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都市小说 > 外省教师最新章节 > 第八章 隐藏了多年的秘密

第八章 隐藏了多年的秘密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3 15:01:27


    夏天阳内心好矛盾,痛苦和欢欣交织的网,使自己无处可逃,想挣脱束缚,却内心又眷念着,自己想蜷缩不舍的角落。

    他太喜欢贾西贝了,从小到大,她和夏雨就占据了自己快乐的源泉。他希望贾西贝是自己的女儿,但现实却没有那么简单。

    得到就意味着失去,失去的能不能会以另一种形式归来,他已不再祈望。

    “你抽点时间,我想单独和你谈谈。”夏天阳给贾茹发了一个微信。

    “什么事?还这么神秘?”贾茹回复时还添加了调皮笑脸的表情。

    “贝贝的事,她今天哭了,很伤心……”贾西贝的哭声一直萦绕在他的脑海。

    “好吧,你来我办公室,我晚上要加班。”贾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夏天阳准备开诚布公地和贾茹聊聊,他不再想太多,因为一切皆有因果。

    “你可能知道我现在想和你谈什么,我见过贝贝的班主任了。她现在已经遭遇到了纷扰,应该给她一个说法。”夏天阳来到贾茹的办公室,他想一点一点向涉及的话题迈进。

    “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但不是现在。”贾茹还很平静。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是的,我觉得贝贝说的对,我们很自私,自己做的孽,却让一个小孩子承担着,你说,是不是?”

    夏天阳还是克制自己,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柔和一点。

    “是,你说的没错,但不自私就能解决问题吗?有时候坦诚,也可能会带来更大的伤害。”贾茹似乎有些沉不住气了。

    “什么伤害?对谁的伤害?你还在为自己考虑,你考虑过贝贝吗?对你对我的伤害那是活该,你我都也可以自愈,但对贝贝的伤害,可能是一辈子。她承受不起,你也会有不可承受之重。”

    夏天阳就是希望她明白,宁可自己受罪,不要让贾西贝受委屈。但自己对她已有暗示,只是试探她,让她给自己一个肯定的答复:贾西贝就是自己的女儿,而她却置若罔闻。

    “你别管了,我来想办法。”贾茹还在“牢笼”中挣扎。

    “已经火烧眉毛了,还有三个月中考,贝贝是你女儿,你应该知道,她不是好糊弄的,只要你撒个谎,以后会有无数次的谎言等着你,简单的事情,最好不要节外生枝。”

    夏天阳不想她把事情弄得复杂,那样更加不可控。

    “我说了,这事不用你管。”贾茹还嘴硬。

    “你说说,你有什么办法?”夏天阳追问。

    贾茹没有回答,估计她现在没有解决方案。

    贾西贝这个年龄段,又处在人生的转折点,让她心里踏实,比什么都重要。

    他知道,贾茹可能会有办法,但真相只有一个,一旦走上了独木桥,回不了头不说,稍有不慎,也会掉下去,那贾西贝怎么办?

    贾西贝有什么闪失,贾茹也可能会后悔一辈子。

    “我去给贝贝说,我就是他爸爸。”夏天阳说得相当平静。

    “你疯了!你不要冲动。”贾茹脸色骤变。

    “该来的终究会来,你还是做好心里准备吧!”夏天阳站起身来准备走。

    “我还告诉你!这跟你没关系!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是我哥,是贾西贝的舅舅,其它的请你不要自作多情!”

    贾茹的脸煞白煞白的,身体在颤抖,声音也随之变得颤巍巍的,她极力在抑制着自己。

    “我也告诉你,真要好,假也罢!为了贝贝,我豁出去了,贾西贝就是我女儿!”夏天阳低声沉重地说,声音就像从地底钻出来似的。

    他拉开门走了出去,贾茹顿时瘫坐在椅子里,耷拉着脸,喘着气。

    出来风一吹,夏天阳刚才的笃定,似乎跟着飘了起来。贾茹考虑的东西,夏天阳心里也很清楚,以前自己和贾茹犯了错,但现在不能再一步错,步步错。

    贾西贝究竟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已经不重要了,只要贾西贝认可自己是她爸爸,自己真心把她当作女儿,就足够了。

    但真要迈出这一步,对于给贾西贝、赵弋戈和贾茹真正带来的后果,也只能凭自己的臆测了,哪些可控、哪些不可控,哪些有利、哪些会带来伤害、伤害的程度有多大?

