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都市小说 > 外省教师最新章节 > 第六章 貌离神合

第六章 貌离神合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23 15:01:27


    事情越捋越多,今天如果夏天阳不去一中接贾西贝,梁飞燕就被蒋紫带走了,现在蒋紫脑中缺根弦的样子,不知道以后会出什么乱子。

    这次,她没得逞,说不定还有下次,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给梁飞燕转学,虽然残忍了点,现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局长大人,有个事情恐怕要麻烦您老人家。”夏天阳给冼星荏打电话。

    “好家伙,求人还横呢!你直接骂我老东西,我还好受一点,再说,我也比你大不了多少啊。”冼星荏无时不刻“防”着夏天阳。

    男人一过40,进入大叔行列了,忌讳别人说自己老,冼星荏比夏天阳大几个月,夏天阳经常开玩笑说他人老、心老、资历老。

    虽然他荣升为局长了,直接捏着全县所有教师,包括夏天阳的“生杀大权”。但连襟之间的“恶斗”并没有因此而结束,两人相互想方设法、变本加厉地“蹂躏”着对方,倒也乐趣无穷。

    “你这局长咋当的?称呼老人家是对你的尊称,我这是巴结你呢,不然,总担心哪天你给我小鞋穿。”夏天阳呵呵呵地笑。

    “谁不清楚你?我这里所有的鞋,你都合脚。你倒是穿啊,不想穿,别跟我横眉冷眼的。”冼星荏干笑。

    从原来的冯局长,往后几任局长,包括现任的冼局长,都希望夏天阳能在教育局的岗位上,发挥一下自己的才能,但都被夏天阳婉拒了。

    “我就是只你脚下的蚂蚁,想把你绊倒,只是做梦时,偶尔想想而已,还担心你把我踩死呢。”夏天阳不想和他饶舌了,“你把梁飞燕转到实验中学吧。”

    “蒋紫的意思?”

    “我的想法。”

    夏天阳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他说了一遍。

    “这个事情不好办,蒋紫是梁飞燕的监护人,不让她知晓,到时候会有麻烦。就是蒋橙也不能做这个主。”冼星荏晓以利害,希望他不要趟这个浑水。

    “蒋紫现在这样子,很不正常,这是事实。”夏天阳还是希望冼星荏能帮这个忙。

    “什么事实?有鉴定机构的认定吗?这事可大可小,弄得不好真把自己搭进去了。”冼星荏接连反对,原来蒋紫也在政府机关呆过,真的惹怒了她,事情不好收场。

    “你这是啥局长?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夏天阳知道冼星荏说的有道理,末了还是趁机说了他一句,然后挂了电话。

    看得出来,蒋紫这么胡闹,梁飞燕对她妈还是有感情的,只是她无力改变蒋紫现在的境况。到时候梁飞燕心一软,真的跟蒋紫走了,以后将要发生的事,无法预估。

    而现在贾西贝对夏天阳所说的话,明显觉得自己在她妈面前已经失宠,这个心结不解开,很有可能,贾茹对她的期望将会是竹篮打水。

    夏天阳早早给赵弋戈和夏雨母子俩做好了饭菜,自己扒拉了几口,就来到贾茹家。

    贾茹还没开始炒菜,安文君在厨房独自忙着,贾茹坐在沙发上,盯着电脑;贾西贝带着被她称为夹生那货的安贾生在一边快乐的玩耍着。

    看见夏天阳来了,贾茹没动弹,只是扬了扬眼,对夏天阳说:“哥,那里有茶,自己倒。”

    夏天阳没回应她,平时这个时候,她应该安排贾西贝做作业的,现在贾西贝和安贾生闹成一团,看样子贾茹真的是对贾西贝放松了。

    贾西贝之所以认为自己在她妈面前失宠,是因为贾茹把自己看得太死,对安贾生却是“放任不管”不说,还经常让安文君给他蒸些有营养的菜,成为安贾生的专享。

    安贾生想买什么玩具,安文君从不吝啬,尽量做到有求必应。而贾西贝想买零食、撸个串什么的,贾茹几乎都是否决。

    其实,贾茹经常会放些钱在鞋柜上的抽屉里,贾西贝却从来不私自使用,在得到她妈允许后,才会拿。

    用过之后,还一五一十汇报拿了多少钱,买了什么东西,价格多少,还剩下多少。除了贾西贝的学习,这也是贾茹引以为傲的地方。

    但贾西贝心里还是很喜欢安贾生这个弟弟的,三岁的小孩正是最调皮的时候,有时候贾茹和安文君拿他也没办法,只有让贾西贝来。

    贾西贝很快把安贾生收拾的服服贴贴地,“治理”的安贾生是俯首贴耳。

    贾西贝拿着她妈的口红,在安贾生脸上描画着,安贾生老老实实地坐着不动,任他姐画,然后照着镜子,看着自己哈哈大笑。

    贾茹是董事长,在县城乃至全市,有很高的知名度。按理说在个人生活上,也应该是紧跟潮流,成为时尚达人的,但事实并非如此。

    夏天阳认识她的时候,贾茹最喜爱的是旗袍,后来开了公司,就换上了职业装,公司做大了,她想改变自己的形象,但她看中的,黄华彩总说不适合,黄华彩为她挑选的,自己又不喜欢。

