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军史小说 > 元玺最新章节 > 第六十四章 江湖(二)

第六十四章 江湖(二)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8 15:01:20
    “既然白公子不甚清楚,那楚某便与公子细说一番。”

    两人对饮之间,楚平川愈饮豪气愈盛,朗朗开口间似是卸下了一身重物,倒是尽显一派宗师气度。

    “若是对一般百姓而言,其实也并不需要知晓甚多,只是既然白公子需执掌乾卫,辅佐陛下,那便更需要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

    “作为大乾朝堂,首先要做的,便是将武林与江湖划分开来。”

    白皓初即便是作为一个后世之人,倒也是第一次听道这种话,不禁起了兴致。

    “不一样?”

    楚平川不由自主的笑道:“自然不一样。”

    “江湖之大,龙蛇混杂,三教九流,无一不有,切不可一概而论。”

    “而南北武林,则才是我们乾卫需要密切关注的。”

    楚平川放下酒杯,面容带着些严肃道:“这武林人士,便是由这江湖里的人演化而来。人都有好胜之心,都不甘人下,即便是万般皆下品,这些人却也要争个高下出来。”

    “这些但凡有些手段之人,定居一方,少则三五人,多则数百上千聚集,最后便成了江湖人士口中的门派,代代流传。这些人虽说心有野心,但是至少他们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的话就算数。”

    “而江湖不一样,江湖上什么人都有,既有活不下去的老百姓,又有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有富甲一方的贪财商贾,也有那些乞丐毛贼口中的江湖义气。”

    说到这里,楚平川微微一笑,眼神中透露出一抹追忆之色。

    白皓初却是若有所思,喃喃道:“原来如此。”

    “看来这所谓的武林中人,也不过是踩在这江湖的肩头上,想要往上爬一爬的人。”

    楚平川闻言放声大笑道:“公子真是妙喻。”

    “这些武林人士,自视高人一等,处处行侠仗义,却不知在朝廷眼里,却是私设公堂,置礼法于不顾,其中虽有德高望重者,却也是凤毛麟角,求之不得。”

    “所以对付这武林人士,白公子只需做一件事即可。”

    白皓初闻言挑眉道:“愿闻其详。”

    “将刀架在他们脖子上,楚某包管他们屁都不会放一个,一个比一个老实。”

    这回轮到白皓初忍俊不禁了,他笑着摇头道:“看来越有本事的人,越是惜命。”

    “是啊,”楚平川声音带着感慨,“南北武林,不听话不老实的太多,白公子既然没有功夫傍身,那便要切记,时刻将这刀架在他们脖子上。”

    白皓初点了点头,又继续追问道:“那南北武林又是怎么回事?”

    “白公子方才不都说了吗,这武林中人,最善于踩人肩头,即便处在同一屋檐下,也想要争个高下出来。”

    “公子切记,江湖悠远,远比大乾来的更早,也不会比大乾更短,只有武林才是随着时间不断变换,一代新人换旧人,这也是常态了。大乾地域极大,横跨九州之地,将魏齐两国从九州驱离,牢牢占据着九州之地三百余年,这也是西魏和北齐对大乾虎视眈眈的原因。”

    “北武林的由来,便要追溯到开国之前,那时大夏分崩离析,南边便由太祖掌控,北方则是由大夏余孽与一群乱党所占据,后来太祖挥师北伐,一举荡清北方,这才算是将九州之地尽数纳入大乾。”

    “但割据时日长达几十年,北方动荡不安,虽隔着一道长江,这世道却是云泥之别。而后太祖开国后先是定都金陵,这人才龙气尽数汇入金陵,也让这南武林更加瞧不起北边。”

    “再后来,成祖却迁都北上,定都京师,这下便轮到北武林扬眉吐气了,不过南武林底蕴雄厚,两边倒也是不相上下,不过小打小闹摩擦不断,这梁子越是越结越深。”

    “为何迁都会对武林人士有所影响?”

    “自然是因为人。”

    白皓初闻言顿时恍然大悟。

    “那,既然有南北武林,那有没有什么武林盟主之类的?”

    “武林...盟主?”楚平川疑惑道,“那是什么?”

    “就是什么功夫最高,号令江湖莫敢不从之类的。”

    “怎么可能!”楚平川失笑道,“江湖中人最忌讳的便是树大招风,且不说这武林盟主谁人来当,便是想要找个人来当都难。”

    “为何?”

    “因为楚某一定会杀了这个武林盟主。”

    白皓初闻言后颈发凉道:“为...为什么?”

