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都市小说 > 外省教师最新章节 > 第九章 独木桥

第九章 独木桥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3 15:01:27


    “爸,老爸,你在干嘛呢?”

    “兴奋中……”

    “metoo!”

    “你家老贾有没有问你什么?”

    “没,老拿眼光跟着我,好刺激哦。”

    “早点睡觉吧,明天还要上学呢。”

    “爸,我能感受到你的心跳呢。”

    “metoo!”

    ……

    这小丫头说的还真是,夏天阳隐隐约约也能感受到贾西贝心跳,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是贾西贝引导的效应?还是有血缘关系之间的第六感?

    但贾茹那天分明对自己说,贾西贝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但这些都无关紧要了,和贾西贝心有灵犀就好,享受生活才是最主要的。

    “驸马爷,鬼头鬼脑地,搞么事撒?”赵弋戈看夏天阳拿着手机,一副陶醉样,学着夏天阳家乡话问他。

    “丫头,你说,贾西贝要是做我们的女儿,怎么样?”夏天阳不想撒谎,一旦撒了谎,本来没什么事的,到时候可能会酿成大祸。

    赵弋戈睁大着眼睛,盯着夏天阳,那模样就像一台扫描仪,重新对夏天阳扫描成像似的。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现在正努力的在往我身上泼脏水。”夏天阳捏了捏她的鼻子。

    夏天阳把自己的手机给她看。自己和贾西贝、贾茹的沟通的内容。

    从始至终,夏天阳还是保持着原来的“操守”,他和赵弋戈经常“共享”着手机,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的防备。

    “你想说什么?你看你癞蛤蟆的样子,我只不过想,能不能看出一点青蛙的雏形。”赵弋戈和夏天阳结婚已有十多年了,除了争嘴,很少吵架,唯独原来把夏天阳赶出家门,也是为了贾西贝一事。

    那是九年前的事,贾西贝才六岁。赵弋戈在那个时候就明白了,如果事情是真的,没有做好离婚的准备,就只有忍着,假如想让生活美好,忍着也不行,就只有选择忘记。

    毕竟,夏天阳的人品有口皆碑,对赵弋戈还是那么爱意满满的。在生活的一些细节,鸵鸟心态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我不想看到贾西贝,因为这事毁了自己。”夏天阳略去了上次和贾茹的谈话内容,把贾西贝的状况给她说了一下。

    “你不要玩火就行,不然我和你妹妹都不会放过你。”赵弋戈哼了一声,钻进了被子。

    赵弋戈这话让夏天阳琢磨了半天,他不知道她怎么想。贾茹明确告诉他,她不认可夏天阳现在的决定,意思不言而喻,对于贾西贝是不是他女儿这事,她绝对不会透露。

    赵弋戈的警告,无非就是告诉他,有些事情能隐就隐,暴露到阳光下,只会引火烧身,夏天阳也将成为“孤家寡人”。

    夏天阳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扛着自己人品的大旗,在亦真亦假、只是大家在猜测和生疑之中,为贾西贝着想,自己主动凑上去,反而会打消一些人的疑问。

    这虽然如同走独木桥,但总比隐藏退缩,要好的多,应该可以安然前行。

    夏天阳决定走独木桥的原因是,从人们的惯性思维考虑,贾茹不说出真相,贾西贝的生父是不可能主动来承担这个责任,继而引爆这个“炸弹”的。

    与其让人生疑,不如反其道而行之,最危险的地方往往也是最安全的。

    贾茹的否认,加上夏天阳的为人,两人只要默契配合,这事就掀不起大浪来。

    夏天阳发现赵弋戈有点不对劲,掀开被子,看到她泪流满面。

    “我说呢,你不光往我身上泼脏水,还在为自己泼的脏水,伤心。你这不是没事找事嘛。”夏天阳给她抹着眼泪说。

    “谁知道你啊,高深莫测、老谋深算,又做着诚心同德的样子,我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赵弋戈不是生气,更多的是担心。

    “你看问题的角度有问题,问题的问题,就是大问题,你之前还说朱大民能给人安全感呢,现在怎么样?”

    “你当初还不是看我英俊潇洒,才华横溢,才动心的,是吧?怎么,原来的优点现在反而成了你为之担心的缺点了呢?”

