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玄幻小说 > 九州痞子录最新章节 > 第229章换个首座

第229章换个首座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8 18:01:25
    谢天摇摇头道:“不够!”

    白衣和尚咬咬牙,更多的金子飘了出来。连秦离都有些吃惊了。

    “这都是你杀人越货得来的,那死掉的人命呢,你打算用什么来还?”金子越多,谢天眼中的杀意越浓。

    原本,他只是需要一个打上天外山的借口,如今看来,天外山必须好好整治整治了。

    白衣和尚这时候才知道自己低估了眼前这群人,如果今天这伙人不能全部留下,伽蓝寺怕是会消失在禄城。

    “说吧,你要怎样才肯罢休?”

    白衣僧人放下了姿态,让人很难相信,这么一个慈眉善目的僧人,竟然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谢天笑道:“很简单,自己到地狱里和冤魂忏悔去!”

    白衣僧人平静的脸突然变得狰狞,他桀桀的笑着,仿佛听见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双手平伸,然后指着谢天怒道:“凭你,有那个资格吗,没错,我也想奈何不了你,但你身边的三人呢,所以,我的妥协,不过是不想两败俱伤,如果你不知好歹,大不了鱼死网破!”

    “这个比喻不恰当。”谢天笑道:“死在我手中的鱼有的大到你无法想象,但我这张网,还在继续网鱼,束手就擒吧,我还要留着你的命,对簿天外山那帮没用的东西!”

    白衣僧人笑道:“痴人说梦,就凭你!”

    说着双掌搅动,殿中生风,游离在空气中的灵气迅速汇聚,在白衣僧人胸前形成一朵洁白的莲花。

    “嗡……”

    白衣僧人口绽真言,白色莲花骤然坍缩入腹,法身立时圆满,掌缘金光闪过,恍若刀锋。

    反观谢天,仍然泰然自若,似根本就没将白衣僧人放在眼里。要说这白衣僧人的修为还真是不赖,至少已经入了七境,难怪能做恶一方。

    掌缘金光流淌,那是最纯正的佛家能量,谢天不明白,何以作恶多端之人,也能领悟佛修真谛。

    白衣僧眼睛微闭,薄唇微启,舍绽一个“唵”字。

    言出法随,随着音律波动,一股无形的气浪朝着谢天袭来。

    谢天哼了一声,看样子,这个和尚早已下了杀心,一动手便是佛家真言,若是普通人,怕真就要将命丢在这里了。

    好在谢天不是普通人,他很无奈的摇了摇头,迎着佛谒,轻身而上,像是想摘一朵花。

    但就是这样轻描淡写的一个动作,白衣僧人却魂飞魄散。

    “摘花手!”

    这是天外山不传之秘,何以一个年轻人会修习?

    在他一愣神的时间,谢天的手指已经拨开他面前的空间,挤到了他的锁骨前,两根手指轻而易举的拿住了他的锁骨。

    “咔嚓!”

    手指拧动,摘花一般,白衣和尚的锁骨断裂,精神顿时萎靡不振。

    “你是何人?为何会我天外山的法门?”

    谢天手指穿过白天和尚的锁骨,将人抓了起来,咣咣的在地上一通砸,将地面砸出一个个大坑,这才随手一甩。

    “总是看别人这么打人,原来这样打人,真的很爽!”

    白衣和尚深陷泥坑,浑身伤痕累累,眼神呆滞,显然,他佛心上的打击要比肉体上重得多。

    费言看得瞠目结舌,谢天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去吧,废了他们的修为,给你妹妹当试验品!”

    费青青高兴得直拍手,谢天又甩给她一本书,说道:“在里面有你感兴趣的东西,这里的和尚都归你了,记住别弄死了,因为他们一旦死了,就无法赎罪了”

    费青青点点头,知道师父的意思,死是便宜了这群恶魔,要他们生不如死、却又死不了,那才是赎罪!

    秦离问道:“你想干什么?”

    谢天笑道:“如果我说我要把天外山整顿一番,你会不会觉得我是在说疯话!”

    秦离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不知道,我有一种感觉,很怪,当你轻描淡写一件事情,就说明,那一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要倒霉了!”

    “有见地。”谢天笑道:“伽蓝寺只是一个引子,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一个叫出尘的小男孩,他会是天外山的下一届首座!”

    秦离不可思议的看着谢天,她不是没有试想过谢天的强大,却没有想到过,他会狂得这么没边。

    “不吹牛你会死,天外山是什么地方,首座能是你说换就能换的,还是个孩子!”

