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仙侠小说 > 贾胖子的江湖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六章 仇人见面

第二百零六章 仇人见面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6 21:01:21
    魏胜道:“岂敢,只是据魏某人所知,甄家已奉银票十万两,也不是个小数目,再也拿不出银子,还请赵当家看在魏某人的薄面,将他们放了,为表谢意,魏某人甘愿另外奉白银万两,不知赵当家意下如何?”

    赵原海捋了捋下巴的短髯,略略寻思,忽然大笑道:“魏当家果然不愧是豪杰,做事滴水不漏,令人佩服,不过,此事兄弟也着实做不了主啊!”

    众人都当这是推诿之词,脸不免现出愤然之色。

    赵原海笑容变得古怪,道:“各位不必见疑,在下虽是卧虎岭当家,魏当家所说两件事又都是发生在卧虎岭,可在下确实做不了主,不如这样吧,我为各位引荐几位朋友,一切便自有分晓了。”

    说完,他对一名喽啰道:“去将几位高人请来!”

    喽啰答应一声,转身而去。

    众人实在不明白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以目光相互示意,小心戒备。

    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几道身影由远而近,为首一人,看起来四十多岁,松形鹤骨,面目铁青,头青竹冠,身着鹅黄道袍,腰悬一柄七星丧门剑;左手边是个满脸横肉,身形胖大魁伟到极处的和尚,站在那里,就好似一座铁塔;右手边那人,身形矮小,好似十二三岁的顽童,脸却是皱纹堆垒,黑巾蒙面,一双眼睛凶戾异常,宛如鹰隼一般,只是右臂的袖子中,空空荡荡。

    甄乐儿愤怒之中犹带着几分恐惧,失声叫道:“法明秃驴,是你!”

    方圆罕见的面色铁青,道:“马南飞,陆凌波!”

    原来,三人一个是法明,另外两个都是在秦府中见过的,一个是马南飞,还有一个是擅使“蝉吸力”的陆家人,名叫陆凌波,本来众人并不知这人姓名,而是一次贾英雄无意中提及,被邱韵道出,后来,贾英雄也向方圆说过。

    众人之中,只有贾英雄与这三人都打过交道,不明白为什么法明会与马南飞,陆凌波混在一起,他暗暗对比双方实力,不算赵原海等人,马南飞的修为虽略逊方圆一筹,可若是一味纠缠,方圆也无暇他顾;自己经脉破损,尚未恢复,无法动用内力,与剩下的人加在一起,勉强敌住法明就算不错;至于陆凌波,即便少了一条胳膊,也不容小觑,可己方再也抽不出人手。

    形势急转直下,他不免心中焦躁,后悔不该放心远等人离去。

    其余众人或许并不像贾英雄一般了解,不过,或多或少也听人提起过,任是谁也想不到这三人竟会突然同时出现,知道事情已经超出了预料,想要善了已是不能,不禁面色凝重,小心戒备。

    三人面带不屑,穿门而入,几名随从跟在身后,赵原海等人赶忙起身行礼,马南飞却是看也不看一眼,目光在扫过众人之后,对方圆道:“方师侄,想不到你也在这里,见到师伯如何不行礼,沈乘风就是这样教导你的!”

    方圆怒道:“道不同不相为谋,马南飞,我且问你,我师父在何处?”

    三人脸皆是闪过一丝惊诧,似是没料到方圆会有此一问,马南飞只是哼了一声,并不作答。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贾英雄两次坏了法明的好事,法明早已是怒满胸膛,喝道:“小王八蛋,原来你当真是贾英雄,不是贾好汉!”

    贾英雄心中叫苦,嘴却不肯吃亏半分,啐了一口,骂道:“秃驴,原来你都知道了,那还不跪地下道谢,当日在利州府,贾爷菩萨心肠,放你离去,没想到你今日竟然来送死,我问你,你是怎么与这两人混在一起的,又是如何得知我们一定会来,预先在此埋伏?”

    法明咧着大嘴,狰狞一笑,道:“小王八蛋,你是将死之人,也不怕告诉你,爷爷本就是相府中人,吃了你的暗亏之后,回去相府疗伤,闲谈中,无意跟马道爷说起你的五官相貌,尤其体内还有一道古怪力道,又听说你姓贾,马道爷便猜测你可能是朝廷通缉的贾英雄,回禀丞相之后,丞相命陆师兄与我们一并赶来,四处查探得知,魏胜等人也在这里,还占据了万墓山,便是确凿无疑了,马道爷计议先来卧虎岭,更没想到,昨天我们刚到,杜兴国与周虎竟然自投罗网······”

    陆凌波似有几分不耐烦,哼了一声,道:“和尚,何必与这些人多说,将他们一并拿下,带回相府,由相爷处置便是!”

