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都市小说 > 路过总裁家最新章节 > 第295章 木屋藏娇娇

第295章 木屋藏娇娇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8 15:01:19
    两人尴尬地相视一笑,他们早就达成了协议,只是这份协议,不可以随意对别人说的。

    谁知道你是不是心怀好意?

    反正云清是不大相信别人了,她现在只相信自己。

    唯有自己,才能给自己想要的。

    大伯母瞧着气氛好不压抑,她又随即换了个话题,眉头微动,嘴唇哆嗦着。

    “小晶整天无所事事的,我也是想让她去良齐市练练嘛。要是她能嫁个金龟婿,那就是更好了。”

    “大神,你这是卖女儿啊。”叶婶听不下去了,也回了一句。

    大伯母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看她那生无可恋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小晶不是她亲生的呢。

    “那丫头啊,有人要我已经阿弥陀佛了。要是真能卖,我还巴不得立刻卖出去。”

    “小晶可怜啊。”

    “算了算了,我来这里又不是数落她的。我就是过来看看小哥哥的。”

    大伯母又冲着沈月南咧嘴一笑,几颗大黄牙仿佛还飘出了一股韭菜味。

    毕竟是半个亲戚,沈月南冷酷的嘴角也微微勾起了一抹笑意,只是这笑意很淡很淡,不仔细看。还真的不知道他在笑。

    云清忍住了心里的狂笑,总觉得他这个模样尤其的可爱。

    “家里还有菜不,要是没有的话,那我回家给你们拿些去。”大伯母往厨房的方向瞄了一眼。

    叶婶随手把厨房的门关上,又从角落的篮子里拿了几颗干干的大蒜出来。

    她把打算放在旁边的一张木桌子上,“我们吃得随便,不会没菜的。”

    大伯母又探头看过去,显然是不相信的样子。

    “我刚刚可是听人说了,你们上街买菜去了。要不是小哥哥在这里,你们都不买的,这个我也知道的。”

    “大婶家里菜多,我们就不留你吃饭了。”

    “哎呀!”

    大伯母脸色一下变得铁青了,好像自己的心思突然被人戳破了一样。

    没一会儿,她又自言自语了几句,然后又转身离开了这里。

    看她那急促的脚步声,还有些灰溜溜的样子。

    云清将木门合上,又拿来木条把门落上了。虽然这里暗了一点儿,但是还是可以看得清东西的。

    沈月南像是一个局外人一样,他只得默默地看着她们在捣鼓,而自己却被赶到了角落里看柴火。

    云清怕他闷了,又给他拿了一些野果吃。

    就这样,有一下没一下的啃着,怎么还啃出了怀疑人生的味道?

    把人家这么一个大总裁带回家,她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他。人家就该养尊处优的,绝不是像现在一样在低头吃果。

    叶婶也察觉到他的无奈,她脚步轻轻地走过去,安慰道:“咱们乡下日子就是这样了,不过也有有趣的地方啊。你看看那树大日头高的,多好的景致啊。”

    沈月南会心一笑,他哪有说这里不好。

    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要给她最好的。等过了这几天,他就要回去了,到那个时候,他一定把自己的一切拿回来。

    听到了云清回来的消息,隔壁村的姑妈就赶过来了。她手里拿着一袋紫色的番薯,脚步匆匆地往这边走来。

    而且,她还把自己的女儿拉上了。

    看到云清争气了,她怎么也要过来祝贺一下嘛。庄子的路环山而建,四周草木离离,鸟鸣嘤嘤,一副好山好水的模样。

    就在云清他们准备做好饭的时候,姑妈就敲门了。

    “阿清,给我们开开门啊,给你们带西红柿来了。”

    木门之外,是姑妈那尖锐的声音。

    云清无语了,怎么今天这么多人。以前也没觉得有谁和自己那么好啊。

    因为来的是姑妈,她不开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很不情愿地把木门拉开,又努力地挤出了一抹微笑。

    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体态消瘦的女人,眉骨突出,额角皱纹像是疤痕一样横在了中间,蜡黄蜡黄的脸,看起来一副肌无力的样子。

    她身后还带了一个表姐,不过表姐看起来就圆润得多。那超短裤下的芭蕉腿就可以解释一切了。

    “来,拿着西红柿给你婶儿。”姑妈难得笑得这么春花灿烂的。

    毕竟,云清家的亲戚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要不就是叹气连连,直说日子过不下去了。

    感情在他们眼里,云清一家比流浪汉还要凄惨。

    早些年就认清了这些人情冷暖,云清倒也不会有太大反应。人家要那样想,她又能有什么办法。

    西红柿给了,姑妈就盯着沈月南看了。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字,俊,小哥哥长得真俊。

    云清有些哭笑不得,她有一种直觉,那就是别人都把他化成了女娃子。

    她也知道沈月南其实并不是那种长得娘的,只是他们这些人找不到词语来夸赞他,只得说几个“俊”字来聊表内心的震撼。

    他那张脸棱骨分明,怎么看都是刚毅男儿。到亲戚们的嘴里,怎么就像个女孩?

