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悬疑小说 > 抬棺匠最新章节 > 第五百一十六章 虚无黑暗

第五百一十六章 虚无黑暗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5 15:01:28


    那双眸子,没有一点陌生感,正是那位老者的。

    “你,你还好吧?”

    我捂着胸口呆呆地看着他的眼睛,没有一点眼白,脸上的痛苦之色缓慢地转变成了惊骇,他这又是被邪念给控制了。

    “把你身上的衣服给我,快点!不然大家全都死在这里!”

    老者伸出手想要触碰我的身体,但是当他的手一触摸上我的衣服时,顿时礼服绽放出耀眼的佛光,将老者镇退。

    不对,不是他!

    被击退的老者周身散发这黑气,白色头发妖魔般的四处飘荡,看起来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

    耳旁一声雷鸣般的喊叫,只听:“不要听他的,退回去!”

    回头一看,师傅正拿着长剑半膝跪地,嘴角有着鲜血,眼睛中充满着血丝,俨然像是经历了一番大战。

    “师傅!”我大喜,回头喊道,却因狂喜之后而疏忽了已经被邪灵掌控的老者身上。

    在黑暗之前,我明明见到那位老者还站在那里,为何黑暗之后,这位老者却不再是他原本的样子。

    狂风袭来,再次将我击倒,我终于知道刚才被击中胸口的物什是什么,正是这附身在老者身上的邪灵所做。

    “拿黑狗血泼他!”师傅声嘶力竭地对我哄到,可我却有点无可奈何。

    我距离师傅给我画的金色圈子更远了,脚尖缓缓地从地面腾空而起,脑子里面疯狂地想着应对之法,眼看着那装着黑狗血的瓶子就在离我不远处,可我却始终是触摸不到。

    师傅大吐一口鲜血,情急之下,竟然再次起身飞身攻击老者。

    原本是两人对一邪灵,可是现在偏偏却变成了师傅一人对付邪灵和老者,哪里有胜算。

    我的咽喉似乎是被人给掐住,手却触及不到掐住我咽喉的手,只知道要是再这样下去,我不是被摔死便是被活活窒息死。

    手不由地摸到了口袋中的朱砂粒,顿时心中一喜,直接拿出洒在了我的眼前。

    朱砂在空中化为齑粉,顿时解了我的燃眉之急,那红色烟雾仿佛克制了那无形之中掐住我咽喉的手,我从半空中摔下。

    被邪灵附身的老者,跟师傅扭打在了一起。

    我看着装着黑狗血的瓶子,快速递捡起,然后冲着师傅大吼道:“师傅,你让开!”

    师傅回头一看,闪身让开,瓶子中的黑狗血顿时全部洒向了那老者。

    如同烟雾一般蒸腾的蒸汽在老者的周身缓缓升起,而之前还是一脸凶相的老者,此刻正翻着白眼,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黑狗血在他脸上流的满脸都是,但总算是将那黑屋给逼迫了出来。

    “你刚刚洒的是什么?”师傅侧身站在我的身旁,我将口袋中的朱砂拿给师傅看,这朱砂其实是用来写符咒的,但那种情况之下,我是无论如何都写不出的。

    “好家伙,我知道他怕的是什么了!”师傅狂喜,总算是找了应付的办法,那邪灵站在空中,呜呜咽咽发出一阵咆哮,似乎是痛苦一般,被那黑狗血泼了一身,如同掉了一层皮。

    游离符突然从那老者的身上漂浮而出,直直朝着我站着的方向飞来,我目瞪口呆地望着那符文,眼见着它落入了我的手中,有些疑惑。

    “他不行了,这游离符自动脱体寻找主人。”师傅仿佛什么都懂,看着手中的游离符,如同手握千斤,让我不知道如何使用。

    “小子,你找死!”

    黑雾开始变得更加庞大,以至于都将我与师傅全部笼罩进入,刚才的那一番结界之力,将老者的神智夺走,而眼前的又一次,这邪灵还想对他们下手吗?

    阴风阵阵,黑暗中我什么都看不清楚,再次没有了师傅的踪影,唯一剩下的,便只有那手中跳跃着的游离符。

    这里的一切,仿佛都陷入了死寂当中,安静的可怕。

    一秒,两秒,只能在这黑暗当中摸索,不敢出声,耳边始终是安静的要死,唯一能够听到的声音也就是心跳动的声音。

    恐惧从内心深处涌了上来,走了很久,依然没有走都走尽头,感觉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不知道在这黑暗中停留了有多久,仿佛时间都已经凝滞,始终还是停留在原地一般,就连一点涟漪都从未出现过。

    手中依然存在的游离符安静地躺在了手中许久 ,尹寒坐在原地,看着这黑漆漆的一片,除了能够触摸到,其他的什么都感知不了。

    掌心微热,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燃烧,我低下头,下意识地看向了掌心,虽然不知道手掌在哪里,但是那种温热的感觉还是能够辨别的出来。

    游离符突然在手中腾空而起,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渐渐地,我看清了周遭的一切,此时此刻,我停留的地方是一个像是牢笼一般的地方,而那牢笼之外则是一片泛着幽绿的沼泽地,无数的手,悄无声息地绿色沼泽地中生出,我不由地被这副场景给吓退。

    还好,我只是在原地徘徊,没有走到铁笼外面,那密密麻麻的幽灵,只要踏进一步,都将死无全尸。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

    脸上慢慢浮现出惊恐,不敢靠近那铁笼边缘一步。

    游离符好像察觉到什么,竟然自行朝着铁笼边缘靠近,我看着游离符竟然朝着边缘靠近,生怕它会消失不见,但是也不敢轻易靠近那里。

    呆呆地看着游离符穿过了铁笼之后,瞬间眼前出现了一条小路,用木板做成的简易通道,平铺在沼泽当中。

    无奈,眼见着游离符渐渐要消失,而那唯一的光明也渐渐变的渺茫,我只好快速递跟了上去,手触摸上铁笼时才发现,眼前的铁笼不过是障眼法,根本就是不存在的。

    脚刚刚一踏进那木板上,只见身子猛地下沉,那踏板竟然一点都不受力,这让人如何通过?

    身子一沉,我只好将脚给收了回来,那幽灵好像是察觉到了我的行为,竟然纷纷朝着木板这里靠近。

    越来越多的幽灵聚集,仿佛要将木板给吞噬,我咬了牙,大喊一声:“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