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仙侠小说 > 仙路之殇最新章节 > 第657章 平安死,毁灭现

第657章 平安死,毁灭现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8 18:01:26
    苏曜没有回应毁灭之神,而是静静地看下去。

    正如毁灭之神先前所说,他已经产生了兴趣。

    ......

    皇子虽然被下令处死,但是接生婆却新生怜悯,连夜将皇子送出了宫,并且逃离了国境。

    从此,接生婆便担负起了,抚养皇子的职责,为其取名平安。

    这一养,就是十八年。

    这十八年里,平安都过着世外桃源一般的生活,虽然是凡人,但是每天都很快乐。

    他们隐居于乡野村落之中,常做善事,深得村民爱戴。

    然而,一切都在十八年之后,改变了。

    平安像往常一样上山打猎,可当傍晚回来的时候,他远远地看见,村落竟然四处着起了大火!

    一伙官兵,拖着他的养母,严刑逼问!

    平安想起了自己养母平日里所说的事情,藏在山间,不敢出面。

    最后,看着养母被生生拖走。

    他们不知道,这些年皇帝南征北战,扩大疆土,早就将这里纳入他们帝国的版图。

    不知为何,他们隐居于此的消息,被他们知晓,故而前来屠村!

    平安心中恐惧,不敢再回村中,躲在山中不敢出世。

    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亲生父亲,竟然如此狠辣。

    当然,他也清楚,这座山已经不能再待下去,他必须逃走。

    他以凡人之躯,翻越千山万水,终于逃到了遥远的一座城池之中。

    但是他没有武力,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在这么大的城池中,很难靠自己生存下去。

    甚至,在刚开始的一年里,他只能以乞讨为生。

    终于在某日,他英勇的在危险中,救下了城主的女儿。

    为了感谢他,城主将平安接入了府中,做了千金的仆人。

    那是平安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千金人很好,每日与下人们嬉戏打闹,日子久了,平安对千金,暗生情愫。

    可是他知道,已自己的身份,只能是痴心妄想。

    于是,他默默决定,要在背后,守护千金一辈子。

    直到三年之后,战事起,城池被敌军入侵,城主战死,千金亦被叛徒害死。

    而被打断手脚的平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心爱之人,惨遭杀害。

    那样撕心裂肺的痛,很少有人能懂吧。

    苏曜其实很明白,如果换做是清越,他一定会疯。

    战事结束后,敌军没有斩杀已经变成废人的平安,只是让他在尸山之中,苟延残喘。

    其实看到这里,苏曜心情就已经很沉重了。

    平安的前半生,可以说是很悲剧了。

    而且,他都已经二十多岁,根本错过了最佳的修炼时机,那么在那之后,他是怎么崛起的呢?

    这再次让苏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

    被废了的平安,伏在城主千金的尸体上,放声痛哭。

    他痛骂苍天不公,哀嚎自己悲惨的一生。

    然而,让平安没想到的是,无穷的噩梦,还在等着他。

    敌军撤退没多久后,一群血衣人来到此地,搬运着这些尸体,他们似乎对尸体,特别感兴趣。

    而那些活人,他们同样也不放过,放进大囚车中,通通带走,当然,平安也不例外。

    唯一让平安高兴的事是,他的手脚被这些人接好了。

    他们被带到一处山间,乌鸦漫天,枯藤老树,犹如死地。

    到处都是尸骨!

    平安害怕极了。

    他们每个人,都被分开关押,甚至还被逼迫吃下一种药丸。

    平安抵不住痛打,只能吃下。

    那一刻他知道了,他们抓活人来,就是要实验毒药!

    而每一次实验,都让他痛不欲生!

    身体几乎已经被破坏的不成样子。

    但是魔鬼们又不让他死,每一次都会把他从鬼门关救回来,休养好了之后,再试毒。

    五年光阴,他都不知道自己试过多少种毒,在鬼门关徘徊过多少次。

    直到名门正派击破了这个邪恶的组织,才将他解救出来。

    但是经过五年的摧残,平安已经彻底沦为废人,灵丹妙药,也治不好他的顽疾了。

    于是,这辈子只能在城里,做个卑微的乞丐。

    兜兜转转,又回到了老本行。

    而这一次,他没能再翻身。

    身体残废,什么也做不了,做个乞丐,还天天被羞辱。

    竟然成为一些子弟的玩物,尽情羞辱后,丢弃到荒郊野外。

    风吹雨淋,狗追猫咬都是常事。

    这悲惨的一生,足足持续了六十年!

    到老了,他一身疾病,只能静静等死。

    他早就厌倦了这个残酷的世界,死亡,或许是一种解脱吧。

    ......

    看到此处,苏曜说不上话来,他怎么也想不到,如今高高在上的毁灭之神,竟然会有这样一段过往。

    他知道,世上有很多人活的很惨,但是惨成这样的,还是头一次见。

    “现在什么感受?和我比起来,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幸运得多了?哈哈,可悲,也可笑。”

    身边的黑袍人,再一次颤抖地笑着,甚至,还有一丝悲伤。

    是啊,这样的过往,放在谁身上,也难以承受吧。

    忽然,那黑袍人煞气冲天。

    “可是,我心中的仇恨,一日都未曾消减,这个可恨的世界如此待我,我一刻都为停止过,对他的怨恨!直到那一天!”

    ......