    夏天阳笑她想得太多。

    他也不是忽悠赵弋戈,之前只是因为一时冲动而铸错,冲动是魔鬼,现在魔鬼祛除了,心里不应该再带着魔鬼的阴影,来走以后的路吧。

    夏天阳一忙起来,就把马其莎交代的事情忘的一干二净,直到甘泉打电话给他,他才想起。

    甘泉初中毕业后就回到家,他原来在希望班是劳动委员,夏天阳种植蘑菇,主要是甘泉带领同学们种植管理,蘑菇那时给了他希望,所以他回家首先想的,就是种蘑菇。

    他和周刚、黄金强、洪志伟、钟琴商量,大家合伙,开始种植蘑菇。他们想得太简单,刚开始种的少,自己没有技术,菌种都是靠买,种出来的蘑菇,成本居高不下。

    而全市的蘑菇,差不多都是天择公司种植销售一条龙经营,他们种出来的蘑菇,只能在菜市场摆摊销售,事情做的不温不火,内部产生了分歧。

    这样甘泉和周刚两人决定,改行,养牛。而黄金强、洪志伟和钟琴仍然继续种蘑菇。

    甘泉做事扎实、有韧劲,周刚脑袋灵活,两人配合起来挺默契。

    经过近九年的打拼,没賺到什么钱,经验却是很丰富,很能合理利用本地的资源,为他的牛提供天然防病治病的办法,不仅节约了成本,牛肉的品质也相当不错,只是他们不懂得市场销售。

    甘泉找夏天阳,就是想让他帮忙参谋。

    现在县畜牧集团和天阳公司对他们虎视眈眈,想通过收购的方式引进这两个人才。

    而找他们的分别是县畜牧集团的副总裁陈梓然,和天阳集团的副总裁黄华彩。

    夏天阳很不想掺合这事,除了天阳集团是贾茹的公司外,县畜牧集团副总裁陈梓然是赵弋戈的妹夫,在人民医院任主任的赵如玉的老公。

    在天阳集团成立之时,夏天阳认识了前来出席活动的陈梓然,是县畜牧公司新分配来的一个农业研究生,陕西人,之前投简历给过天阳公司,贾茹和他面谈了几次,最终他选择了县畜牧公司。

    夏天阳看他是外乡人,才华相貌出众,趁他刚来此地,空虚寂寞之时,伙同冼星荏、慕容,以及李小晓,对他轮番“轰炸”。

    赵如玉很是崇拜有才之人,相貌秀丽,这样,陈梓然最终拜倒在赵如玉的石榴裙下。

    夏天阳的眼光很准,包括之前的冼星荏、慕容,都被他当作“绩优股”收入“囊中”,这陈梓然更是绩优股中的绩优股。

    县畜牧公司发展很快,在全国大多数省份设有分公司,去年在香港上市,成为全市第一家上市公司,市值近百亿美元,陈梓然敢想敢做,只七八年间,就成为了县畜牧集团副总裁。

    县畜牧集团原来是村集体企业,创办人说穿了就是洗脚上田的农民,因为是刚需,公司发展很快,公司大了,公司的元老却无力管理。

    十年前差一点儿濒临破产。后来不得已引进职业经理人,才把集团从破产边缘拉了回来,只几年间,如滚雪球般,迅速扩大。

    集团董事会成员大多没多少文化,加上好多人年事已高,对于这些职业经理人有些不放心,他们从来没有上市的想法,但为了公司的稳定发展,上市计划得到了董事会的一致认可。

    主要原因是集团大多数的产品都销往国外,容易受到大环境的影响。公司需要远景规划,职业经理人能更好运营企业,这样,经过几年的运作,公司成功上市。

    相比县畜牧集团,天阳集团只是它的零头。但天阳集团的优势是稳健,公司主业的销售渠道都是自己建立的,光大大小小的超市在各地就有近两百家。

    “夏老师,我知道这两个集团,您很熟,今天,让您帮忙参谋一下。”甘泉直接表明来意。

    现在夏天阳的一举一动,希望班的学生总能摸的很清楚。

    “这个得你自己拿主意,畜牧集团财大气粗,人才济济,竞争力大,天阳集团呢,是急需你这样的人才。”夏天阳模凌两可。

    “如果您是我呢?您怎么选?”甘泉紧逼。

    夏天阳知道畜牧集团的条件,甘泉进入畜牧集团,做得好,是有配股的,虽然少,但按市值来算,不容小觑。

    夏天阳很难回答这个问题,听陈梓然说,甘泉要去的岗位还有两个竞争者,但优势在甘泉这边,按照陈梓然的说法,就是要在公司全面推广甘泉的养殖模式。

    “这样吧,你去畜牧集团,真的是如他们所说,从目前的情况上看,畜牧集团是首选,如果万一事情有变,再来天阳集团不迟。”

    夏天阳被逼无奈,只有这么给他说。

    但后来所发生的事情,却让夏天阳痛苦万分。

    送走了甘泉,夏天阳想去段太伟和王中旺那儿去看看。

    按照马其莎提供的地址,夏天阳很快找到了地方,在县城边新建的一个楼房里,旁边就是一片绿油油的稻田。

    就一个办公室,夏天阳敲门,王中旺过来开门,见是夏天阳,愣了。

    “怎么不欢迎?”夏天阳见他有些傻乎乎的。

    怎么创业几年,还把自己弄傻了呢?

