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悬疑小说 > 我给妖怪开诊所最新章节 > 第九十四章 袭村

第九十四章 袭村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8 12:01:33
    之所以能准确认出高开济,鲁岐所依靠的不是长相,而是身材与衣着,那只粽子穿的,正是高开济杀死刘娟后,在医院员工休息室偷的那件羽绒服。

    若想从那只粽子的脸来判断身份,那简直是太难了,因为那甚至已经不可以被称为脸。

    好像被泼了硫酸,又好像被活扒了皮,脸上坑坑洼洼,血肉模糊,部分已经结痂,部分被氧化成黑色。

    鲁岐登时打起了精神,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枉费张堂轩还在宁市布置了大量兵力搜寻高开济,却不曾想他已经跑到了这里。

    博物馆处的来路已经被封死,说明这高开济以及手下的这些粽子,是在自己之前来到这里的,那么他们躲在哪里了呢?

    脑子里在思考,鲁岐脚下却没慢下半分,本着擒贼先擒王的想法,朝着高开济摸去。

    高开济应该是被棺材里的那只粽子夺了舍,如果清理掉他,就能帮助雨莲解很大的围吧,说不定,粽子潮会就此退散呢。

    未等来到高开济身前,鲁岐却发现雨莲已经先自己一步,赶到了高开济身前,将手中的猎弓当做近身兵器,与高开济斗得有来有回,也不知那猎弓是什么材质,竟然能于高开济的指甲撞击而不损坏。

    然而,时间不久,雨莲便显现了颓势,以为周边还不时有其他粽子对她展开奇袭,使得她不能全身心地对付高开济,几个回合下来,便已经被高开济的爪子撕掉了衣衫片缕,所幸的是没有伤到皮肉,不用担心被尸毒感染。

    雨莲瞧着村民纷纷倒下,而自己这边的箭壶已经空了,与这僵尸王的缠斗也不能取得什么实质性进展,心里急得火急火燎,当下便娇喝一声,身体里竟有阵阵白光涌现,包裹在手中的猎弓之上,那猎弓便仿佛被加持过一般,登时变得锋利无匹,仅一击,便将高开济的右掌齐根斩断。

    瞧着这熟悉的白光,鲁岐不禁想起了一个月前在妖界见到的三等天师宋致庸,那位“线线果实能力者”,他打妖怪时所用的,便是这种白光,没想到,雨莲这个女人,竟然也有这种本事,算的是是个民间高人,说不定也是个镇妖司的天师呢,不过,联想到雨莲并没有在战斗开始后的第一时间便使用这种能力,说明她对于这种能力的运用并不熟练,很有可能,刚才的那一击都是她勉力而为的。

    果然,一击得手后,本该乘胜追击的雨莲手中猎弓上的白光黯淡了下去,身形一顿,眉头痛苦地皱起,脸上的表情尽是失望,似乎对于这一击仅仅斩断了高开济的一只手极为不满,身子,踉跄着后退两步,就要脱力地坐在地上。

    高开济这只粽子被斩断的右掌跟处,没有流出一丝鲜血,看来他已经彻底尸化了。

    断掌,将这只大粽子的怒火瞬间点燃,也不知是出于疼痛,还是处于羞耻,愤怒的高开济低声嘶吼,血沫随着气流自口中喷出,浑浊的双目间就要冒出火来,誓要报这断肢之恨,随即尖啸一声。

    身旁狼耽虎伺的粽子们,就要一拥而上,将已经没有反抗能力的雨莲撕碎。

    一个硕大而血红的‘危’字悬在雨莲头顶。

    就在众粽子们将要把雨莲压在身下的时候,他们却惊奇地发现,眼前猎物却腰间一耸,身子却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向一旁急速掠去,转眼间便冲出了粽子们的包围。

    雨莲也很诧异,惊骇地向腰间望去,只见那里赫然缠着一根黑乎乎的绳索,这也是自己的救命索,牵着自己逃出生天。

    目光沿着绳索望去,方才还被自己用箭头所指的那个俊朗男子,此刻正拉着绳索的那一头,拽着自己夺路奔逃,身子左闪右避,躲避粽子的攻击,实在躲不了的,便会有一道白光自那粽子后脑飞出,粽子也会随之倒地。

    眼见着,这个男子便带着自己冲出了粽子的围堵,身后的吼叫声也渐渐淡去了。

    “停!”雨莲开口喝道。

    “不行,我们还没有安全。”

    “快停!”雨莲的声音又羞又恼,已经有了哭腔,将手中的猎弓朝着鲁岐扔出,轻飘飘地砸在鲁岐背上。

    鲁岐有些不快,停住脚步,转回身生气地说:“你这个女人太不讲理吧,我救了你的命,你不谢我反而用弓砸我?”

    话刚说完,鲁岐自己就有些不好意思了。

    原来,这一路的贴地拖拽,雨莲身上原本就被粽子抓破的衣裳已经彻底被磨坏,可以用衣不蔽体来形容,露出了衣服后面大片大片小麦色的肌肤。

    就连某些重点部位,都若心若现的。

    任凭谁,都会不好意思吧。

    鲁岐十分理解。

    雨莲见鲁岐回头,赶忙蹲下,双手搂住双膝,防止自己走光。

    按理说以自己的性格,若有男子如此轻薄自己,早就用弓箭射瞎他的双眼,再取他狗命了,可这男子刚才却偏偏又救了自己的性命,轻薄之举也不是刻意为之。

    一时间,雨莲也很为难,默默蹲在原地,头也不抬,低声抽噎着,也不知是因为伤心还是害羞。

    这时,她突然感觉头顶一沉,抬头一看,竟是那男子脱了身上的粗布衫,扔到了她的头顶,男子则打着赤膊。

    “不好意思啊,是我一时之下着急了,不过你放心,我什么都没看到,因为我对长得黑女人的没什么兴趣。”鲁岐转过身去,高声说道。

    雨莲神情复杂,但还是用那粗布衫将重点部位扎紧系好,简单活动了下身体,确定没有再度走光的风险之后,才弱弱地对鲁岐说:

    “那个……谢谢,你……可以转过来了。”声音细若游丝,几乎微不可闻。

    “没事儿,我根本就没放在心上。”鲁岐施施然转过身来。

    想到眼前这救了自己性命的男子,就在刚才还在被自己判断为鬼蜘蛛的手下,极度失礼地用箭指着,雨莲脸颊有些发烫,微微欠身,算是谢了鲁岐的恩德,完毕后,便再度捡起自己扔在地上的猎弓,转身,毅然决然地朝着来路走去。

    “你回去干嘛?”鲁岐问道。

    “救人!”视线中的雨莲语气坚定,头也不回。

    “有必要吗?”

    “你什么意思?”

    “他们是不是人,你心里没点数儿?”

    雨莲的脚步骤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