    一日,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平安躲在破烂不堪的茅草屋中,不断打着哆嗦。

    忽然,一道暗黑色的雷霆,从天而降,劈在了茅草屋内!

    巨大的爆炸,将平安直接掀飞了出去,紧接着,飓风猛烈吹过,将他卷入其中,带到了深山之中。

    飓风过后,平安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双眼。

    这一番折腾,对这个早已八九十岁的人来说,简直就是致命的。

    他几乎浑身的骨头都断了,难以移动分毫。

    但是他注意到,自己似乎处在一处山涧之中。

    而在他的旁边,有一本漆黑色的古书。

    就那么静静躺在那里。

    平安流下的血,顺着缝隙沾在了古书上,那一瞬间,古书中弥漫出漫天的黑光,天地变色。

    随后,古书猛然冲进了平安的身体中。

    平安原本破烂的身体,竟然在一瞬间被治愈,多年的顽疾,也都消失不见!

    他猛地盘坐起来,从未修炼过的他,竟然开始运转一种神奇而诡异的功法。

    黑色气息,不断从他身上流出。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生机,也越发的蓬勃。

    仅仅是十天时间,他竟然接连突破了十重境界!

    猛然间,他睁开了双眼,流露出了一丝狠辣。

    “从今以后,平安就死了,现在,我叫毁灭!”

    ......

    自那之后,江湖上忽然传出一个令人恐惧的消息。

    一个自称“毁灭”的人,四处杀人,凡是被他点名的人,从未失手!

    恐惧之风,席卷了整个大陆。

    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师承谁人。

    也没人知道,他究竟为何要杀人。

    他杀的人,完全没有规律可言,好人坏人都有,死在他手上的人,不计其数。

    无数仁人志士前去围剿,却都被其反杀,人们知道,这个叫毁灭的人,突破的速度快得恐怖,前无古人。

    随着修为的不断提高,毁灭的寿命,也逐渐延长。

    他的容貌也渐渐得变回年轻的模样。

    他真的做到了,与天夺命。

    尽管在将死之年,才开启了修道之路。

    但是他却以惊人之天资,一飞冲天,修为进境更是一日千里。

    摆脱了死亡的威胁后,他的天赋更加充分的展现出来。

    甚至在突破天相乾坤镜之际,领悟出了毁灭天道!

    这世间最为可怕的天道!最具破坏力的天道!

    从那日起,他更加肆无忌惮起来,成长无人能挡。

    他打败了太多了传奇,击落过太多的神话。

    不知多少家族、宗门,被他以惊天之姿覆灭。

    他的凶名,整个大陆已经无人不晓。

    人们冠以“毁灭之神”的名号,来称呼这个恶魔。

    十年之后,他击败了大陆上所有的强者,站在了众生之巅。

    而他,也终于回到了皇宫之前。

    这个时候的毁灭,已经成就了这个世界,从未有人踏足过的境界。

    这边陲小国,他抬手就可覆灭。

    皇帝带着民众,对他磕头跪拜,祈求一条生路。

    可在毁灭眼中,却是那么的可笑。

    “你可知道,我是谁?”

    他踩着皇帝的头,玩味地问道。

    皇帝颤抖地回应道:“是毁灭之神!”

    “哈哈哈,去他娘的神,你可还记得,一百多年前,被你下令处死的皇子?”

    那一刻,皇帝身躯一震,如遭雷击!

    他不愿相信,这个堪比神一样的存在,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而且,还是自己亲自下令,要处死的儿子!

    他以这种姿态归来,自然不可能是回来认亲的。

    绝望的泪水,从他的脸颊上流过。

    他失声痛苦,悔恨不已。

    毁灭放声大笑,拎着皇帝,朝天空飞去。

    脚下的皇城,化为了一片虚无。

    整个大陆,也被毁灭天道吞噬!

    整个鸿蒙界,化为虚无。

    皇帝呆滞地看着一切,早已说不出话来。

    毁灭冰冷的眼神对着他,说道:“从今往后,你就在孤寂中,永生永世的忏悔吧!”

    他毁灭了皇帝身上的天道规则,让他超脱了六界,然后,被封禁在狭小的空间之中。

    ......

    到这里,一切都结束了。

    苏曜长舒一口气,“原来,那个人,是你的父亲。”

    百万年之后,苏曜解救了皇帝,但是,他也疯了。

    百万年的惩罚,确实太残酷。

    不过相比于平安的悲惨人生,好像也说得过去。

    “哈哈哈哈!父亲?天底下,有如此狠心的父亲?”

    苏曜不知怎么对答,说实话,他被震撼到了。

    一个一生受尽折辱,在将死之年,才开始逆天崛起的传奇,实在太震撼人心。

    甚至,苏曜都开始对毁灭之神,有了一丝敬意。

    他无法去评判谁对谁错,在这个世上,很多事情,都是没有对错的。

    但是他很清楚,毁灭之神现在正在做的事情,触犯了他的底线。

    于苏曜而言,现在的毁灭之神,就是错的。

    “你告诉我这些,是为了什么?”

    毁灭之神的过往,很悲惨,苏曜很同情。

    但是,这也不是他进攻六界的理由。

    “没什么,我太寂寞了,百万年了,我心中的痛苦,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诉说过,没人能懂,也没人值得我说。但是,你出现了,你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也是一个,和我很相似的人,我们都从最底层爬起,很少有人,会懂我们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