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都市小说 > 外省教师最新章节 > 第七章 有点异常

第七章 有点异常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3 15:01:27


    “夏天阳,夏天阳,夏天阳……”

    “别念了,头痛!”

    “老贾同意了,你真伟大耶。”

    “我是尾大,拖着你这大尾巴狼。”

    “啥意思?”

    “你要是不上师大附中,我永远在你家老贾,我那妹,你的妈面前抬不起头来了。”

    “我去,怎么?你们还有交易呐?”

    “不是交易,是承诺!”

    ……

    “贝贝!”

    ……

    “贾西贝,贾西贝,呼叫贾西贝!……”

    ……

    没有回音,夏天阳回拨回去,没有应答。

    什么情况?难道自己话说的太过了?

    自从贾茹说担心夏天阳好心办坏事后,他有些警觉,回想这一段时间来,贾西贝太精了,不知道她真实的目的,意欲何为。

    看得出来,她对考师大附中还是有些排斥,之前她勉强答应过的,现在这么一说,她怎么就如此反感呢?

    现在已到夜里十一点,夏天阳为了贾西贝刚才反常的举动,辗转反侧。

    第二天上午下课时,赵弋戈发来微信,说贾茹同意贾西贝搬出来了,但需要有人轮流值班,看护着她们,其它可以放松,学习绝不能放任不管。

    夏天阳回了一个笑脸。

    他知道,现在贾茹是答应了,贾西贝那边却出了问题。

    贾西贝说自己很累,是不是又在演戏?看她每天精力充沛,泼猴劲十足,吃得香,睡得好,难道在给自己挖坑?

    贾西贝比同龄人看起来早熟,考虑问题也有一定的逻辑性,她似乎有意在释放一些信息,让自己说服她妈,而她妈同意了,她却又不干了。

    “贝贝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举动?”夏天阳只有发微信给贾茹。

    “她一直是那个德性,没发现有什么和平时不一样,怎么了?”贾茹说一切都很正常。

    “没事,放学我去接她。”夏天阳还是想和贾西贝面对面交流一下。

    夏天阳在整个县虽名不见经传,但在闻道中学历来的学生中,却有不少的“粉丝”,包括以前他在县一中和城关中学讲过心理素质课,那一届的学生。

    所以经常有学生找他“寻经问道”,夏天阳一般不理,很多人想加他微信,都一一拒绝了,陌生电话一般不接,因此,在县城他把自己“打扮”的跟明星一样,戴着口罩,眼镜也换成了变色眼镜。

    这种神神秘秘的行径,经常引发关注,回头率颇高。但熟悉他的学生也能认得出他来。

    夏天阳一到县城,就发现有人追踪,一直追到一中的校门口,夏天阳有些生气,跑下车来正要质问。

    “老夏,夏老师,你跑什么吖。”是马其莎,换了一辆新车。她现在把自己弄得花枝招展的,她就是属于用10分的打扮,方能显示漂亮的那种。

    “没事闲得慌?还是显摆你的新车?我走到哪你跟到哪,打个电话也行啊。”夏天阳见到是她,气消了,笑着骂她。

    “我想和你聊聊天嘛,按喇叭你也不理我,现在找你越来越难了,好不容易逮到你,我不跟着,怎么能见到你呢?”马其莎笑嘻嘻地说。

    “没工夫闲聊,有事说事儿吧。”夏天阳估计她“无事不登三宝殿”,自己已经竭尽所能帮她了,再提什么要求,自己心一软,又是麻烦。

    “我呢,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委托你,帮帮忙。”马其莎见夏天阳没有打算聊天的意思,赶紧说。

    “那就算了,你自己的事我还得考虑考虑再说,别人的事我不想理,更不想管。”夏天阳一听不是她的事,想赶紧溜。

    “是段太伟和王中旺!”马其莎喊了一句。

    夏天阳这才回过头来,说:“他们怎么了?”