    夏天阳满脑子浆糊,心乱如麻。

    蒋橙给夏天阳打来电话,说邹永发准备带着蒋紫和儿子,去全国专门寻访名寺,看看能不能让蒋紫净化一下心灵。

    就像星云大师所说,人到中年,最需要的是净心。无妄想、无杂念,绝对清净,才是净心。即使自己再年轻,心理蒙上了灰尘和阴影,需要先静心,再净心。

    夏天阳听了很高兴,一方面希望蒋紫能走上生活的正轨,另一方面,这段日子,他不用再担心梁飞燕了。

    但他自己也得静一静。

    夏天阳静心的办法比较特别,那就是劳动,把自己弄得大汗淋漓,全身汗透之后,又坐着泡一壶热茶,一边喝茶,一边“享受”流汗的感觉,然后,冲一个凉水澡,那才叫一个爽。

    劳动的地方,自然是赵家,赵父赵母年龄大了,哪儿也不想去了,就在家劳作,女儿儿子们平时吃的大米、油、菜,包括鸡鸭,蛋类的都是两人种养出来的。

    夏天阳有时间就去帮忙,赵母知道夏天阳喜欢吃辣椒,专门开辟了一块地,辣椒长势喜人,夏天阳看着就直流口水。

    赵父依然不会说普通话,夏天阳仍然“不求上进”,从不说本地话。岳父和女婿之间的交流,主要是默契,靠眼神和手势为主,那场面就像两聋哑人在打着哑语。

    夏天阳什么都不想,放空心情,安心劳作。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赵父就开始烧水泡茶,赵母杀鸡宰鸭,夏天阳喝完茶洗完澡后,赵母用不用颜色的袋子区分,装好要带走的东西。

    颜色是为了区分带给几姐妹,来辨认的,把夏天阳的车的后尾箱塞得满满的。由夏天阳车到城里,再分给几姐妹。

    回县城的路上,夏天阳还是决定了,为了贾西贝,尽量按照她的意愿,来换取她自认为的完美世界。

    贾西贝恢复到了“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状态,看见夏天阳,就破马张飞般地飞奔过来。

    “舅舅,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快,快!带我去撸撸串。馋了一天了。”贾西贝心急火燎的,把夏天阳推着塞进车里,自己跑着坐到了副驾驶,拉上安全带,还不停地催促他。

    “我以为哪里着火了呢?小姑娘家家的,怎么就不知道矜持呢?”夏天阳看她这么着急,以为是什么大事,原来是馋虫出来了。

    “哎呀,你啰嗦什么吖,快点,时间就在你啰嗦的间隙中流淌,好好珍惜吧。行吗?!我每天都在饥饿中度过,还说什么矜持?温饱问题都没解决,矜持有个毛用!”

    贾西贝的嘴就像一把刷子,看到哪里不顺眼,就刷向哪里,不刷出一块皮绝不罢休的样子。

    “人家说,马无夜草不肥。你这夜草也够丰富的,怎么不长肉呢?哪怕长长个儿也行啊,吃这么多,还像个豆芽菜。”

    夏天阳呵呵呵地取笑着她。

    “谁啊?!也就是八百年才碰上你这一回,老贾贼抠贼抠的,说外边的东西没营养不卫生。学校的伙食清汤寡水也就算了,回到家,那老安做的菜,也是寡水清汤的,淡然无味,不要说长肉,能保住我这完美的体格就不错了。”

    “就是这样,你猜老贾怎么说。她说哎呀,晚上少吃点好,对胃不好,还容易长胖,人一旦长胖,大脑的油脂就会增多,影响思维,脑瓜子都转不动了,还怎么学习啊?”

    “我就纳闷了,就老安做得这种菜,也能长胖?你们大人身上的肉就是贱,喝水都能长肉,只是可惜了,我这个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胃,还有我这个瘦弱的小身板,跟着他们受累了。”

    贾西贝说个不停,说这也不是那也不行。

    说贾茹贼抠,那可是诬陷。那家伙,要是真花起钱来,眼睛都不带眨的。不过,令人有些费解的是,对贾西贝怎么就这么抠呢?

