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都市小说 > 外省教师最新章节 > 第十章 自律才有自由

第十章 自律才有自由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3 15:01:27


    夏雨从刚上初中开始,就坚持自己骑单车上学,显得很是特立独行,赵弋戈每天担心,一早一晚,高峰期,怕他在路上有什么闪失。

    每天夏雨都会安然无恙地回来,但一直到现在,赵弋戈的担心没一天松懈过。但最令她担心的是夏雨的成绩。

    夏雨小升初的成绩,全班48人排第18名,全级1200多人排第198名,数字很吉祥。

    但初二快结束了,数字仍然很吉祥,全班第48名,全年级飙到888名,这成了赵弋戈的噩梦。

    夏雨有个特性,一般难度较大的题,对多错少;简单题目错多对少。这把赵弋戈气的牙疼。

    “你看看,你看看!这题这么简单,怎么就做错了?”夏天阳刚回到家就看着赵弋戈捂着腮帮子,龇牙咧嘴的。

    夏雨倒是很淡定,拿着笔在试卷上改了起来,胸有成竹,还有些不屑的样子。

    “你是不是存心气我啊,会做的做错。哎哟!”赵弋戈大概疼得厉害,说话有点大声。

    夏雨每次都不满她妈的唠叨,皱了一下眉头。

    “你看给你妈气的?!”夏天阳指着赵弋戈责怪着儿子,脸色却很柔和。

    夏雨没看夏天阳,摇着右手食指点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迅速弹到一边,笑了一下。

    夏天阳不知道他这动作表示什么意思,多次问他闭口不答。小时候安排他做事,一般会像军人敬礼一样的动作,表示没问题。

    这个动作和敬礼有点像,是不是在暗示自己放心呢?

    “歪,歪,咱能不能不显摆,你已经比西施漂亮了,就不要东施效颦了。”夏天阳看赵弋戈这样子,担心母子倆又起冲突,赶紧拉着她。

    “去你的。”赵弋戈轻打了他一下,娇嗔笑着。

    “走,我有一偏方,治治你这牙疼。”夏天阳拉着她就走。

    “啥偏方?什么时候成郎中了?”赵弋戈不停地吸着气,牙痛的厉害。

    “我爷爷教我的,算是祖传秘方吧。但条件有限,只能试试。”夏天阳把她拉到厨房。

    然后找到几粒花椒。

    “张开嘴,我看看哪里痛。”夏天阳拿着勺子拨着她的嘴。

    “这儿,这儿。”赵弋戈张大嘴含含糊糊地,指头乱指,就像挠痒总挠不到地方一样。

    “新鲜花椒才有效,咱们没有,先试试。咦?你这天花板上还有一牙啊,太瘆人了。你里面的牙齿,怎么不一样呢?”夏天阳问东问西的。

    “假牙,以前拔过。”赵弋戈张着嘴,说得倒能听清。

    “啊?!合着牙是假的啊,你说说,还有什么是假的?年龄没造假吧?十多年过去了,合着我娶了一假货啊,我要找你妈退货去。”

    夏天阳故作惊讶,说个不停,只想舒缓她的情绪。把花椒粒放在她痛的牙上,把她下巴顶了一下,花椒籽啪的一下碎了。

    赵弋戈想说话,大概是想反驳他的话题。

    “别说话。”夏天阳让她闭嘴,让花椒的麻味散开。

    退货是两人经常性的话题,赵弋戈有时候指使夏天阳干活,或者脾气不顺的时候,夏天阳就说她懒,不干活,要找她妈退货。

    记得有一次,赵弋戈脾气又不顺,夏天阳笑呵呵地又开着玩笑,说要退货。

    你买的衣服,穿旧了,还想退货,美的你!赵弋戈回复他,每次说这个话题时,她从不发火,就成了一种开心剂。

    是吧?终于承认自己人老珠黄了吧。夏天阳就哈哈大笑。

    这样说的下场,是夏天阳承包了所有的家务活。赵弋戈躺在沙发上,摊着慵懒的身子扒拉着手机,时不时看他一眼,不顺眼时,就指挥着他。

    这儿,那儿,拖干净。赵弋戈的样子,指东指西,跟港产的包租婆没啥区别。

    以后,别落我手里,看你那皮松肉懒的,欠收拾!到时候,我三天不打,上屋揭瓦。夏天阳低着头,一边干活,就一边絮叨。

    三天不打,上屋揭瓦,是西北一陋俗,说的是那里的汉子每过三天就要打一次婆姨,婆姨三天不挨打,浑身不自在,汉子三天不打婆姨,手就痒痒。

    赵弋戈不恼,反而开心了,笑呵呵地,看来十分享受。

    不过她有点强迫症,夏天阳故意干活马虎,赵弋戈看着看着就不淡定了,赶紧过来,夺过他手工的工具,嚷着说,滚一边去,干这点活,都做不了,要你有啥用?