    “我把他们的地址发给你,你自己去看吧。我去过几次,但他们不理我,估计觉得我做得比他们好,拿不下面子吧,现在只有你能救他们。”

    “救?他们犯了什么事?”夏天阳想着这两小子在一起就没什么好事。

    “你想到哪去了?你怎么还把希望班的人想得这么坏啊,是他们公司的事。”马其莎扯了一下下巴,很不高兴夏天阳这么说。

    “行吧!你把地址发给我。”夏天阳看看时间,他还要去找贾西贝的班主任。

    “你一定得去!”马其莎看着他。

    夏天阳点点头。

    希望班是闻道中学唯一只出现一个学年度的班集体,初三毕业后,除了有几个学生去了田家炳中学就读外,其他的人不是进职高,就是直接融入了社会。

    不过,他们现在还留存着当时的记忆,目前比在学校时还要团结,每年一次固定时间开“班会”,硬是没一个人落下。这是所有班中聚会唯独“全勤”的集体。

    逢年过节有的学生还给夏天阳送些礼品,都会发个祝福给夏天阳。

    赵弋戈说希望班的人,比重点班的人更懂得感恩。

    这话夏天阳不太认可,只不过希望班的学生做得积极点、直接点。现在夏天阳算算,在闻道中学自己教的学生差不多有两千多人了。自己只不过是他们人生中的小小花絮,花已谢,不值一提。

    夏天阳呢,现在好多学生的名字都记不得了,就是学生提醒,很多也还是没有什么记忆。

    贾西贝的班主任是个年过半百的女老师,姓梁,笑起来很是慈祥和蔼。

    “平时都是贾总来的,你还是第一次,看样子你是她爸吧,贾西贝还挺像你的。”梁老师有点热情过度。

    夏天阳吃了一惊,他无法肯定梁老师是实话实说,还是恭维话,本地年龄稍大的人,总把女儿像父亲儿子像母亲,作为恭维话来讲。

    不过,夏天阳看出来了,当老师的多多少少都有些啰嗦,包括他自己。

    “贾西贝在学校表现怎么样?”夏天阳想尽快了解一下,免得她又继续“八卦”。

    “贾西贝不仅是我们班的骄傲,也是全校的骄傲。学习好,又听话,品学兼优。”梁老师说起来笑意盎然。

    “我来找您呢,只是想了解她的缺点,或是做得不好的地方。”夏天阳知道贾西贝优秀,直接说明来意。

    “这个倒也不太明显,有一点,她似乎没有关系特别好的同学,也不是不合群,和其她女生比起来,就是有点欠缺。”

    梁老师仔细搜索,想着斟酌表达自己的意思,可能是贾西贝太优秀,她也说不好。有些老师会有一毛病,觉得优秀生都是优点,差生老盯着他的缺点。

    “她在学校是不是特活泼,爱恶作剧或者很强势的那种?”夏天阳提示着说。

    “她是很活泼,但也不最活泼那种,至于您说的恶作剧倒没听说,性格吧,怎么说呢?就是遇弱则弱、遇强则强的那种。”

    梁老师说得很是认真,有点担心说偏了,会影响她的得意门生一样。

    夏天阳明白了,她在家里所表现出来的样子,不一定就是她的本性使然,应该说,在学习上如鱼得水,学校的样子才是她的本性。

    有其母必有其女,夏天阳想着当初刚遇到贾茹,那个样子简直和她现在有如天壤之别,难道贾西贝也像她妈一样?

    性格是不是可以遗传,科学界没有明确的定论。但受父母的影响倒是很大的。

    刚才梁老师误认为自己是贾西贝的父亲。那么问题来了,按照弗洛伊德的理论,一般的女孩都会有一种恋父情结,贾西贝在生活中,不可能不问贾茹,她的父亲一事,贾茹会对贾西贝怎么解释这事呢?

    这事,他也不方便问贾茹。

    “对了,有件事,我不得不说,这几天,贾西贝上课精神有点不集中,有些发呆。这个年龄的孩子是免不了的,但之前贾西贝没有这种现象的。”

    夏天阳走出了梁老师的办公室,她说了一句,希望能引起注意。

    “以后,贾西贝有什么异常举动,麻烦您给我打电话,马上中考了,她妈性格有点急,为了不影响贾西贝的情绪,就给我说吧。”