    没办法,只有让黄华彩继续给自己定制职业装,一直到现在。

    平时比较忙,贾茹有点风风火火的性格,不是太注重化妆,只是有时去超市检查工作时,看到美容护肤柜台上花花绿绿的东西,没考虑其它,凭自己对颜色的喜好拿了些回来。

    但自己很少用,一般都成了贾西贝和安贾生取乐的道具。回到办公室,要接待客人,或者是应酬时,黄华彩不得不事先给她“装修”一下。

    赵弋戈自己在省城买化妆品时,可能感激当初贾茹给她的六百万,顺便给贾茹捎了一点,贾茹也没怎么在意,带到办公室时。黄华彩对她说,你这个嫂子还是很有品味的。

    贾茹把这话告诉了赵弋戈,本意是对她送自己东西的感激,但话到了赵弋戈这儿,就提升了高度,如果是同事夸她,她可能不会在意,但贾茹是大老板,在赵弋戈的眼中,大老板就意味权威。

    从此,赵弋戈一发不可收,自己买化妆品时,顺便给贾茹也买上一套,甚至比自己买得还多,就为了心里的某种满足。

    就这样,贾茹的衣服由黄华彩负责,美容产品都是赵弋戈提供。姑嫂两人倒也相处得很融洽。

    有一个成语叫貌合神离,但在贾茹和赵弋戈两人身上体现的是“貌离神合”。两人之间,都有对自己来说,有个很重要的人,那就是夏天阳。

    贾茹感激夏天阳改变了自己,帮自己成就了梦想,还力所能及协助自己,使贾西贝成为了人人都羡慕的“学霸”。

    赵弋戈呢,很享受夏天阳对自己的爱,再加上夏天阳成就了赵家所有的人,赵家现在所有的女婿和媳妇都是夏天阳撮合的,且大家关系都挺好。

    因为夏天阳,赵弋戈对贾茹不无戒备,但赵弋戈心软,原来天阳公司刚成立时,因贾茹不听夏天阳的再三劝告,他一气之下,不想理她。

    贾茹找到赵弋戈,才使夏天阳得以继续帮他。

    贾茹真正获得赵弋戈认可,是在九年前,赵弋戈喜欢插花最疯狂的时候,有一次贾茹来到夏天阳家,对赵弋戈的插花赞叹不已。

    赵弋戈和贾茹在那时还真是貌合神离,贾茹的赞叹,赵弋戈如觉遇到知己,天阳超市有的是鲜花,贾茹下班回来,带些回家,就让赵弋戈剪裁布置。

    女人之间的话题,是漫无边际的。

    贾茹对赵弋戈插花的欣赏,赵弋戈免不了要说些报之以桃的话,说她事业如何如何做得好,话题一步步深入,贾茹说起来就动了情。

    贾茹说她很难,公司的事情她一个人顶着,当县长的父亲一点不支持不说,还反对。自己还要带着贾西贝,别看自己表面风风光光,内心的苦,没人倾诉,没人理解。

    她在赵弋戈面前也没有掩饰,自己对夏天阳的依赖之情,她说,就是自己的亲哥,也可能做不到夏天阳这样子。

    贾茹说着说着就流泪了,这可能是她这么多年,第一次的倾诉,哭的稀里哗啦的。赵弋戈这才知道贾茹心里的苦,女人天生的同情心被点燃,两人的心就这样走进了。

    而贾茹和安文君的结合,就是赵弋戈推动的。贾茹对赵弋戈明确表示,夏天阳就是自己那一半的模型,说的赵弋戈心里很不是滋味。

    嫂子,你也别多想,他是我哥,你是我嫂子,说实话,我以前动过心,但不现实,他做我哥,你做我嫂子,这是老天的安排,也最好的状态。

    贾茹说得相当诚恳。

    女人之间的心结,摊开来了说,稍微明点事理,什么都不是个事儿。

    赵弋戈平时对贾茹不冷不热的,贾茹对赵弋戈却很尊敬,从来没有和她红过脸。

    这样赵弋戈把心贴了过去,很快和贾茹成了闺蜜般的姑嫂关系,两人经常在一起聊聊天,无话不说。

    你还是找个人一起来共同承担以后的生活吧,我看安文君就不错。赵弋戈有一天和贾茹聊天,谈到她个人的事情。

    没说他不好,就是觉得他缺点什么。这是贾茹的心里话,她心中还是期盼能像夏天阳那种,在事业上能给自己帮助,在心里上感觉踏实的人。

    你不是说你哥改变了你吗?你一样可以改变安文君,按自己需要的样子来改,就像我手中的花,有些我也不喜欢,但剪一下,改变成自己喜欢的造型,再和其它的搭配一下,一样能吸引自己的眼球和内心的。

