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悬疑小说 > 奇门道士最新章节 > 小宝不为人知的迷离身世

小宝不为人知的迷离身世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5 15:01:28
    很多人都对神奇的道术有浓厚的兴趣,但董小宝想说的是,真要把这种秘术摆在诸位眼前,想必会立刻吓跑百分之九十九的人。

    许多人就会说了,没那么夸张吧?

    小宝只能委婉的说,并不是单纯的吃苦耐劳就可以跟着师父修习秘术,最主要的还是看道缘,这一点才是重中之重。

    道家讲究因果,上天是不会让某一人得到特殊眷顾的,为此你总得要付出些什么才是。

    仅此一点,却是很多人万不能接受的。

    这也是为什么时至今日,奇门秘术快要失传的真正原因。

    闲话少叙,话入正题。

    民国初年,董大春一家闯关东到了北方一处小山村务农,在这里落户不到一年的时间,小宝就降生了。

    但是随着这个孩子降生的同时,却发生了几件诡异的事情。

    那天凌晨一点多钟,天空阴云密布大雨倾盆,时不时还伴随电闪雷鸣。

    董大春在堂屋焦虑不安的坐着,时不时心烦意乱的来回踱步,听着隔壁房间里产妇惨叫连连,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这期间接生婆已经出来说了好几次,说是产妇难产,让他们一家做好最坏的打算。

    那时候农村人不富裕,勉强填饱肚子已然不错,大部分人家是没能力去正规医院生孩子的。

    而接生婆多是当地年长村妇,由于没受过正规培训,只适合顺产接生,一旦遇到难产只能束手无策。

    到了这时只有两种结果,一是:保大或是保小,第二则是最坏的结果,也就意味着一尸两命。

    董大春媳妇儿今天生产所遇到的情况,就是这最后一种可能。

    一时间董家人心头无不笼罩着一层愁云,憋闷的使他们说不出一句话来。

    众人心中这块大石还未落下,岂料接下来的一幕吓傻了在场所有的人。

    因为在震耳欲聋的惊雷声过后,一道碗口粗的闪电,霎时将董家主屋房顶击穿了一个偌大的大窟窿,方圆数十米之内的树木花草瞬间枯萎、凋零。

    这番骇人听闻的异象,使大家目瞪口呆,一时之间竟忘记了房间里难产的产妇。

    这时,接生婆慌慌张张从里屋出来,说是孩子竟然自己从妈妈肚子里爬了出来,他非但不哭,反而笑了。

    说完这些,接生婆甚是恐慌,撂下一句:我看这事儿太过邪门,你们还是到村北找孙婆婆过来瞧瞧为妙。

    言罢,没命的往家里跑,生怕多停留一秒会沾上什么邪气。

    接生婆所说的那位孙婆婆是村中奇人,这老太太不仅精通驱邪之法,还懂得许多罕见的土方治病,尤其是那一手精准的相术更是堪称一绝。

    之前村里人有个头疼脑热,或是遇到什么诡异事情,首先想到的便是去找孙婆婆帮忙。

    而孙婆婆也从不为难这些有求于她的村民,事了之后只要给点吃的就行,再不济拿点自家地里种的土豆、玉米也成。

    不要觉得拿土豆、玉米作为谢礼很寒酸,要知道那时候军阀混战,老百姓日子过得很清苦,只有口吃的就已经很不错了,谁敢挑三拣四的。

    被接生婆这么一提醒,董大春一家如梦初醒,顾不上天气寒冷,抱着刚刚出生不久的小儿子,招呼家人扛袋儿土豆作谢礼,风风火火直奔孙婆婆住处去。

    村北距董大春的住所并不远,也就十几分钟的路程,众人心中急切走的比平时更快些,估计七八分钟就到了孙婆婆住的地方。

    本以为这么早孙婆婆还没起,谁知众人来到她家才发现,她正披头散发的坐在漆黑的屋子里。

    双目紧闭着不说,嘴里还不知念叨{说}些啥东西,反正样子看起来挺吓人。

    一个村里住着的,董大春自然知道这老太太行事作风异于常人,更知道她懂这些鬼鬼神神的,就更不敢贸然出声打扰,生怕惹老太太发火。

    心里暗自掂量一番,觉得还是等她从地上站起再开口说话比较合适。

    董大春领着一家老小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正有些不知所措,忽听孙婆婆猛然暴喝一声,接着就是什么东西散落在地面上的声音。

    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董大春腿肚子一哆嗦,好悬没跪在地上,暗自抹了一把冷汗,再一瞧孙婆婆已经点了盏煤油灯,正伸长脖子往地面上不停扫视。

    借着油灯微亮,董大春瞪着一双大眼也往地面看去,原来在孙婆婆面前的地上铺着块黄布,上面画些条条框框,好像还写着一些字的样子,在黄布的上面散落着一些碎龟壳,很显然孙婆婆拿着油灯就是在看这些散乱的碎龟壳。

    董大春没上过学,也就将将认识三个字,那就是自己的名字,所以他看不懂黄布上写些啥也很正常。

    孙婆婆看过龟壳,起身直奔董大春怀里的娃娃走去,驻足观望了一会,淡淡的开口道:“刚才天上那般异象我已然察觉,也推算出这娃子的命运坎坷、多劫难,并且还克父母、长辈。”

    冷不防的一句话让董大春感觉身上一僵,也不知道是吓得还是过于紧张,总之好半响也没说出一句话。

    孙婆婆仿佛没有看到他的囧态,又接着说:“这娃子身上自带煞气,不是一般生人能够承受得了的,凡是亲近他的人轻则气运低下、祸事连连,重则折寿、丧命。最关键的是这煞气最大的受害者还是这娃子自身,若无克制之法,想必这娃子也没几年可活。”

    董大春一家人虽搞不懂煞气是什么,但多劫难和克父母倒是听懂了。

    董大春虽然不识字但记忆力还不错,特别是孙婆婆最后那句话尤其令他印象深刻。

    一听小儿子恐怕没几年可活,董大春当即就要给孙婆婆跪下,老泪纵横的央求她救救这孩子。

    孙婆婆眼疾手快的将董大春托住,让他不必惊慌。

    说是唯一能够解决这件事的办法,就是让这娃子跟着孙婆婆修习道术,然后游历四方广行善事,才能慢慢化解万般缠身厄运。

    如此一来既能保全这娃子自身性命,又能解决董大春一家不被煞气所侵之祸事,要说唯一遗憾的就是,这娃子数十年不能陪在他们身边,于情于理这都是一种情感上的缺失与折磨。

    农村人对这些关乎鬼神之类的东西深感敬畏,特别是精通此道的孙婆婆则成了众人眼中的神仙、活菩萨。

    一听这孩子有得救,董大春一家对她更是分外感激,虽说心里确实舍不得让这孩子东奔西走、四海为家,但只要能让小儿子活下去,董大春还是忍痛接受了孙婆婆说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