    夏天阳觉得事情比自己想象的要严重。面临中考,一点问题也可能影响巨大,不能马虎。

    梁老师点点头,说您的心还真细。

    现在不细心不行了,如果贾西贝没能如她妈所愿,考上师大附中,按照贾茹的性格,肯定和贾西贝闹起来,因为按照现在贾西贝的成绩,稳定发挥,考师大附中一点问题都没有。

    母女一旦闹起来,贾西贝真的爆发了,那可是针尖对麦芒,以后的事无法想象,夏天阳现在面临的迫切问题,就是阻止这事发生,大家才会皆大欢喜。

    夏天阳坐在车上思绪万千,等着贾西贝放学。

    下课铃响了,过了一会儿,夏天阳在人群中发现了贾西贝,像是有什么心事,没有往日放学时如脱缰野马似的心情。

    “喂,往哪儿看呢?在这儿呢?”夏天阳走过去叫着东张西望的贾西贝。

    贾西贝没说话,径直走向夏天阳的车,拉开车门,把自己塞了进去,坐在那里如泥雕。

    “小棉袄,今天是怎么啦?谁又惹你了?告诉舅舅,我把他好好K一顿。”夏天阳坐进车里,哄她。

    贾西贝转过身,对着夏天阳,犹豫了一会,又转回了原位。

    “贝贝,宝宝,姑奶奶,小祖宗,你有什么指示,就说出来呗,弄得我这心脏,像刺猬在挠呢,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夏天阳柔声绵绵地看着她。

    “我可怜你们!你们谁来可怜我?”贾西贝突然冒出一句,语气中分明是有点生气。

    “怎么啦?怎么能这么说呢?舅舅是真心爱你的,哪来的可怜?你看,你长得漂亮又可爱,成绩又好,谁见了都羡慕……”

    “少来!要不要我们来玩个真话大冒险?”贾西贝打断他的话。

    “好,好,听你的,玩就玩,但我就一个要求,不要给我挖坑。”夏天阳现在没办法,只有顺着她。

    “转过头来,看着我!”贾西贝一脸严肃,那脸色,分明像她妈贾茹。

    夏天阳转过身,看着她。

    “严肃点,不许说谎,不然,我以后就永远不理你了!”贾西贝用手指着他说。

    夏天阳郑重地点了点头。

    “我问你!听好了!再警告一次,不许撒谎!你是不是我爸爸?!说!”贾西贝眼脸俱厉地看着他。

    夏天阳心里不由地大叫不好!自己应该知道她会问自己这个话题的,现在怎么办?怎么办?!

    “你在犹豫什么?!过了五秒了,是,还是不是,就那么难吗?!”贾西贝脸一下子阴沉下来。

    “这个你应该去问你妈啊!问我,我哪儿知道?”夏天阳知道这事不能乱说,自己也不能肯定,要是传出去,那就如大地震。

    “你们大人就是个骗子!我……”贾西贝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贝贝,你别哭,哭得舅舅心里怪难受的……”夏天阳慌了。

    “我小吗?我都十五岁了,你们到底还要骗我多久?呜呜……”贾西贝抖开夏天阳伸过来的手,哭声一阵一阵。

    夏天阳被她的哭声惊得六神无主,他最看不得他和夏雨哭,自己的眼泪也快下来了。

    这事难办了,不解开她的心结,以后可能永无休止地会闹下去,但自己怎么对她说?

    夏天阳心如刀绞。

    “你们就是自私!有种把我生下来,没种说出来,任由你们骗,我算什么?!人人都唾弃的私生女!”贾西贝一边哭,一边骂。

    “谁说你是私生女?什么年代了,现在那么多单亲妈妈,没有什么骗不骗的,大人的事怎么能几个字说得了的,你这小孩子,怎么这么复杂呢?”

    夏天阳只能说是狡辩。

    “你们就是虚伪!你们要是不说,也别希望我考师大附中,妄想!”贾西贝发起狠来。

    夏天阳终于明白了,之前都是在演戏,说她可以帮夏雨补习功课,就是想借自己的手摆脱她妈,知道自己不敢给她妈说搬出去,就说自己很累。

    昨天夏天阳对她说,她不考上师大附中,自己要付全部责任,可能不忍心看夏天阳背黑锅,看样子,她早已经想好了,先摆脱她妈,然后再以考学一事要挟,达到自己的目的。

    现在小孩子的心思怎么这么缜密呢?

    “不哭了,眼睛哭肿了像桃子,脸哭红了就像猴子屁股,到时候你这青春美少女的脸,岂不成了猴子屁股挂着两个桃子?”夏天阳只好逗她。

    贾西贝哭着挥手过来,两只拳头噼里啪啦落了下来。

    老天!还真像那时候的贾茹。

    夏天阳没躲,任由她打着……

    终于,她累了,停了下来,不时抹着眼泪,抽泣着。

    “我也跟你玩个真话大冒险,你说,是不是特希望我是你爸爸?”夏天阳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心都碎了。

    贾西贝重重地点点头。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