”

    梁飞燕从小到大,做事走路都是不紧不慢的,一副弱柳扶风的样子。

    等到梁飞燕出来时,贾西贝在夏天阳的揉捏下还真的是睡着了,夏天阳轻轻地把她送回座位,给她系好安全带。

    “飞燕,潘高峰说想搬过来,你什么意见?”夏天阳看着后视镜中的梁飞燕。

    “你决定吧,我没意见。”梁飞燕只是漠然的说了一句。

    这倒令夏天阳有些放心,说明在她心里,潘高峰的来与不来无所谓。

    “他这人你是了解的,在夏爸面前,你不要有什么顾虑,我想听你的真实想法。”夏天阳内心希望她说不。

    “那就让他搬过来吧。”梁飞燕依然是淡淡的一句。

    夏天阳心里有点失望,他不希望潘高峰过来,只是担心他打扰梁飞燕和贾西贝的学习。

    现在梁飞燕不反对,其实也好,就梁飞燕现在这心境,有个知根知底的同龄人,说说话聊聊天,舒缓一下心情,也不错。

    不过,夏天阳对自己这种想法感到疑惑,潘高峰来也可以,不来更好,自己怎么没有原则性了呢?

    不是夏天阳没原则性,而是两个自己心爱的女儿在左右着他。

    自己是不是太“放纵”她们了呢?但愿不是“碰瓷”,夏天阳心里一直想着贾茹说的被碰瓷心态。

    到地方了,夏天阳正倒着车,贾西贝突然坐了起来,嗅着鼻子。

    “你的鼻子真跟狗鼻子一样,我还没开车窗,你都闻得出来?”夏天阳看她振奋样。

    “你刚才说,是不是鸦片要过来?”贾西贝骨碌碌转着眼珠子。

    “谁?鸦片?鸦片是谁?”夏天阳有些诧异。

    “潘高峰啊,那样子不像鸦片鬼啊?”贾西贝看着他说。

    潘高峰精瘦精瘦的,还戴一眼镜,上次帮他爸看场子,拿着脚靶让学员踢时心里开了小差,脚靶被学员踢飞,正好撞到他的门牙上,现在还打着牙箍,那样子,还真的有些像鸦片鬼。

    “你刚才不是睡着了吗?怎么还听见我们说话?”夏天阳不禁笑了。

    “这是我的金手指,哈哈哈……鸦片鬼,还终于落到我手里了,赫吖~赫吖~”贾西贝大笑一声,又怪模怪样地叫。

    夏天阳听贾西贝这么一说,哑然失笑。

    别看潘高峰这小子嘴甜话多,在贾西贝这儿丝毫不起作用,倒是经常被贾西贝整的没脾气。

    可谓是一物降一物,夏天阳放心了。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