    这是赵弋戈神来之笔,所说的一句话。贾茹还真听进去了。

    就这样,贾茹按照自己的想法,要求着安文君,送他去读书。最主要的是,安文君可塑性很强,就这样一步步走进了贾茹的心。

    闲话扯了不少,言归正传。

    贾西贝给安贾生画了满脸,然后带他去洗净了,安贾生余兴未尽,扯着贾西贝,自己在她脸上涂鸦,不时地发出一阵阵大笑。

    看夏天阳有神没神地坐在那儿,贾西贝走过来。

    “这就是你本来面目,魑魅魍魉,皆鬼怪。”夏天阳见她满脸涂着的口红,忍不住笑了。

    “我是鬼怪,你们倒是出招啊?个个是唐僧,只知道坐在那里念经。”贾西贝看着贾茹说,然后拉住夏天阳的手,“你跟我来,这老安现在做事有点磨磨唧唧的。”

    “老安,你下岗了!”贾西贝在厨房门口喊了一声,就返回又逗弄安贾生去了。

    安文君走出来,看着夏天阳就呵呵直笑。

    “我就不愿意来你们家,你看看,把自己养的是熊样,儿子女儿却像个猴子。”夏天阳拍拍安文君日渐发福的肚子。

    “你这不来了嘛,干活就不要唧唧歪歪的,到时候,活干好了,还落不了好,不值当,是吧?”安文君得了便宜还不卖乖。现在他是天阳公司的总裁,也只有贾茹能治他。

    夏天阳进入厨房一看,全是素的,翻翻冰箱,除了鸡蛋,也没见多少带肉的东西。

    “董事长,跟你商量个事呗?”夏天阳站在厨房门口对贾茹说。

    贾茹眼望着夏天阳,她对夏天阳这句话很有些顾忌,以前只要夏天阳说这句话,准没什么好事。她不敢接话,就用眼神回应。

    “你马上把这冰箱换成双开门的,然后由贾西贝去采购冰箱里的东西,安总裁来落实执行。”夏天阳过去把安文君还套在身上的围裙解下来,套在自己的身上。

    贾西贝听见了,向夏天阳竖了竖大拇指。

    “贾西贝,买自己喜欢的东西,冰箱里全部放你和弟弟爱吃的东西,饿一饿这两个老板。”夏天阳嘴里咕哝了一句,“一个董事长,一个总裁,家里却成了这样。”

    “舅舅,欢迎你以后天天来检查。好好管管他们。”贾西贝是只要有了一支筷子都可以往上爬的主。

    “哼,别想!来你家总变成厨子。”夏天阳摇摇头,“董事长,听见没有?”夏天阳看贾茹和安文君没有声音。

    “问你呢?”贾茹眼睛看着安文君。

    “我执行!”安文君坐下,就拿着遥控打开了电视,那样子和苗德新很像,专等吃饭。

    “董事长,你过来帮帮忙!”夏天阳吩咐贾茹。

    贾茹立马放下电脑,走进了厨房。

    贾西贝说得没错,这安文君还真够磨叽的,菜洗好了还没切。

    夏天阳一边切菜,一边给贾茹讲了贾西贝不愿意去省城读书的原因。

    “我说,你们能管好一个集团公司,怎么在家里就这么粗心呢?你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子都很敏感啊。”夏天阳责怪着贾茹。

    说的贾茹睁大着眼睛,可能她从来没有意识到这方面的东西。

    “不行,你就让爸妈来管管你们的生活,回到家了,不是工作,就是管着贝贝不放,你这哪是家啊?你看看,你们把日子过的?!”

    夏天阳看贾茹发愣,就不停地数落着她和安文君。

    “怎么会是这样呢?我和安文君没有厚此薄彼啊。”贾茹心里很是不安。

    “我知道你们没有。但你看看,你们买的这些菜,贝贝正是发育的时候,需要营养,你们能想到给安贾生增加营养,为什么不多考虑一下贝贝呢?”

    “难怪她跑到外边就想找吃的,她在外边为什么嘴馋?嘴馋就意味着她缺乏这种营养。你倒好,钱也不多给一分,贝贝是乱花钱的孩子吗?”

    “我平时给她钱,她都不要,只是让我给她买买吃的,这样不行,你得让爸妈过来!”

