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仙侠小说 > 仙路之殇最新章节 > 第656章 生辰,亦是忌日

第656章 生辰,亦是忌日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8 18:01:26
    黑色漩涡很像是一扇大门。

    穿过这道门之后,是一片很庞大的黑暗空间。

    清越在一万年前,便是到了这里,才遭受到致命的打击。

    继续深入了很久,苏曜的眼前,才猛地豁然开朗。

    这里,便是真帝所说的,六界的反面。

    也是上一次,苏曜的分身进入到的世界。

    而苏曜更愿意称呼它为,毁灭世界!

    可以看到,这里的布局确实和六界很相似。

    六个巨大的球体,悬浮在空间之内。

    就像是六界的影子一样。

    而在六界中央,有一座黑色的囚笼,其中散发出让苏曜都心惊的能量波动。

    真帝凝望着囚笼,回忆道:“那里封印的,就是毁灭之神,当年,我们三人以毕生力量,构建了这牢笼,现在,牢笼已经快要被冲破了。”

    苏曜点点头,暂时不敢靠近,他害怕中了陷阱,导致他前提出来。

    苏曜默默拿出了金顶浮屠,那金色的光线,遥遥射向远方。

    它所指的方向,是其中一个界域!

    真帝看了一会儿,疑惑道:“那里好像是天佛界的反面,难道,世界核在这里?”

    在不在,去看看就知道了。

    苏曜正欲动身,忽然,一把黑色的利剑,不知从何处冒出,以极为恐怖的速度,朝苏曜攻击而来!

    苏曜立即躲闪,同时昊天仙剑在手,奋力挡住了黑色利剑。

    碰撞的一刹那,苏曜忽然看到,这把黑色的剑,和昊天仙剑几乎一模一样!

    只是颜色有差距而已,甚至连力量层次,都相差无几。

    “怎么可能?”

    猛然间,那黑色长剑,被一只大手握住,那是一个黑色的人影,但是依旧可以看出他的样貌。

    当苏曜看到他的脸时,连连擦眼睛,确认自己眼睛没有花。

    这个人,竟然和中央太虚真帝,长得一样!

    “师尊,这该不会是你的双胞胎弟弟吧?”

    苏曜故意调侃了一句,显然,这一位就是真帝的反面。

    苏曜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有人与六界一样。

    他冷静地看着苏曜,说道:“胆敢进入这里的人,每一个可以活着出去。万年前是这样,万年后,依旧是这样。”

    苏曜把玩这昊天仙剑,冷笑道:“你很自信啊,说起来,和你打还真有点下不去手呢,毕竟是我师尊啊。”

    而这个时候,乾坤世界内的真帝不干了。

    “苏曜,给我往死里打!就想想以前我是怎么训练你的!”

    说起那些辛酸的过去,苏曜就是一肚子的火,以前他可没少被真帝恶意训练过,每一次都是半死不活的,甚至还被坑过不少次呢。

    可因为知道真帝是为自己好,所以这些火还真是没处发。

    现在正好,有一个长得一样的自己找上门来!

    苏曜当即释放千倍时间领域与生死轮回,将他控制住。

    不过,真帝好歹也是万古第一强者,哪怕这个是反面,也绝对不会差!

    苏曜看到,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联系背后“仙神界”的力量,这说明,他同样也是融合了界域。

    再加上毁灭之力的增幅,他的力量绝对不会差。

    他挥舞着黑色的昊天仙剑,竟然施展出了人皇至尊剑道。

    但是在他手中的剑法,似乎超越了君品级别,而是具有毁天灭地之威力。

    苏曜眉头一挑:“我还为尝试过这种玩法呢。”

    以剑法的诀窍,融汇如今的理解,人皇至尊剑道,独尊!

    这一剑,横扫千万里!

    与黑色剑光对撞,瞬间湮灭!

    不过,苏曜却摇了摇头:“君品终究是君品,受限于对力量的运转,哪怕是拥有超绝的力量,也发挥不出来。”

    苏曜觉得,这样使用剑诀,实在有些浪费力量,还是运用自己的战斗习惯最舒服。

    三大至尊融合法印!

    一尊巨大的佛陀,几乎与仙神界同等大小,巨大的手掌朝着“太虚真帝”镇压而去。

    “太虚真帝”屏息凝神,手中长剑发出微微的黑色光芒,瞬间变成一柄遮天蔽日的巨剑,刺破了佛陀的手掌!

    苏曜同样化身巨人,一剑斩下!

    铛!

    清脆的撞击声产生的音波,席卷了六界,无数毁灭生灵,痛呼哀嚎,这样的音波,实在让人太难受了。

    而苏曜的进攻,还未停止。

    死劫龙爪!

    苏曜如今的神龙臂,哪怕是昊天仙剑,也根本伤不了分毫。

    厚重的死气几乎覆盖了“太虚真帝”,左臂的龙爪死死抓住黑色昊天仙剑,右手中运转天道归一,一剑捅进了“太虚真帝”腹部!

    霎时间,巨量的毁灭力量开始从他的伤口中喷涌而出!

    创世之力,对他来说乃是致命的威胁!

    苏曜狂暴的力量疯狂涌入他的体内,破坏着他的身体系统。

    慢慢的,他的身体开始变得无力,最终,被苏曜彻底掌控!

    “你残害世间生灵,不得好死!”