    夏天阳当然不能在她面前说她妈花钱大方,免得她又得理解成,她妈不喜欢她了。

    “我说,你现在这样还行,到了下半年,你上高中,住校了,就不能这么享受什么饕餮美食了。”夏天阳提醒她,不要吃惯了嘴,以后难办。

    “我可以走读啊,你得来当我的御用大厨。”贾西贝似乎早想好了高中的生活。

    “你还真打算在县城读高中啊?”夏天阳没一点安全感了。

    贾西贝一下子安静下来,变得缄默不语了。

    “怎么啦?刚才还口若悬河的,一下子怎么沉默是金了呢?”夏天阳的心提了起来,一说到考学一事,可能勾到了她的心事。

    “不想说,说了也没用,我就是一个球,被你们踢来踢去的,没劲!”贾西贝提着下巴嘟着嘴。

    “你想想,要是考上了师大附中,只要努力,全国这么多名牌大学,任你驰骋;在县城,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夏天阳又试图说服她。

    贾西贝仍然没有说话。

    到地方了,她没有平时那种兴奋的心情了,也没有下去指挥倒车。

    “贝贝!你看着我!”夏天阳停好车,解了安全带,扭身正对着她。

    贾西贝解开安全带,抬头看着他,没有任何的表情。

    “贝贝,今天,我郑重地,告诉你,我隐藏了多年的秘密。你不要激动,慢慢听我说。我,是你爸爸,你亲生的父亲,你是我亲生的女儿!”

    夏天阳眼里满是慈爱,定定地看着她。

    “是真的吗?!”贾西贝刹那间凄然的声音颤抖着,眼泪顿时大颗大颗地流了下来。

    “是真的!我没骗你!连你们的班主任梁老师,见到我就说,我是贾西贝的爸爸。千真万确!”夏天阳用确定以及肯定地语气对她说,点着头,鼓励她能相信自己。

    其实,相貌像谁,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就像几年前,安文君带贾西贝去逛商场,说贾西贝是自己的女儿,有一个人说贾西贝像安文君,很多人表示认同。这就是引导的效应。

    再说,女大十八变,何况贾西贝现正处于这个时期。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贾西贝抽泣着,声音显得那么遥远,又尖锐地刺着夏天阳的心扉。

    “贝贝!爸爸很爱你,非常非常地爱你!我一直想等你长大了,能明白一些事情,再告诉你的,现在,你已经长大了,所以,我请你不要恨我,也不要恨你妈妈!”

    夏天阳尽量平抚自己的心情,但还是泪水盈眶。

    “爸!爸爸……”贾西贝突然抱住夏天阳,嚎啕大哭,有些嘶声裂肺,车里狭小的空间,仿佛随着在膨胀。

    “贝贝,贝贝!我的女儿……”夏天阳紧紧地抱住她,眼泪簌簌而下。

    过了好久,贾西贝才松开夏天阳,抹着眼泪又开始笑了起来,有了些羞涩。

    “贝贝,爸爸有个请求,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你可以叫我爸爸,有其他人在,你就像以前一样。”

    夏天阳还是有些顾虑,中考临近,非常时期,为了一份安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为什么呀?”贾西贝有些不解。

    “你看,我们父女公开相认,很多人会说三道四的,八卦起来,也挺烦的,咱们懒得讨这个麻烦。”夏天阳自己说,也觉得意思都很牵强。

    但贾西贝还是点了点头。

    “走,下去撸串!”夏天阳吆喝了一声。

    贾西贝拉开车门下车,走到夏天阳面前,又紧紧地抱着他,两人默默地簇拥了好久。

    闻到不远处飘来的烧烤味,贾西贝即刻满血复活,呼啸着冲到烤摊前,简直像一个暴发户,一点都不照顾烤串老板的手慌脚乱,一口气刷刷刷地点完,时不时拉着夏天阳无厘头地大笑。

    贾西贝的两只手顿时没空了,眼睛一眯一睁,一个串就没了,塞在嘴里还想笑。

    是谁说的呢,说现在的学生,只有美食,才能抚慰受伤的心灵。

    贾西贝现在就是如此,笑起来肆无忌惮,又清新自然。

    “我已经给贝贝说了。”夏天阳抽空档给贾茹发了一条信息。

    “你简直是不可理喻,反正我不认。”贾茹在信息后面加了个泪奔的表情。

    “只恳请你不要在贝贝面前否认。”夏天阳回复。

    贾茹没有再回复,但夏天阳心里陡然觉得轻松了很多,就跟着贾西贝一块儿疯乐。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