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都市小说 > 外省教师最新章节 > 第十二章 事情接二连三

第十二章 事情接二连三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3 15:01:27


    谋杀?

    甘泉的死引来很多猜测。

    县畜牧集团旗下子公司众多,甘泉上班的地方在邻市一个公司,需要翻越天湖镇的高山过去,那边就是丘陵和平原地带,公司就在丘陵边上的城市里。

    本来集团和他说好,已经给他安排好了车,他随时可以调遣使用。但甘泉山野村夫野惯了,没有让人派车,就骑着摩托车,带着未婚妻先去探访一下公司。

    他没有去过公司,那个地方比较陌生,本来邀请周刚和他同去的,但周刚说家里有事,就没跟他一起去。

    去公司看了一下,回来时,在天湖镇下山时,刹车失灵,甘泉在摩托车坠入悬崖之前,用力把他未婚妻推下了车,自己随着车摔下了悬崖。

    事发后,畜牧集团反应非常快,迅速派人安抚家属,处理后事,与家属协商后,给予甘泉家属一百万的抚恤金,第二天甘泉就被火化了。

    有人质疑甘泉是被蓄意谋杀,原因是该职位很多人都在争夺,甘泉所骑摩托车又是新近买的,不会存在刹车失灵的情况,是不是甘泉把摩托车停在公司时,有人做了手脚。

    但调取监控时,却没有甘泉停放摩托车的记录,疑点重重,摩托车也成了一堆废铁,无法获知刹车失灵真相。

    甘泉父母痛不欲生,但人死不能复生,自感势单力薄,加上赔偿金丰厚,甘泉父母在畜牧集团“危机公关”下,答应了集团的条件。

    当夏天阳和其他希望班的同学赶到甘泉家时,甘泉的骨灰才刚开始覆土,甘泉的未婚妻哭得昏了过去,刚从医院出来又被大家送进了医院。

    甘泉父母如木雕般,面无血色,瘫坐在那里。

    周刚一直跪在地上,看着甘泉的骨灰罐覆上土,形成一堆土丘。

    “我应该陪你一起去的……”周刚一直念叨着这句话。

    马其莎和希望班的同学拉他起来时,他才长啸一声,嘶声大哭,声音撕裂着山野……

    办理丧事,如此的速度,不免令人生疑,但没办法。

    夏天阳对陈梓然一肚子的怨气。

    “你他妈怎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你知道他是我的学生。”夏天阳冲着陈梓然怒吼。

    陈梓然一声不吭,任由夏天阳发泄着情绪。

    夏天阳痛惜甘泉,刚刚迎来了人生的曙光,却变成了如此悲惨的下场。他怨恨自己,当初让甘泉选择天阳集团,这事就不可能发生。

    “你不说话,就能洗刷你们内心的罪恶?!你们都是伪君子!伪君子!”夏天阳知道畜牧集团做事如此迅速,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大姐夫,你知道,我虽是副总裁,但也是打工的。”陈梓然等夏天阳发泄完了,无奈地对夏天阳说了一句。

    赵家几个女婿中,只有陈梓然叫夏天阳“大姐夫”,夏天阳总是在陈梓然面前,笑骂冼星荏和慕容两人不知道“尊大敬老”。

    后来,据传说,畜牧集团之所以处理甘泉一事如此迅速,就担心股市波动。甘泉不至于影响畜牧集团的股价,但不这样处理,担心事情发酵,到时候恐难以收拾。

    畜牧集团内部争权夺利,由来已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样,甘泉是否被人谋杀,就成了永久的谜。

    贾茹自然得知此事,专门找到夏天阳。

    “你或者帮忙劝一下周刚,让他来我们公司吧。”贾茹听说,甘泉一死,周刚已明确拒绝加入畜牧集团。

    “他心情不好,让他调整一下,过一段时间再说吧。”夏天阳想起这事就痛心。

    “那个黄金强是不是你的学生?”贾茹又问。

    “你的消息还挺灵通的嘛,想找他?”夏天阳不知道贾茹想做什么。

    “听李小晓说过,顺便问你一下。”贾茹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涉及到工作的事,夏天阳知道贾茹不会无聊地打听这事。