    “太虚真帝”似乎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苏曜入侵这个世界。

    不过,苏曜冷笑一声,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你们没想过,有一天我会亲自来这里吧?你们入侵六界的时候,就该想到今日的一切,我不在乎你怎么指责我,那都是失败者的悲鸣而已,你们侵犯六界的时候,可曾想过他们也是无辜的?”

    苏曜手中创世之力爆发,渐渐地,将这位至尊强者,化为灰飞。

    他背后的仙神界,都因为他的死,而黯淡了许多。

    透过大阵,苏曜看到,这里的世界,也有很多普通人,他们也有欢声笑语。

    真正错的,是做出决定的高层们。

    因此,苏曜并未赶尽杀绝,而是往天佛界的反面而去。

    他并非惨无人道,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谁该死,谁无罪,他很清楚。

    他不知道这个世界,和六界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是他知道,这些无辜的生灵,不该为战争买单。

    太虚真帝在苏曜的乾坤世界中,嘴角抽动,问道:“原来,你对我的火气这么大啊。是不是无数次的在脑海中演练过杀我的细节?”

    “啊?师尊,冤枉啊,我是认真对敌的,我对您的尊敬,那犹如江河之水,滔滔不绝啊。”

    “你放屁,动手那么麻溜,动作那么犀利,分明就是早就谋划好的!”

    ......

    眼前,便是“天佛界”了,只要穿过这个大阵,就可以进入其中。

    天佛界的世界核,很可能就藏在里面。

    可是,当苏曜穿过大阵之后,眼前的一切,却让他有些意外。

    这里哪里是天佛界啊?

    这稀薄的灵气,低微的世界层次,甚至苏曜一碰就会破碎的空间,都在说明,这个世界根本就只有凡间的层次而已!

    “怎么会这样?”

    按照六界的位置来看,它应该和天佛界对应才对,可是这凡间的格局,着实让他很震惊。

    这样的世界层次,根本就容不下一个世界核啊。

    忽然,一个如鬼魅的声音,在苏曜耳边响起!

    “你可终于来了。”

    苏曜背后发凉,以他现在的层次,六界之内,怎么可能有人能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周围?

    他竟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只见,身边站着一位黑袍人,身高与苏曜相当,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毁灭天道的气息,或者说,他本身就是毁灭天道!

    苏曜猛然回头望向虚空,那黑色囚笼,仍然存在,尽管力量很微弱。

    这说明,毁灭之神还未冲破封印。

    “你是他的神念?”

    “嗯,一道思想,来和你聊聊。”

    苏曜没有猜错,这个人,就是毁灭之神分出的一道神念。

    苏曜皱眉道:“你我有什么好聊的,来拖延时间?”

    那黑袍人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你知道吗,中州界是我毁掉的。”

    “猜到了,除了你,别人也没有这本事。所以我会将你碎尸万段。”

    黑袍人忽然冷笑了两声。

    “有没有兴趣,来了解我的一生?”

    他边说,便挥舞着手臂,示意苏曜看着这方天地。

    忽然之间,他好像明白,这个本该是天佛界的世界,好像被他替换为了另外一个世界,鸿蒙界!

    诞生毁灭之神的地方,或者说,是他的故乡。

    苏曜翻了个白眼,道:“没兴趣。”

    “哈哈,看看吧,你会有感触的。”

    说话间,苏曜只听得一道炸裂般的声响,雷电遍布苍天,凡间一座皇宫之内,传出了一声婴儿的啼哭声。

    苏曜看到,那个婴儿被毁灭之神以秘法处理过,因此苏曜看不清他的面孔,好像是毁灭之神,在刻意隐藏自己的容貌。

    随后,黑袍人在苏曜耳边说道:“那是无数年前的一个夜晚,我一出生,便是皇宫贵族,注定了未来高高在上,可是,也就是在那个夜晚,我的一生,都发生了转变,变向了黑暗。”

    ......

    “生了,生了!是个皇子!”

    接生婆兴奋地将孩子抱在怀中,在这冰冷的雨夜,婴儿的哭声,成了大家心中,唯一的温暖。

    门外皇帝,夺门而入,兴奋地抱着孩子,仰天大笑,这是上天的恩赐,皇族后继有人了。

    可是,一位婢女,却忽然惊叫:“娘娘大出血了!”

    皇帝喜悦的心情,瞬间惊慌起来。

    他命令朝中最有能力的太医,施展全力救治,可依旧回天乏力,未能救回娘娘的性命。

    那一日,是皇子的生辰,也是皇后的忌日。

    那一夜,龙颜大怒,所有太医,被他全部下令斩杀。

    而正值壮年的皇帝,也在一夜之间,白了头发。

    他守在皇后的尸体旁边,整整一天,不让任何人靠近。

    哪怕是那皇子,他也不再看一眼。

    终于,他走出了房门,看着襁褓中的婴儿,目光血红。

    “宣旨,此为灾星,是我帝国之祸害,立即处死!”

    是的,他下旨了,下旨斩杀自己的孩子!

    他认定,就是这个灾星,造成了他最心爱的皇后,香消玉殒。

    而那孩子,还在天真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痴痴地笑着,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将迎来怎样可悲的命运。

    ......

    “可笑吗?”

    黑袍人,有些自嘲地问着苏曜。

    此时的苏曜,心情稍微有些沉重。

    对比他而言,苏曜的童年,其实算是很美满了。

    “人各有命。”

    “呵呵,好一个人各有命,而我的命,就是这样开始的,反正我是觉得,很可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