    “嘿嘿……老夏,请进!”王中旺马上换了笑脸。

    还不错,知道说“请进”了。

    “老夏,总想盼望你来,今天终于把你盼来了。”段太伟倒是说得很好听。

    “别扯没用的,好歹我是你老师,你就不知道请我来啊,没句实话。光想没有行动,有个屁用。”夏天阳有些不高兴,

    既然来了,就要解决问题,马其莎几次央求过,希望能帮忙他们摆脱困境。

    段太伟和王中旺原来是死对头,在希望班一年,倒成了铁哥们了。初中毕业后,一心当老板,折腾了一年,一事无成不说,还亏了点钱。

    被他们父亲骂了一顿,看到县技校招生,免费读不说,还有补贴,两人就在技校报了电脑班,听说在三年的学习时间里,倒是非常认真。

    毕业后就又贼心不死,开始创业,主要是农村电商,前几年,两人很有激情,一人在公司守着,一人下乡考察资源。活生生把电商做成了走地商,不过还是赚了点辛苦钱,仅够日常开支。

    现在一心一意做电商,商城是买的,农产品也不是自己的,只是P个图配上文字,放到商城上,客户购买了賺点差价,賺来的钱连房租都快交不起了,但他倆硬是坚持了下来。

    每天信心十足,经常给家里人画饼,他们的长处就在于,他们画的饼几年下来,他们的父母竟然相信了,现在二十四五岁了,还靠家里支撑。

    不过,他们倒是肯学,有时弄点短视频,还能剪片,现在又在搞直播,这种有些脑残的,却令他们兴奋。

    创业就怕这种每年飘来的新奇特,自己无厘头地精神亢奋,后果就是使你的笑容凝固,只会成为永垂不朽的笑话。

    “把公司关了,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把你们这几年的创业投入,以及收入,好好算算账,再想一想,为什么这样。”

    夏天阳脸色一凛,创业不能只知道坚持,选择大于努力,坚持大于选择,弄不懂这个辩证关系,最好不要创业。

    “老夏,为什么啊?好不容易把你盼来了,就是来关我们的公司?!”王中旺很不高兴。

    “为什么!你是老板不会想?你们除了这几台电脑,还有什么?对了,还有所谓的激情!人家在电脑下一单,然后你转手向农户下单,要规模没规模,要品质没品质,有意思吗?!”

    “创业,最基本地,你得在整个链条中,至少有一个自己可掌控的环节。王中旺,你认识伍佳灿,也认识苏静雅,你怎么不像他们取取经呢?”

    “我知道你们个个都想做老板,所以,当时我费尽心机,介绍这些老板给你们认识,这就是你们的社会资源。”

    “你们知道马其莎为什么能成功吗?她除了有能力外,还更好地利用了这些社会资源。”

    夏天阳越说越气,一天到晚就活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闭门造车。

    “可我们现在挺好的啊,这个月就能赚钱了。”段太伟有些沮丧。

    “我告诉你,即使现在賺钱也没用,因为体量太小,你们问问度娘,什么叫体量!”夏天阳指着他倆说。

    夏天阳转身就走,关上门后又推开门回头说:“你们想明白了,就来找我!”

    夏天阳知道,创业艰难,伍佳灿那个年代,靠着机会,即使没有钱,玩个空手套,就可以賺钱。现在,就是有了机会,有钱,没有实力,也照样抓不住。

    原来夏天阳还对熊其甚说,不相信有知识的,还干不过一个混混。现在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智能时代来临,即使有再多的知识,也不一定有用,还得把知识怎么样转化为知识力才行。现在听说去很多公司面试,都不看文凭学历了,就让你展现一下自己的一技之长。

    夏天阳对夏雨就是这么想的,他没有贾西贝那种读书的天赋,即使以后考上大学,毕业后找工作,还得要有区别于他人的,自己独特的一面。

    夏雨现在的成绩,还没有突破自己的底线,只要有基础,就可以发奋图强。

    他对夏雨的要求不高,读个普通的大学,知识只是塑心,然后按图索骥寻找自己的特长,更大化地培养一下,毕业,就OK。总比上名牌大学只读书的学生强。

    但夏天阳还是有些担心,自己的要求低了,是不是让夏雨在走独木桥呢?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