    李小晓研究生毕业后,来到天阳集团任职,三年后,在她的倡导下,贾茹让李小晓领衔,成立了一个科研室,专门进行农业技术研究和推广。

    黄金强和钟琴、洪志伟当时与甘泉、周刚分开后,继续种蘑菇。

    黄金强当时在希望班,对盘婵给予自己的关心备受感动,一直把盘婵当成自己的姐姐。与甘泉、周刚分开后,有一次无意中碰到盘婵。

    盘婵得知他的近况后,就介绍他认识了李小晓,李小晓并没有涉及食用菌这一领域,就把省农科院的专家推荐给了他。

    这样,在专家的建议下,黄金强转向林下菌的种植。只是听说林下菌在北方有很多地方种植,但南方雨水多,种植难度较大。

    “或者,我到时候带他来,你认识一下?”夏天阳估计贾茹对黄金强他们有了想法。

    “算了,有时间安排他们和黄华彩或者李小晓见见面。贝贝的事现在才是我的头等大事。”贾茹现在公司的很多事情都交给安文君和黄华彩来打理,贾茹只是有时过问一下。

    “贝贝现在不是挺好的嘛,你咋还着急上火了呢?”夏天阳和贾西贝聊了几次,成绩上不用怎么担心了。

    “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贾茹看着夏天阳的眼神,有些异样。

    夏天阳知道她责怪自己,好心办坏事,本来之前感觉还好,现在经过夏天阳这么一“折腾”,已恢复不了之前的状态了,似乎有转坏的趋势。

    现在表面看起来贾西贝没什么事,但饮食结构和心理状态,得需要调整。见贾茹这样说,夏天阳此时再提出来,只可能自讨没趣了。

    “改天再说说话。”夏天阳丢下一句就走了。

    夏天阳很郁闷,一件事情未了,总会有新的事情出现,不担心始料未及,就焦虑无法解决问题。

    “老爸,老贾不同意我搬出去,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倒好,毫不领情特不讲理,她怎么就出尔反尔了呢?”贾西贝打电话给夏天阳,很是沮丧。

    “闺女,别怪你妈,她不是出尔反尔,是因为你做得不好。你看,以前你啥事儿没有,现在呢,上课不是发呆就是傻笑,你说是吧?”

    夏天阳早就预料到贾茹会这样,从内心来说他是站在贾西贝这边的,但原则上他还得在贾西贝面前,维护贾茹的权威。

    “你说我现在怎么办吧?”贾西贝犯了难。

    “征求自己的内心,你自己做选择。”夏天阳不想替她拿主意。

    “我当然想搬出去,我想自主一点,锻炼一下自己。”贾西贝说得倒是没毛病。

    “那就争取,我来助攻。”夏天阳知道贾茹,如果她同意贾西贝搬出去,肯定会有条件,这正好可以约束一下贾西贝,贾西贝自律还是很强的。

    贾茹不许贾西贝搬出去的事,夏天阳即刻告诉了赵弋戈,赵弋戈非常不爽。前几天刚答应的,现在突然变卦,怎么会这样?

    赵弋戈没想别的,她就希望贾西贝能帮帮夏雨,他倆一起长大,一起玩乐,贾西贝对夏雨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

    赵弋戈脾气上来了,那也不是善茬,她除了夏天阳外,任何人要是真惹她生气,肯定发飙。

    夏天阳就看中她这一点,知道自己告诉赵弋戈后,她肯定会找贾茹“算账”。赵弋戈现在要是吵起架来,属于“乱拳打死老师傅”那种,打完收工。

    夏天阳就是想让赵弋戈打头阵,先“火力侦察”,把贾茹“打”的晕头晕脑后,自己再出马,一般可以见到成效。

    “我怎么说你呢?你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还在孩子面前说话不算话,总要求孩子这样那样,自己说话却不靠谱。”

    “你了解贝贝吗?她为什么要强?就是她心灵太弱!贝贝学习为什么这么好?是因为她想通过这种方式,吸引老师的注意,来保护自己。”

    “像贝贝现在这状态,要想考出好成绩,你以为真的要靠这些题目?告诉你,需要的是她的心态,是心理素质!”

