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仙侠小说 > 请龙吟之天下第一帮最新章节 > 第九十八章 拨草寻蛇

第九十八章 拨草寻蛇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6 12:01:34
    ‘是何妙处?’汪直疑心顿起。‘在那秦淮河上,不但姑娘体态远非我们此间可比,而且个个花容月貌,琴、棋、书、画无一不能;届时,公子美人在抱,姑娘吹拉弹唱,孤男寡女泛舟于江河之上……’那老鸨虚空一指淫笑道。

    ‘哦?竟有此等妙处!老妈妈何不早说?’感觉似与那约牛大全的嫌疑女子模样颇为接近,汪直顿时来了兴致。‘并非是老身有意隐瞒公子,实是那秦淮河上销金窟花费如流水;却也不免为公子担心’那老鸨先福了一福后,便又在汪直的身上打量了起来。汪直虽是净衣派弟子,临出行时也特意捯饬了一番;但比起那些富家公子哥,明显还是差了一大截。‘原来这老鸨子是担心我花不起银子呀?!’汪直暗道。

    于是,连忙掏出作为盘缠的几片金叶子亮了亮后,皱眉道‘只是那秦淮河离此相距甚远,一时却又如何去得?’‘这却不难!’那老鸨傲然应了一声后,凑上来谄笑道‘老身只消起一叶快舟,只消一日功夫便可将公子送达;晚上公子就可以美人在怀了。’‘如此甚好!’汪直应了一声后,稍作商榷,当即就給付了保银,坐上了老鸨安排的快舟。

    老鸨果然所言非虚!只一个多时辰功夫,小舟就行到了长江航道;再沿江而下,傍晚时分便来到了江宁府地面。算算时间,恰恰仅一日功夫!‘竟是如此便捷?!’汪直不由暗叹。因记挂此行任务,汪直只稍一停留后,即连连催促那操桨之人继续赶路。

    入得秦淮河后,却见:虽只是华灯初上时分,但江面上早已是笙歌阵阵,画舫连片;‘好一处世外欢娱之地!’伴着远处欢歌,嗅着空气中的一丝香腻之气,汪直脱口赞道。脚下快舟却一刻未停,径直就驶向了其中一膄巨大画舫。刚一登上画舫甲板,俏立船头的几个艳丽女子就一起围了过来。操桨之人在与其中一个老鸨模样的半老徐娘耳语了几句后,汪直当即就被一众女子拥入了中间位置书有‘如意坊’的阁楼之中。

    进去以后,顿时发现里面的空间竟颇为宽敞。再打量一周后,只见在后面的一面锦绸铺就的墙上画着一个硕大的骰子图案与一个大大的‘押’字,两侧还有一幅对联:多押少押多少押点,早中晚中早晚必中!往回看时,却见在屋子的中央有一硕大圆桌,桌上又写着‘大’、‘小’和一排排的数字。此刻,一干人等正死死盯着桌中的一个圆底胶盅,俱是一副贪婪目光。此盅黑色不透明,玻璃板底下与一把手相连,盅盖两边各有铜扣与盅座相系;随着每次盅盖打开,立时会有人将其中数字大声唱出;同时也顿时使围观之人变得或欢呼雀跃或崔头丧气了起来。听着屋内众人此起彼伏的吆喝声,汪直顿时明白:原来,这里竟是一间赌场啊!

    汪直失望之余,当即便向那操桨之人讨要起了保银。那操桨人却讳莫高深一笑后说道‘公子只管与此处暂且玩耍,稍后小人定叫您老尽兴便是!’见两人似有争执,场上早有一小二模样之人走上前来邀请汪直入座。虽然对这些耍钱赌博之事一窍不通,但看那操桨人神秘之状,担心被瞧出破绽的汪直还是依言在赌桌前坐了下来。坐下后,见连呼不太懂的汪直只一个劲地盯着桌中胶盅发呆,那小二当即便又凑上前讲解了起来:‘此为盅宝,公子只需将财物放在下注区域的数字上,如果三个骰子中两个与你所押数字相同,赢钱翻倍;若您老嫌不易押中,还可以玩押大小,庄家赔率均为一赔一,押注的是三个骰子的数字总和;大是数字总和十一到十七,三到十四均为小。

    末了,他又补充道‘无论押注大或小,如果骰子摇出三个同号,乃是豹子,均为庄赢。’一番讲解听完,见那操桨之人也凑了过来,汪直赶紧取出一绽银子随手放在了那‘大’字上。不成想,随着盅宝打开,竟中了!就在汪直应着旁人连呼有趣之时,那小二早已取过银子称重,将赔银送了过来。想到接下来的计划,汪直未多思忖便摸出了一些散碎银子赏给了那操桨之人。那人得了赏银后,却并未离开,当即便找来了茶水、点心,在一旁侍应了起来。

    一待汪直用过茶水后,则立即开始怂恿继续下注。再押一把,又中了,便又赏了那人一些银子。汪直今日运气实在是好的出奇,只一会功夫,便已赢了近二百两之多!看火候已差不多,那操桨之人立即命人换过茶水点心,服侍汪直用过后,当即便又开始了继续怂恿下注。却不料,这一把却输了。再押一把,竟又输了!那人倒也识趣,非但没再讨要赏银,反而侍应更是殷勤。

    一待汪直饮过再次换过的转运茶好像运气又转过来一些后,当即便又开始连番鼓励了起来。这转运茶确是效力非凡!再押果然就中了!想想反正暂时不想离开,汪直遂又赏了那人一些银子后,继续安然玩了下去。

    于是乎,就在这输输赢赢的连番厮杀之中;最后,汪直不但将先前所赢倒了个干干净净,既是身上所带的一包金叶子也全部输了个精光!看看火候已到,操桨之人立即与那小二一起将汪直引入了厅内的一间硕大暖阁之中。

    屋中早已被好了一桌酒菜,菜式琳琅满目,各色河鲜无一不全。落座以后,未及言语,几人就吃将了起来。席间,禁不住二人的连番相劝,暗藏心事的汪直不免也多喝了几杯。

    但他二人哪里知道?这汪直虽是一介书生,但天生善饮;既是将这桌上之酒全喝了,也是奈何他不得。酒过数巡以后,那操桨之人借着酒劲再次问起汪直的来历之时,汪直则仍是一口咬定自己乃是出身于财资颇巨的盐商之家与之应对。再问下去,汪直却将脸一板,叱道‘小弟一直以诚相待,但兄长却怎地反来诓我?!’‘此话从何说起?我等哪会诓骗公子!’那操桨之人一副茫然满脸无辜之状。‘此番虽是快活,但却全不如兄长来前所说之妙!’汪直又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