    求沈月南的阴影面积。

    叶婶走了出来,这正准备炒完了一道菜,又看到了姑妈过来,她点头叫了一声“大姐”。

    “今天听到她表姐说云清回来了,所以我们就立刻过来看看了。”

    “快坐坐。”

    “好嘞!”

    姑妈直接就坐在了凳子上,她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又转身看了一眼这张小板凳。

    怎么,这么磕人啊。

    云清自然是明白她心里所想,但是她家就只有这些凳子了,将就将就一下吧。

    表姐至始至终都只是在埋头看手机,因为门槛立得有些高,她差些还一脚飞在了门上。

    “什么破门啊,该修修了。”她骂了一句,神色略带几分不屑。

    叶婶脸上的笑意在一分一分地减少,但是却也还有一点笑意挂在脸上,像是清晨挂晨露的青荷,就算露珠落下了,也还有一点点水珠躺在荷叶上。

    厨房里飘香阵阵,那酸甜排骨的味道令人垂涎欲滴,

    姑妈非要吃番茄炒蛋,叶婶就让她自己煮去。

    “自己来就自己来,你也忙坏了。”姑妈没有生气,反而一副乐呵呵的样子。

    她一下子敲了几个小鸡蛋进去,叶婶赶紧跑出来,她平时都舍不得多吃的。

    厨房里铁铲打锅,发出“嘭锵嘭锵”的声音。

    小小的烟囱也在不断地冒着青烟,瞧那样子,绵绵不断。

    家里的餐桌是用木板搭成的,桌子的四个腿难免会有些不平整,只要随便一摇,桌子便像要立刻倾倒一样。

    云清低头找来了一块小木屑,又把它放在了桌子脚下,这样子一来,摇晃的程度才稍稍减缓了一些。

    小小的四方桌子的分别摆了凳子,在这个光线不足,昏昏暗暗的屋子里,总有些抵触感。

    “得了得了,番茄炒蛋来了。”

    姑妈把素白的菜碟子摆在了桌子上,然后自己又立刻蹲了下来坐着。

    几个人终于可以坐下来吃饭了,叶婶的厨艺不错,红烧鱼烧得鱼身泛白,一小把红辣椒洒在了上边,看起来真心不错。

    还有那碟糖醋排骨也不错,恰到好处的酸味,吃着吃着还吃出了甜味。

    沈月南慢条斯理地吃着,而坐在他右手边的表姐也是一副“风卷残云”,那“吧唧、吧唧”的声音让他有些不适。

    姑妈挪了一下菜,直接把那碟西红柿炒鸡蛋端了过去。

    “快吃吧,别饿着。”

    “哦。”

    表姐微微点头,那沾着半颗米饭的筷子立刻朝碟子伸了过去。

    筷子落碟,她非但没有收手,还在里边翻了翻西红柿,等找到了那块比较大的西红柿时,她才悻悻地夹了回来。

    云清心里忍不住腹诽,真是为难沈月南了,他什么时候这样子吃过饭了?

    表姐一吃饭就安静地像只猫,不过是大大的胖橘猫。

    大家才吃了几块排骨,一会儿就发现连汁也不剩了。原来是表姐直接把汁倒在了她自己的白米饭上,碟子就这么“干净”了。

    “胖妹妹多吃点,不愁不会更胖。”姑妈瞪了她一眼,好似恨铁不成钢,没能把表姐养成一个瘦子。

    表姐喝口汤突然“噗”一声,汤水四处飞溅,桌上的菜全都“雨露均沾”了。

    她的圆脸“刷”就红了,像是冉冉升起的大圆盘。

    姑妈闭眼,惨不忍睹,没办法,她的女儿没教餐桌礼仪。

    虽然有些菜还没动过,但是谁也不愿意再下筷子了。表姐一个人把全桌的菜都吃了个精光,连碟子都是锃亮锃亮的。

    吃饱了就“额”一声,人生已经没有那么不堪了。美食当前,什么都能治愈。

    姑妈平日脸皮厚,但是今天也不敢厚了,她只得把碗筷都收拾了,希望以此来缓解一下这尴尬的场面。

    几个人说了几句话,大多都是无关紧要的废话。说着说着,云清就把话题引到了那三万块钱上。

    “姑妈,表姐真的是病了?怎么还能吃这么多啊。”

    “她哪里有病,身体好着呢,你看她胃口多好啊,谁说她病了的?”

    姑妈有些疑惑,到底是谁在散传谣言啊。

    一听到这话,云清就更加纳闷了。那她的三万块钱,飘哪儿去了。

    “婶儿,你不是说表姐生病了,所以你才把三万块钱给了她么?”

    话音刚落,便听到了“哐当”一声,那是碗碎落在地的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