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玄幻小说 > 天罡魔引最新章节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曼陀罗林

第一百一十八章 曼陀罗林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8 12:01:31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樊笑尘见叶依秀难受至极,嘴唇紧闭像是要咬碎满口牙,他忽地灵光一闪,便道:“我知道有种草药可能救她!”。

    “什么草药?!”。

    “中了软香散其实是无药可救的,只能强行交合,但我看过一本古籍,上面说含羞草可以解这毒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那还不去找啊!”。

    “虽然我不能确定,那只能试一试,你在这照顾她不要让她咬舌头,我怕她一时受不住会自尽!”。

    刘无极重重点了点头,樊笑尘转身向青牛“哞哞”两声,青牛立马刹住了脚,轻盈落在地面。

    这是策青牛口诀,“哞”为行,“哞哞”为停,“哞哞哞”为慢点行。

    青牛刚一落地,樊笑尘便众身一跃,向林间飞去,霎时不见人影,刘无极便在原地照看叶依秀。

    含羞草:甘、涩,凉。可宁心安神,清热解毒,确实是对软香散有不错疗效,但其要求土壤深厚、肥沃、湿润。

    若是人工种植到是很容易满足,但这荒郊野地又不是特产之地,寻得野生含羞草倒是一大难题。

    樊笑尘寻觅良久,才在一处阴凉山坳里找到,但已是过了有半个时辰,急忙赶回,却发现青牛背上空无一人。

    樊笑尘不禁心里一凉,走到青牛前见有打斗痕迹,但光从打斗痕迹来看,倒是看不出发生了什么,好在他心细,在青牛胖侧一颗大树杆上看到一字迹。

    字迹潦草,勉强可猜出来,是“欲仙峰”三字,像用剑所刻,起笔匆忙,想必是途中被人劫持。

    “欲仙峰,欲仙峰········”。樊笑尘依靠树干,中指点了点天顶盖,小思一会,便急跳脚:“不好!欲仙峰!这不是金pin梅宗的老巢吗?!”。

    欲仙峰位于福州城北,位置极为隐秘。

    金pin梅宗与阴阳家一样,只知江湖有这一门派有其人,但无踪迹可寻,若非引荐或非门派子弟不可入。

    现离福州不远,而樊笑尘跟刘无极行的又是山路,再过个几十里便就是欲仙峰。

    他此行目的便是来福州城跟史千裳见上一面,以解相思苦,因为之前陈府之事,师父知道后定不会再让他出去,那时再见史千裳便更是难上加难。

    眼下千载难逢,他面临一个抉择,那就是去见史千裳,还是去救刘无极他们。

    终究还是念在刘无极救了他一命上,决定去营救刘无极,他驱牛向福州城北方向行去,没过多久便来到一山脚下。

    抬头一看,只见眼前这座大山是一连体山,一高一矮,形成一曲线高低峰,形似一睡美人正仰天而卧。

    这是樊笑尘第一次见欲仙峰,着实比他看的书画上要美得多,山峰绿树丛阴,见那矮落峰顶之上一片粉红,很是突兀出一点,让人不禁想到女人双峰上那么一点。

    只是一路上多看了一会,樊笑尘便有些血脉喷张,让人微感神魂颠倒,樊笑尘急忙低头怕自己沉浸其中。

    山脚下是一笔直小道,小道缘着山脚通向福州城。

    而樊笑尘在小道中断便“哞哞”两声刹住青牛。

    于是他跃下青牛,轻轻拍了拍青牛木角,那青牛“哞!”一声,转身便原路返回。

    樊笑尘缘着这笔直小道一直往前走,走到一处岔道又往左岔道走了一里无数岔路的蜿蜒小道,这才见一望无际的花林。

    林子的左侧有一石碑,上写着:情花林。

    这花林大得出奇,处在山脚便见左右无边,其中数彩缤纷,共有:紫,蓝,粉,绿,黑,金,白,红,茶,黄。

    樊笑尘正好信步走近花林之时,忽听得花林中脚步细碎,走出一红衣小鬓来。

    那小鬓手中拿着一束花草,望见了樊笑尘,快步走近,脸上很是诧异。

    只听红衣女鬓问道:“姑娘!你可是迷路了?”。

    樊笑尘微微正怒,但见是女子,且是身姿娇艳,纱衣披拂,隐见其妙曼身姿,身形修长,纱裙只盖至大tui半寸,仍见其双tui白皙,妩媚至极。

    樊笑尘从未见过如此轻浮穿着的女子,不经荡意神往,脸渐渐微红,一时楞在原地。

    那女子有所察觉,便用花草掩身,这么一掩,更显犹抱琵琶半遮面的羞涩之美,让樊笑尘心中澎湃不已。

    见樊笑尘不语,那红衣女鬓,轻嗔薄怒道:“你可知这是激n品梅宗情花林?!”。

    樊笑尘回过神来,回道:“知道”。

    女鬓一听是一男人声音,捂嘴大叫:“啊!你是男子?!”。

    樊笑尘略显尴尬之笑,不失尔雅地点了点头。

    女子见此,围着他转了一圈,打量一番,红衣女鬓娇弱低声道:“这世间竟然有长得如此美丽的男子!”。

    一转过后,问道:“你来我宗作甚?”。

    樊笑尘心想:“若现道明来由,怕是不妥”。

    便谎称:“慕名而来”。

    “哦?!慕名而来的江湖人士数不胜数,能进我宗的却只有寥寥几人,且都是雄壮大汉,或有长人之所长处!“。

    见樊笑尘颇为秀丽,可yin宗向来喜欢雄壮男子,对这等粉头粉脸并不感冒。

    樊笑尘不明其深意,迎合笑道:“姑娘怎知我并无长人之所长处?!”。他学识渊博怎会比人有所短?只是女子说的长处非彼长。

    不过这话回得倒是歪打正着,那女子打量一番他下盘,怎也联想不出他何来这等自信。

    便故意刁难道:”但我宗也并不是说拒人于千里之外,公子竟然来了想必有缘,若公子还想执意进去的话,不妨让我考考你?你若答得上来,我便放行,你若答不上来我便下逐客令!。”红衣女鬓一脸肃然。

    “请说”。樊笑尘轻轻摆手道。

    “你可知这是什么花?”。红衣女鬓指了指眼前的花林道。

    樊笑尘风情淡雅地看了一眼,回道:“曼陀罗”。

    见其答上来,女子也未觉得惊讶,当即又指了指不同花种,问道:“你可知这些曼陀罗花的寓意?”。

    樊笑尘上前一步,仔细看了看遍野的花林,微微笑了笑,一副胸有成竹,一一指道:“紫色曼陀罗:寓意惊惶不安的爱意“。

    ”蓝色曼陀罗:诈情之意,实为骗爱。“。

    ”粉色曼陀罗:适意之爱。“。

    ”绿色曼陀罗:寓意对情生生不息的憧憬之意。”

    “黑色曼陀罗:不可预知的黑暗、死亡和颠沛流离之爱。也可誉为无间之爱和复仇,寓意不归之路。“。

    “金色曼陀罗:为敬爱,情福齐天,幸运至极“。

    ”白色曼陀罗:情花,传说是天上开的花,白色而柔软,见此花者,恶自去除。”

    “红色曼陀罗:流血,血腥“。

    ”茶色曼陀罗:理性,智慧之情“。

    就在这黄色曼陀罗樊笑尘有一丝犹豫,见他托腮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