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仙侠小说 > 浪迹剑痕传最新章节 > 第三百一十四章 长空遇险

第三百一十四章 长空遇险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5 12:01:31
    对于这位突然出现的师父,他的解释显然有点牵强,五行劫是要强于天火龙啸功的武功,自然难得,就这么轻易的交给他,惠明还是有些不放心,可即便如此,却还是交给了他。

    吴泽打开看了一看,就像是早已研习一般,粗略的阅览不过是重温一遍罢了,片刻后,说道“盘腿而坐,内力运转。”

    惠明照做,用出了五行劫的内力,虽然练了不足四成,可放出应敌还是轻而易举的,只是单次只能使用一种,若是用出两种或是五个皆用,那武功废掉事小,走火入魔事情便大了。

    如今,惠明只是可以在体内将不同的内功放出,可要出了拳脚必会吐血,发觉现在没事,惠明便加大了内力强度,渐渐的,终于是抵挡不住,表情有些难忍,吴泽见此,便走向前去,释放内力将其压制住了,惠明这才得以好转。

    收功后,吴泽问道“感觉如何?”

    惠明回想片刻,答道“感觉……我就像是一间屋子,而这内力,便想好几个人在其中打架一般,我不仅不能控制,还甚至迷乱心智,看来这东西比天火龙啸功风险要大得多啊。”

    吴泽道“此功为五样武功结合,自当如此,能将它们合而为一,可谓是难上加难,你的功法之中,除了天火龙啸功,似乎还有七星日月诀,你是如何将它们结合的呢?”

    “是因为我练了黑集经,平衡体内阴阳之气,待黑集经消散过后,两种武功便不再相斗。”

    吴泽一笑,说道“这倒是个好法子,只是这办法也只能用上一次。”

    “这是为何?”惠明还想用同样的办法,但吴泽此言,当真是令惠明有些不解。

    “就好比一个武林高手,同样的办法能对他用第二次吗?”

    惠明点了点头,这话倒也是在理,急忙问道“那还有什么办法?”

    “只得是靠你自己认真研习上面的心法,待它们相斗之时,心中默念,只不过练功未成之前,你所受到的痛苦,无异于是撕心裂肺犹如刀割。”

    惠明微笑了下,却丝毫不惧,只要能战胜李剑炀,再大的痛苦也都值得,可回过头来一想,这还不是得靠自己嘛,而面前这人似乎又没真正教什么,蓦然又有了一种被骗的感觉。

    少卿,吴泽说道“接下来,我会不定期到访,看你是否认真练功,有人寻你来了,我先走了。”

    说罢,吴泽一个轻功瞬间飞跃树上,再然后便消失了,他走了不过一会儿,时嫣便急匆匆的赶来了,惠明见此神情诧异,便问道“嫣儿,怎么了?”

    时嫣拿出手里的信,惠明一看,当场一惊,上面写道‘惠明、时嫣,你们的师父盛长空已被我擒了,想救他便来西域敦煌丰云阁,给你们二十日的时间到此,若未能如期赴约,或有第三人跟随,当即杀之。’

    “是何人送来的?”惠明急忙问道。

    时嫣摇了摇头“不知道,刚才我想要扫扫院子,见树上有一支箭插在上面,走近一看才知这是有人羽箭传信,看后我便来了。”

    此刻惠明心情复杂,毕竟是自己的师父,要救一定是要救的,眉头紧蹙,低声道“师父向来与人无冤无仇,丰云阁,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人?”

    时嫣说道“要不我们去问问长膺叔他们吧。”

    “好。”惠明当即点头,他们纵横江湖的日子比自己长,说不定能知道丰云阁的情况,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待去了大堂后,惠明将一切情况向孙长膺等三位帮主说明了,只见他们皆为一惊,惠明忙道“丰云阁我从未听闻,你们呢?”

    公孙易和孙龙毅都摇了摇头,可孙长膺却感觉似曾相识,眯了眯眼,想了一会却还是一无所知“师兄他虽未与人结仇,但经常行侠仗义,总会得罪不少人,丰云阁的名字虽然曾经听过,却想不起来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公孙易道“那你们决定前去?”

    “是。”惠明坚定的点了点头,孙龙毅问道“我带人跟你们一起去吧。”

    “不。”惠明摆手道“他们在信上指名道姓要我和嫣儿去,若再有一人,便要痛下杀手。”

    “可你们两个人就有把握吗?”孙长膺还是担忧惠明时嫣的安危,毕竟是自己唯一的侄子,决不能让其有事。

    “总得试一试。”惠明没有片刻犹豫,说道。

    孙长膺点了点头,面中的神色似乎是因为惠明的决心而欢喜,嘱咐过后,惠明与时嫣便从后院牵出两匹快马,准备离去。

    可还未上马,公孙寻孙莫便走了过来。

    “你们怎么来了?”惠明见他们神情异样,问道。

    “事情我们都听说了,你们可要小心才是啊。”孙莫关切道。

    “放心吧。”惠明锤了下胸口,虽说因担心盛长空而面色忧愁,但此刻却很是坚定,不一样的自信顿时展现了出来。

    “回来后,咋们一起喝个一醉方休啊。”公孙寻笑道。

    “一定活着回来。”惠明笑道。

    时嫣牵着孙莫的手,温声道“姐姐你也要安心养胎啊。”

    “养胎?”惠明和公孙寻都大叫了一声,对此都是又惊又喜。

    “怎么,你们还不知道?”时嫣微微一愣,要说惠明不知倒也正常,可公孙寻却也如此,当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孙莫笑着点了下头,公孙寻面带喜色,连忙问道“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告诉我啊。”

    孙莫说道“告诉你了,你能替我生吗?”

    公孙寻没有多说,已然是乐的合不拢嘴。

    惠明道“好了,我们也该走了,虽说两地相距甚远,但这马一日千里,二十日的时间差不多会到的。”

    “嗯,千万小心。”公孙寻和孙莫又嘱咐道,他们的关系如家人一般,自然谁都不希望谁出事。

    惠明时嫣上了马后,便直接飞一般的离去了,公孙寻朝着其背影大喊“平安归来,我拿百年好酒招待,可别没有这个口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