    指点江山,指挥老婆呗,然后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夏天阳笑着回答,他总是向往赵弋戈拖着地,自己翘着脚,在她的唠叨声中,干着他爱干的事。

    去阳台,看看!赵弋戈呵斥着。

    夏天阳以为有啥事,屁颠屁颠跑到阳台,没啥啊,就只有被她“虐待”过的花草。

    看看太阳,有没有从西边出来?!赵弋戈哼了一下。

    夏天阳被她戏弄了,鼻子里哼了一大串的不满。

    “怎么样?麻不麻?感觉好多了吧?”夏天阳看着她说。

    赵弋戈刚想说。

    “别说话!麻味还没散开。”夏天阳捂着她的嘴。

    赵弋戈瞪他一眼。

    “以后夏雨,不要老骂他,就给他讲一个道理,自律才有自由。懂不懂什么叫自律才有自由?”夏天阳问她。

    赵弋戈又想说。

    “闭嘴!麻味还没起作用。”夏天阳看了她一眼,“有自律才会有自由。放任会带来短暂的自在,但会带来恶劣的后果,反而使自己如同失去自由一样,感到焦虑。”

    赵弋戈眼含笑意地看着她。

    “好些了吧?”夏天阳看她轻松的样子,马上又说,“别说话!”

    “好你妹!你在玩我呢。”赵弋戈终于忍不住了,眼睛寻找着,估计要找东西教训他。

    “要自律,要自律!”夏天阳见势不妙,赶紧鼠窜。

    “奶奶的,你倒是说的一套一套的,你去说啊,整了我半天,让我闭嘴,就是想教训我?!”赵弋戈拿了一个锅铲追着他,大概花椒麻了她的舌根,说话有点不利索。

    “好心被你当成了驴肝肺,你别胡来。”夏天阳一边躲一边说。

    躲了几下,见赵弋戈突然站在那里不动了。

    “咦?还真是好了一点,过来,再给我弄弄。”赵弋戈摸着腮帮子,狐疑着错错牙,活动着牙床。

    “别骗我!你把锅铲放下。”夏天阳怕她使诈。

    赵弋戈顺从地放下锅铲,走进厨房。夏天阳捡起锅铲,跟了进去……

    夏雨这情况还得想办法,夏天阳自然想起贾西贝来,本来她说要住在一起的,怎么现在没听她提起呢。

    贾西贝现在课堂上经常傻笑……是校讯通,贾西贝的班主任梁老师发了一条信息。

    自从上次见了梁老师,给她留了电话号码后,她就把夏天阳的手机号码纳入了贾西贝的校讯通了。

    以前是发呆,现在傻笑,她到底在想什么呢?夏天阳看着信息出神。

    “哥,你看看,你做的好事,我没说错吧?坏事了吧。”贾茹给他发了一条微信。

    从发呆到傻笑,也不一定就坏了事吧。夏天阳心里这么想,但没敢说,有些时候,再处理贾西贝这事上,夏天阳稍微有点怵她。

    夏天阳心里有些责怪梁老师,跟她说过,贾西贝的“坏事”只告诉自己的,现在连贾茹一并告诉了,怎么就不知道配合呢?

    “我找她谈谈,放学我去接她。我们换换位,我做恶人,你充好人。”夏天阳想变换一下方法。

    “你们两个不会在唱戏给我看吧?能不能靠谱一点?”贾茹回了一条信息。

    “这事能开玩笑吗?”夏天阳回了一句。

    “无语。”贾茹跟了一句。

    贾茹现在跟夏天阳说话,喜欢留些空白。

    夏天阳早早来到一中,他还是要找贾西贝班主任梁老师了解情况。

    “学习方面,现在看不出来她有什么懈怠,听几个老师反映,包括在我的课堂上,她的神情太过诡秘,只是提醒注意。”梁老师并没有对她的得意门生进行批评指责。

    夏天阳算是松了口气,但不管怎样,贾西贝这一状况,要摸清根源,不然的话,以后在贾茹面前说话都会有些气短。

    “爸,我亲爱的爸,看到你我真是太开心了,以后你得要好好表现表现哦,天天来接我。”贾西贝抱着他又拉又摇的。

    “你说,你啥时候有个正形呢?”她这种肆意妄为的热情,夏天阳觉得很开心,但又有些消受不起。

    “嘻嘻……你是好玩的坏蛋老爸!知足吧,老贾都没你这待遇。”贾西贝说话的口吻,夏天阳觉得她就是上天派来,专治自己的。

    “你妈今天训我了,你到底想干嘛?”夏天阳本来想训她一顿的,但话说起来,似乎变成了哀求。

    “我怎么啦?老贾敢训你?为什么呀?你得要挺直腰板,她不敢拿你怎么样,你得挺住啰,不然,她会得寸进尺,到时候我更惨了。”

    贾西贝就是混淆视听,本来说她的,一转眼,直接套住他了。

    “你就说说,上课傻笑什么呀?”夏天阳再次把问题指向她。

    “我在想,我爸上课的时候,是不是也像她们那么啰嗦,一个问题翻来覆去的,太有意思了。”贾西贝突然话锋一转,“老夏,今年暑假,准备去哪里玩?”