    赵弋戈像抱着机关枪一样,一阵扫射过去,贾茹有些猝不及防,一时瞠目结舌。

    等她反应过来,赵弋戈已经走了。

    别看贾茹是个大老板,在有些事上,还真有点怵赵弋戈,她很清楚,如果自己说服不了赵弋戈,说不定明天又要来对她突突一阵子。

    贾茹心里有气,但找不到出气口,她隐隐约约觉得,是夏天阳给她摆的迷魂阵。

    “嫂子到底怎么啦?她想做什么呀?说了一大串,我也不明白她到底要表述什么?”贾茹故意装聋卖傻,实质上是质问他想干什么。

    “贝贝给我打电话,说你不答应她搬出去,你嫂子在旁边听着呢。”夏天阳把问题踢给她。

    “以前我是答应了,但现在情况有变化,怎么说我出尔反尔呢?我是有原则的,不能就这样放任。”贾茹坚持自己的立场。

    “贝贝现在有很大问题,首先是营养问题,一放学就像饿死鬼。她上课为什么发呆?就是营养跟不上,你们平时只按照自己的喜好买菜,是不是忽视了正在发育阶段、青春期的孩子呢?”

    “第二个问题,就是她的独处能力,她可给我说了,为什么不愿意去省城?就是害怕,去省城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她没有安全感。”

    “还有,就是安贾生的问题,三岁是小孩塑心的重要阶段,你们对安贾生的教育方法,连贝贝都看不下去了,她担心去了省城,安贾生更可怜。”

    夏天阳说起来长篇大论,贾茹在电话那头闷声不说话。

    “有这么严重?”贾茹或许被吓了一下。

    “我教了几十年书,怎么能胡说八道呢,再说,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让贝贝考上师大附中。”夏天阳知道有戏了。

    “那行,我考虑一下。”贾茹有些惴惴不安地挂了电话。

    夏天阳心里嘿嘿直笑,放下电话,小声哼起歌来。

    “你妹妹答应了?”赵弋戈急忙过来依偎着他问。

    “还是你厉害,几句话就打得她满地找牙,我再上点药,她就舒坦了。”夏天阳觉得这样挺好,赵弋戈在前面冲锋陷阵,自己在后面打扫战场。

    “别以为她是老板,该收拾的还得要收拾。”赵弋戈尾巴翘起来了。

    “低调,低调。”夏天阳捏捏她的脸,鼓励她以后再接再励。

    贾茹那边还没有下达通知,单纯却冒了出来。

    “哥,你是不是安排飞燕去你别墅住啊?”单纯电话打得还真是时候,这边“硝烟”还没散开,她就过来蹭“热点”。

    估计是梁飞燕告诉潘高峰的,两人的父亲是发小,他倆又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一直保持着紧密联系。

    “说吧,你的企图。”夏天阳知道她也为了儿子潘高峰正头疼。

    “潘高峰想搬过去,一起住。”单纯果然没有什么好事。

    “你不怕出问题啊?现在可是这些孩子荷尔蒙分泌的旺盛时期,不然到时候学习没上去,你不小心做了奶奶,这责任谁负啊?”

    夏天阳知道麻烦来了。这潘高峰成绩不好不说,嘴甜挺会忽悠人,他要是住进去,嘴巴得吧得吧地,成天撩撩这个,忽悠那个,还怎么学习?

    “哥,有你这么说话的吗?一个是你干闺女,一个是你外甥,你损不损啊?”单纯这个人文雅一点说是单纯,时尚一点说就是无脑,脑残那种。

    “我是说的过了一点,但这毕竟是事实。”夏天阳知道,原来潘高峰和梁飞燕出生时,大家都鼓励他们两家定个娃娃亲,这个玩笑,倆孩子都知道。

    “轮流值班,就这么定了。”单纯做事就是这样,她脑子里只知道拒绝,很少理会被拒绝。

    在她心里,想的是大家都这么熟了,关系又这么铁,你好意思拒绝,我也好意思拒绝你的拒绝。

    估计潘高峰又把她忽悠的少了一根弦。

    这下好,两个学霸,加两个学渣住在一起,这可怎么办?

    “活该!谁让你,到处认妹妹的。”赵弋戈不满地看他一眼。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还是想办法解决问题吧。”夏天阳脑子一下子短路。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