    “看来一条胳膊还是多了,待会老子把你那条胳膊也废了,看你怎么施展蝉吸力!”贾英雄骂道。

    甄老头早就吓得呆若木鸡,此时终于回过神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带着哭腔道:“几位······几位,小老儿连同小女委实不知这些人身份,此次前来,只是为了营救家眷,还请几位······”

    甄乐儿不待他说完,便道:“爹,杜大哥,周大哥他们是为了我娘才被扣押,甄秀才又与贾英雄是结拜兄弟,咱们怎能只顾自己活命,要走你走,女儿不走!”

    甄老头只觉眼前一黑,连跪也跪不住,身子一歪,跌在地,颤抖着胳膊指向甄乐儿,道:“你······你······你这是要害得我甄家家破人亡才甘心啊!”

    陆凌波讥笑道:“老东西,原来你们还有这些逆贼有如此关系,说不得,也要一并拿下!”

    甄老爷子一口气喘不来,果断昏死过去。

    “老东西,该!”贾英雄口快心直,也忍不住嘀咕一句。

    “你说什么!”甄乐儿眉梢一挑,怒目而视贾英雄。

    贾英雄不敢招架,赶忙转头对马南飞道:“贼老道,江湖各凭手段,艺高者胜,我们这边,我师父先,你们那边有谁出战?”

    如此看来,贾爷倒是也不傻,一句话,便定下了单打独斗的调子。

    只是,他不傻,马南飞更是精明,如何看不出他们的优势在与群攻,而非单打独斗,否则谁也不是方圆对手,冷声道:“朝廷逆贼,人人得而诛之,何必与你们讲什么江湖规矩,众人听令,一拥而,拿住逆贼,重重有赏!”

    “是!”赵原海等人原也不是有什么宏图大志的英雄好汉,闻听此言,答应一声,各个拔出刀剑,同时高声呼喝手下喽啰。

    门外的喽啰蜂拥而入,将贾英雄等人团团围住。

    此时,贾英雄一方,除却瘫软在地的甄老头不算,只有魏胜,方圆,董航,贾英雄,吴通,甄乐儿,陈青七人,而整座山寨足有七八百名喽啰,大厅虽然装不下这些人,却也涌入四五十号,外面更是人头攒动,虎视眈眈,一旦开战,贾英雄等人必然是有死无生。

    “动手!”马南飞一声冷喝,大厅中立时沸腾起来,刀光剑影,向贾英雄等人笼罩而去。

    “啊!啊!啊!啊!”

    双方还与接触,便已有四人惨嚎倒地,甄乐儿身形一转,手中又取出四枚银针,娇叱道:“哪个敢来!”

    众喽啰微微一愣的功夫,贾英雄高喝一声“闭嘴闭眼!”手脚不停,脸早就蒙面巾,手里胡椒面不要钱一样四处抛洒。

    他终究只是假英雄,而非魏胜这般的真正的好汉,虽然这般无赖技巧为江湖所不齿,可性命攸关,又明知自己动不得内力,怎会提前不做准备!

    大厅中早已是人挤人,哪里有地方躲闪,不少人被撒个正着,众好汉眼疾手快,趁机各自砍倒几人。

    方圆在魏胜的授意下,并不与人打斗,而是直接施展出雁游身法,飘逸灵动,赵原海与一名副寨主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早已被擒在手中,方圆出手如电,点中二人周身几处要穴,身形一纵,又跃回原地,将两人扔在脚边。

    贾英雄高声喝道:“哪个敢来!不想你们寨主死的,都给老子退出去!”

    此言一出,几名副寨主以及众喽啰再也不敢妄动。

    马南飞怒喝道:“还不速速前,将他们拿住,重重有赏!”

    “有赏也得有命花!”贾英雄说着,又从怀中取出几包胡椒面,对着几名首领道:“下一个就是你们!”

    甄乐儿颇为默契,挪动两步,眯缝着双眼,举起手中银针,对着几人的方向点头。

    短暂的迟疑过后,几名副寨主呼喝着,连同山寨喽啰如潮水般退出,不过,却也并不远离,仍是将大厅紧紧围住。

    魏胜面色凝重,对吴通道:“吴兄,董兄,陈青,这里有我们挡着,烦劳你们与甄家父女带着赵原海,去将周大哥他们连同甄家家眷一起救出来,先行下山!”

    吴通三人哪里看不出,以目下的形势,赵原海就是护身符,有他在手,这些喽啰绝不敢对自己动手,可以顺利下山,不过,如此一来,剩下的人势必有死无生,他们怎能做那贪生怕死,被人耻笑的小人!

    吴通道:“魏大哥,吴通自临安与你们兄弟重逢,一路相伴,怎能离去!”

    魏胜往日虽然待人和善,却不苟言笑,陈青从心里有几分惧怕,平时绝不敢反对,可今天也不知哪里来得胆子,道:“大叔,自我师父走后,陈青一直都跟着你们,现在大难临头,我若是走了,还有何颜面苟活于世,我不走!”

    董航撇着大嘴,好似混不将眼前的危险放在眼里,嬉笑着道:“老魏,陈娃子说得对,要是老西儿就这么下山,日后可是会被人戳脊梁骨,老西儿可不敢不走!”

    “我也不走!”甄乐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