    夏天阳有些喋喋不休,冲她发牢骚。

    贾茹首先否决了夏天阳让老爷子和贾母来照顾他们生活的建议,贾爷子退休了,好不容易有了自己退休后的生活习惯,让他们过来,简直是在打扰他们的生活,除非他们主动要求。

    “哎呀,那怎么办?还有几个月就中考了,她这个想法一日不除,我心里一日不安。”贾茹着起急来。

    “早干嘛去了?要不,以后交给我?让她们找找童年的快乐,住到我那套别墅去,你也像以前那样,去看看她们。”

    夏天阳趁机说了自己的想法。

    贾茹紧紧盯着夏天阳,似乎在他脸上寻找什么。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你想想,有句话说,小考小玩,大考大玩,这也不是让她们玩,而是放松心情,那个时候,贝贝的学习还不是一样听好的嘛。”

    “你看,贝贝是学霸,梁飞燕也算是一学霸,两个学霸在一起,可以相互鼓励,再说,她们从小玩到大的,有个心里话,互相说说,相互疏导。夏雨虽成绩差点,但也不胡闹,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夏天阳开导着她。

    “这是不是贾西贝的想法?”贾茹眼睛一直没离开过夏天阳的脸。

    “是我的想法,与其在家大眼瞪小眼,不如先放一放。贝贝就像那风筝,你不能老拽着,拽得紧了,可能会掉下来,要学会适当放一放,才能飞得更高。”

    “再说,小别一下,有助于拉近感情,你随时可以过去看看,她想回来,更好,你说呢?”

    夏天阳不敢说是贾西贝的主意,就是同一个意思,说的人不一样,听的人考虑问题的角度也会不一样。

    “你确定这个方式可行?”贾茹心里觉得这不失为一个办法,但自己有些下不了决心。

    “可行,总比这样呆在家里,了无趣味要好。”夏天阳眼睛看着她。

    “我就担心,你好心办坏事呢。”贾茹说了自己的顾忌,有些不自然地笑。

    “是,我以前是做了一些这样的事,但每件事,你得看人,你是不相信我,还是不相信贝贝,也或者不相信自己啊?”

    夏天阳说着也急。

    “好吧,我先找贝贝聊聊,然后想想再说。”贾茹表了态。

    “你可得注意你的语气。”夏天阳叮嘱一句。

    “啰嗦。”

    “你别嫌我啰嗦,有大房子不住,住在这里,家里弄得跟狗窝似的。”夏天阳耻笑她。

    “还不是和你住的近嘛,贝贝也好有个照应。”贾茹挤了一下脸,哼了一声。

    夏天阳听她这么说,无语了。

    他现在觉得贾茹有点不靠谱,原来夏天阳担心她管理不了公司,没想到她管得挺好,在公司做事还是那么雷厉风行。

    现在他又怀疑她能不能好好生活,安贾生没出生之前,她把房子收拾得井井有条的。

    自从安贾生出生后,安文君建议把他们买的大别墅装修一下,搬进去住,但贾茹不干,也可能是刚才她说的,为了贾西贝,和夏天阳近一点。

    安文君见她在家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有些费劲,就找了一个保姆,贾茹老觉得有个陌生人在自己的生活区间,很不习惯。

    对安文君说,连自己生活都搞不定,还当什么老板,就把保姆辞退了。

    她还真说对了,保姆走了,家里除了乱就是乱。

    赵弋戈看她辛苦,经常过来帮忙,剪剪插花,打扫卫生,倒是把房子布置的很典雅舒适。

    等到安贾生会走会跑了,那屋子就彻底乱套了,凡是安贾生够得着的地方,再好的东西立马变垃圾,刚开始贾茹还收拾,慢慢地,她发现自己收拾的速度,还赶不上安贾生破坏的速度,心情好的时候才收拾一下。

    慢慢地,屋子里就乱了,时间一长,她就习惯了。

    原来很讲究的一个人,现在被赵弋戈说成一个邋遢的妈妈,贾茹只当没听见一样。

    她买得房子不少,可她总是说,等她有时间,按照自己喜欢的风格,亲自指导装修,但只是说说而已,她好像从来没时间。

    老爷子调到市里,贾母不想住单位提供的宿舍,劝贾茹把湖山花园的房子装修一下,贾茹答应了好几次,但没见动静。

    没办法,贾母只有自己找了装修公司,按照自己的想法装好了,贾茹一看,说是老气横秋的。

    贾爷子不乐意了,说你不装修也就算了,你妈装修好了,你却来说三道四的,还是你妈眼光独到,这是古朴,你们年轻人就知道花里胡哨的。

    一直到现在,贾茹也没在湖山花园住上几次,倒是贾爷子和贾母,在县城住一个星期,然后又到湖山花园住一个礼拜,轮流。

    很多事,夏天阳不想管。在对待贾西贝一事上,靠谱的是她,不着调的也是她。夏天阳还真挺担心。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小说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