    “你想去哪里?”夏天阳顺口问了一句。

    “我想去成都,看看三星堆,然后爬爬青城山,看看都江堰,再去卧龙沟看看国宝,老爸,你就像只大熊猫,萌萌哒,暖心可爱。”

    贾西贝做着幻想状,脸上似笑非笑,有些怪异,她上课是不是也这幅神情呢。

    “得了吧!你就念着那些美食,谁不知道你啊,还三星堆,夏天,去成都,去周边看看雪山才是最好的。”夏天阳看她那样子就好笑。

    上次去西安,在回民街,从街头吃到街尾,赵弋戈和夏雨分批排队,还不解馋,又去了真正回民居住的一条巷子,那家伙,造的挺着肚子打着嗝,还嚷嚷说还要吃。

    “对,你说的对,去看雪山,蓝天白云,吃着烤串……”贾西贝做畅想状,“对了,所有的包,你都背着,赫吖~赫吖~那个美!”

    “你不是喜欢背包嘛,我跟在你后面买单就行了。”夏天阳看她发出怪叫的声音,知道她是向往,更多的是得意。

    每次出去玩,抢着背包,说她自己喜欢背,要锻炼自己负重运动,说的就感觉,不让她背包就对不起她似的。

    她背着包,时而像蜗牛,时而像袋鼠,有时候还背着拍照,夏天阳很担心,贾茹要是看到这照片,会不会说自己虐待她女儿。

    “这不,情况不一样了嘛,那个时候还不知道你是我老爸嘛。”贾西贝笑嘻嘻地说。

    这句话着实让夏天阳吃了一惊,这贾西贝小屁孩儿,心思怎么这么重?自己不是她爸,舅舅也不是亲的,就这样示好,博取欢心,来换自己的开心?

    夏天阳摸摸她的头,心中很有些悲哀。

    “我问你,是在课堂上的事,怎么扯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夏天阳马上意识到,自己又被她带沟里了。

    “不都告诉你了么?还当老师的,还语文老师,怎么分析理解能力这么差呢?”贾西贝轻蔑一笑。

    夏天阳这才发现,自从上次自己说是她爸之后,她说话多了损他,训他的语气。且自己拿她没辙。

    “老实给我说,现在的目标是不是师大附中?你上次说,你和夏雨、梁飞燕住在一起,是不是真的?”夏天阳现在觉得总被她在耍着玩。

    “我有个问题,你帮我分析一下,这你刚认了女儿,然后我又搬走,老贾会不会觉得你抢了她女儿呢?现在想起来,觉得老贾好可怜。”

    贾西贝沉思着,摇头晃脑地说。

    夏天阳这下是明白了,这学霸可能需要,也只能是贾茹这种强势的人,才驾驭的住。

    “你妈是同意的啊,况且,你还神助攻了呢。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就是一个货真价实,坑爹的货。”夏天阳真得好像无计可施了。

    “你生气了?”

    “谁说我生气了?!”

    “那好吧,爹,你就让我再坑一次吧,不在乎这么一回,带我去撸串吧。”贾西贝手伸过来,搂着他撒娇。

    “不行!你得给我一个准话吧。”夏天阳不想让步,但说出来后面带了一个“吧”,自己本不想,但说着时,这字就溜了出来,又变成了央求。

    “行了,爸,我亲爱的爸,今天我们班主任给我们说,要自律,自律才有自由。你呢,控制一下你的情绪,不要放纵自己的想法,来约束你的贴心小棉袄,以后,我们在一起,才会自由自在,你说呢?老爸。”

    贾西贝摇着他,舌如莲花,令夏天阳莫口难辩。

    夏天阳彻底沦陷了,得,本来想做恶人的,倒被她娱乐了,心里似乎很开心,脸上却是一脸黑线。

    他也明白了,有一种幸福,叫坑爹。

    本来想教训教训她的,没想到被她绵柔之刚,打得他无处遁行,无话可说,还觉得高兴至极。

    他时时告诫自己,顺着她,谁让她是自己“女儿”呢?谁让她是青春叛逆期一美少女学霸呢?谁让她决定着承载贾茹和夏天阳的期望,去考师大附中呢?

    还有,期望着她去“拯救”夏雨呢,忍并快乐着。

    夏天阳开着车,脑袋木木地,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幸福着,还是沦落到悲哀的境地,赵弋戈把自己“管”着,夏雨自己放心不下,这个贾西贝越来越不省心,他也将在贾茹面前越来越抬不起头。

    这日子过的,一母子,一母女,他想着头痛。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