    出尘她见过,确实很有慧根,但当天外山的首座,确实很扯。

    谢天也无法给她解释太多,目的已经达到,伽蓝寺之行可谓圆满。只不过可怜了这些冤魂。

    费言听得云山雾罩,但还是能听出,师傅好像很牛逼的样子,一句话便能让九州的秃驴换老大。

    “我可不可以啊?”

    费言嬉笑着问道。谢天想了想,点点头道:“我觉得你应该进大明宫,靖皇那里应该有位置!”

    “太好了!”

    费言高兴得直蹦:“还是师傅牛逼,连宫里都有人,看样子,我至少可以少走十年弯路!”

    谢天问道:“你确定要去?

    费言突然觉得,师傅的眼神怪怪的。

    “师傅的眼神有杀气。”

    谢天似笑非笑的道:“我是在想,是不是现在就动手!”

    “动什么手?”

    “把你阉了,送去大明宫做太监啊!”

    “诶……”

    费言终于明白,为什么师傅的眼神那么贱呢,原来是没安好心,我老费家就我这么一个儿子,还指望着我传宗接代呢!

    “遇师不淑,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

    费言满脸悲愤,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却被谢天一巴掌拍散。

    “你不是想出名吗,现在师傅给你个机会!”

    费言闻言却吓得后退几步,生怕他又想出什么歪点子来坑他。谢天笑道:“放心吧,师傅罩着你!”

    费言欲哭无泪:“我信你不过!”

    “你说啥,是不是想去大明宫?”谢天怒道!

    费言一见师傅发飙,转眼就怂:“那师傅可要悠着点儿,老费家还指望我开枝散叶!”

    “瞧你那点出息,又不是让你去做鸭,不过是去下挑战书而已!”谢天笑了笑。

    费言拍拍胸脯,放下心来,在禄城,还没有他费言不敢惹的人,看谁不顺眼,直接拿银子砸,砸到人跪地唱征服为止。

    “包在弟子身上,说吧,哪个小兔崽子惹师傅您老人家不开心了?”

    谢天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费言突然觉得大事不妙,有一种被卖了的感觉,果然,谢天的一句话,将他吓得屁滚尿流。

    “天外山的那帮秃驴!”

    “啊!师傅哇,您这么坑弟子有意思吗?就弟子这二两肉,惹得起天外山?”

    费言是真哭了,师傅也太TM狠了,叫我一个初境,去和人家九州大宗门磕,找死也不是这样找的呀,换个方法呀,比如搞块豆腐,撞死啊!

    谢天哪管他这么多,直接搬出了门规:“你若不按师傅说的去做,就是背叛师门,是要断其五肢的!”

    费言拍着手脚数了几遍,都不知道还有一肢在哪里,提醒道:“师傅,您莫不是老糊涂了,人好像只有四肢吧!”

    谢天盯着费言的两腿间,冷冷的说道:“看样子,你是真不想要第五肢了?”

    费言突然觉得胯下一凉,感觉答道:“师傅放心,弟子一定完成任务。”

    伽蓝寺如今已成空寺,禄城的城卫接到消息,迅速的接管了这里,在寺中的枯井里发现了大量尸骨,一作比对才知道,近十年来禄城的失踪人口几乎都在这里了。

    城卫首领自然是感恩戴德,谢天却把这个功劳让给了费家,他可不想成为全城关注的重点,更不想成为天外山的敌人。

    反正费言要向天外山下挑战书,如今他声名鹊起,正是打铁的好时候。

    伽蓝寺的事情迅速发酵,闹得全城风风雨雨,不少苦主连名要求,严惩这帮披着袈裟的恶魔。

    禄城方面,迫于压力,不得不先杀掉一批罪大恶极的,安抚一下民愤。与此同时,禄城最最正义的费言公子发布宣言,将倾尽全力,讨伐天外山。

    一纸讨伐书直接被递到了天外山最为**的寺院——泓天寺。

    九戒和尚手握书信,表面上平静如常,可皮囊下的那颗佛心,早已激荡不已,原因有二。

    天外山下竟然会出现如此狠毒的败类,打着佛门慈悲的旗号,却干着人神共愤的恶事,枉造杀孽不说,还让天外山蒙羞。

    再者,泓天寺与无字楼、紫竹林齐名,得道高僧多不胜数,而手中这封信书竟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泓天寺大雄宝殿的佛案上。

    送信之人何等猖狂,其手段又何等逆天?九戒摸着手中佛珠,一时也陷入沉思,以自己的境界,能够办到,但费家,不过禄城一商贾,何来如此手段?

    此事重大,九戒和尚捏着信纸,进了寺院后山,见到了如今的泓天寺首座——苦心大师。

    苦心大师形容枯槁,却又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气势,眼中射出的光芒,如同慈悲的海洋,净化着世间的一切丑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