    楚平川端起酒杯,抿了一大口道:“若不是这武林人士永远杀不尽,杀了一批又会冒出来一批,朝廷早就将其铲灭了,又怎么会给条活路给他们,让他们安分守己呢?况且,武林盟主,听名字便是武林之首,这种人,活着一日,朝廷和陛下便一日睡不安生。”

    白皓初顿时明白原因,也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他倒是没想到这位看起来浓眉大眼的楚大宗师,言语间倒也是心狠手辣。

    似乎是明白了白皓初沉默的心思,楚平川微笑道:“既然白公子都清楚了,那楚某便仔细和白公子说一说。”

    “如今江湖之上,三教九流云集,但大都可不必理会,交于各地官府掌控即可,公子只需密切关注那些武林门派和那些宗师人物即可。”

    “劳烦楚统领细说。”

    “天下武林,以三道四寺五门为首,其余的都是些小鱼小虾,公子大可不必理会,有乾卫盯着便行。”

    “道家便是冀州紫清观、梁州武当山、扬州太玄观。三观之中,紫清观距离竟是最近,楚某曾与其观主切磋过,十招之内未分胜负,不过这位陈观主倒是个清静之人,不喜打打杀杀,成日便待在观里读书饮茶,这次事急从权,楚某也是派人去将他‘请’了过来。”

    “天下四寺,乃是青州严灵寺、荆州玉泉寺、扬州的栖霞寺与国清寺。”

    “佛门却是很不好说,佛寺众多,牵连甚广,且南北二地佛寺多有高僧互通来往,更需时刻关注。”

    他咽下一口酒食,瞧见白皓初一脸关注的模样,失笑道:“白公子也不必太过忧心,这群大和尚成日里关在寺庙之中,除了诵经练武倒也没出过什么岔子。”

    “真正关注的,便是这五门。”

    楚平川终于严肃起来,沉声道:“天下五门,尽数都在南边。”

    白皓初读懂了这话里的意思,试探问道:“楚统领的意思是.....?”

    楚平川只是回以微笑,不再言语。

    两人一时间陷入沉默。

    直到老楚在此送来新酒,白皓初这才在沉思中醒悟过来。

    “还劳烦楚统领说一说乾卫吧。”

    楚平川放下酒碗,笑道:“是了,倒是楚某忘了,既然白统领如今已经官至乾卫指挥使,自然是要好好与你说下。”

    说罢放下碗筷,披上大衣,领着白皓初出了房门。

    还未等疑惑的白皓初开口,便只觉腰间被人拎起,整个人不由自主的腾空而起。

    他不由心里破口大骂,这些会功夫的怎么动不动就喜欢不打招呼提着人便上房顶。

    两人在众多房顶上奔驰,白皓初倒是没有什么察觉,楚平川却是提声纵气长啸道:“乾卫办事!速速让开!”

    被晃得晕头转向的白皓初也顾不得察觉什么了,不过直到落地之后他才明白一个道理,为什么古代的大侠们都喜欢走房顶。

    因为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啊!若是在街上,没半个时辰也难到达这皇城边缘。

    看着面前的乾卫都指挥使司,白皓初心中无不感慨道:老子这也是当上了锦衣卫的头头了。

    两人整理衣衫,楚平川带头推门走入其中。

    月光清冷而下,阴森,或许只有这两个词才是形容这里的最好写照。

    “乾卫设立于太祖之时,主要负责监察百官、收集信息和护卫陛下,后成祖又设南北两镇抚司,用以镇压贪官污吏和调查陛下所指定的案件。我们乾卫,便是活在暗处的护卫,是陛下的耳目,也是大乾的利刃。”

    “只是现在嘛....”楚平川笑了笑,继续道:“白公子只需要做好护卫陛下和处理南北镇抚司案子即可。”

    “看来乾卫的日子不好过啊。”白皓初哪能听不懂话里的意思,无不感慨道。

    “楚某是个粗人,”楚平川倒也是直言不讳,“当初临危受命,在下也没什么心思,只想着报答杨老太傅的恩典,便是杨老太傅让做什么,楚某便做什么,这刀光血影见多了,早就有了收手的心思。”

    “乾卫上下约五千人,其中四千余人都是普通人,他们是乾卫的暗探,是消息情报的来源,也是乾卫的中坚力量。”

    “其余的几百人,都是有功夫在身,武帝在时,乾卫实际上是由宁贵妃执掌,对了。”楚平川似乎想到什么,拍着脑袋道:“在下倒是糊涂了,忘了与白公子说这观海楼之事。”

    “观海楼原本就是一位宗师高手所创,这位宁氏先祖不喜争斗,却极爱武道一途,随后倾其一生收集天下武林秘籍,这数代传承下来,变成了江湖上有名的武学圣地了。”

    “后来宁贵妃入宫后,更是将大部分失传秘籍带入乾卫,凭着这样,这才有了乾卫甲字营。”

    “甲字营到底有哪些人?”

    “乾卫设甲乙丙丁四营,每营百人,无论姓名,均以代号相称。”

    “四营按实力先后划分,但各自营中却无上下之分,一人一代号,死了名号便被新入营之人替换。其中乙丙丁三营均有造册,选精锐乾卫军士填充,而只有甲字营不在其列。”

    “楚统领也不知甲字营有哪些人?”

    楚平川摇了摇头,叹息道:“这些人都是宁贵妃招募而来,自从她身死西凉,便再无人知晓了。现在只有寥寥数人愿意现身听从调遣。”

    “就没有什么方法可以联系到他们?”

    楚平川苦笑道:“联系上又有何用?这些人本就是一些武林人士,大多都是贵妃用秘籍招揽而来,心思不纯,况且据说其中还有许多能人异士,并非全部都是武道中人,便更加难寻了。”

    白皓初闻言摸着下巴,沉思道:“这其中难不成会有宗师高手?”

    没料到楚平川却是肯定的点了点头道:“楚某可以确保,肯定有。”

    “而且,不止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