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科幻小说 > 我为众生开仙道最新章节 > 第五十五章 垂垂老矣

第五十五章 垂垂老矣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4 18:01:21
    清幽观,九星宫。

    “观主。”一个紫衣老者躬(身shēn)行礼。

    在上位坐着的观主也站起(身shēn)来,笑着说道,“师弟何必如此客气,快请坐吧!”

    紫衣老者依言坐下了。

    “师弟平(日rì)里多在神魂峰闭关修行,”观主说道,“今(日rì)怎么得了空闲,来我这里了?”

    紫衣老者轻声回道,“我是为了峰中弟子——陈杨而来,希望观主能够对他宽恕一些,(允yǔn)许我将他接回观中。”

    “是了,你前些时(日rì)一直在闭关,怕是还不清楚这个弟子的事(情qíng)。”观主微笑着说道,“这个陈杨因为跟同门弟子发生了一些争执,就下了狠手,将一众弟子打伤,自己则是偷偷下了山门。”

    “他打伤同门的事,暂且不说,”观主正色说道,“仅仅就看他离开山门这一点,就犯下了大错。”

    “若是人人都跟他一样,那还得了!”

    观主说道,“师弟,按理说你开了口,我不应该不答应,但是这个陈杨实在过分,没有让他回归山门的道理啊!”

    紫衣老者沉默了一阵,又沉声说道,“观主您说的确实有理,但这个弟子天赋极高,如果就这样错过了,实在是可惜啊!”

    “接天峰的那位范师侄不是说了吗,那陈杨虽然只是刚入真气境,就能够伤到那太上魔门的魔头。这样的弟子,我们不应该错过啊!”紫衣老者恳求的说道。

    观主挥了挥手,“那个魔头是受了重伤,才被他捡了便宜,算不得什么。”

    紫衣老者又高声说道,“魔头算不得什么,那神魂峰的刘长老呢?”

    “他可是修行多年的(阴yīn)神长老,”紫衣老者快速说道,“据我说知,他也曾(阴yīn)神出窍,依附在桃木上去追杀陈杨。”

    “结果,他没能杀了陈杨,反而被对方毁去了寄(身shēn)桃木。不但如此,甚至连他随(身shēn)温养十数年一柄飞剑,都被陈杨夺取!”

    紫衣老者直起(身shēn)子,双目紧紧盯住对面的观主,一字一句的说道,“这样的弟子,真的就要随意舍弃吗?”

    “连刘长老都奈何不了他?”观主皱了皱眉头,“虽然只是将(阴yīn)神依附在桃木上,但(阴yīn)神真人的力量也不是区区弟子可以比拟的。如此看来,他的确颇有天赋。”

    “师弟,我也命范飞尘劝过他回来,可是他并没有听命回观。”他沉吟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可见他心中还是有许多芥蒂,强求不得啊!”

    紫衣老者连忙说道,“他没有回来,无非是害怕观中责罚过重,那我就亲自去找他,解了他心中的顾虑,这样不就好了!”

    观主仍是眉头紧锁,许久不语。

    紫衣老者见他不说话,便长长的叹了口气道,“师兄,我已经七十九岁了!”

    观主(身shēn)子一颤,定眼向他望去。

    “前些(日rì)子里,我再次闭关想要突破,”紫衣老者淡淡说道,“结果不但没能突破阳神境,反而伤了(穴xué)窍。”

    他幽幽说道,“师父曾经说过,(穴xué)窍是精神之源,一旦(穴xué)窍受了损伤,再想突破那就是千难万难了!”

    观主连忙起(身shēn)安慰道,“师弟不要多想,这天地间灵物众多,治愈(穴xué)窍的灵药也是有的。”

    紫衣老者摇了摇头,正色说道,“师兄不用安慰我了,我自己的(身shēn)体自己知道。到了我这个岁数,体内精气已经渐渐枯萎,别说伤到了(穴xué)窍,就算是没有任何损伤,也很难突破了。”

    “况且我早些年间受过不少伤,壮年时还不碍事,到了此时,这些暗伤都渐渐的发作起来了。”

    他平淡的说道,“我这几年来常常闭关,就是想要突破阳神境,进入第五境——融神境。一旦能够突破,那自然寿元大涨,也有无数手段消弭暗伤。”

    老者惨然一笑,“可如今,这都是一场空了!”

    “师弟!”观主低声喊着。他望着面前垂垂老矣的师弟,心中满是悲痛。二十年前,上代观主闭死关,不问世事。清幽观的重担都压在他们这些弟子(身shēn)上。

    面前的师弟作为清幽观唯一的阳神真人,不知道为观里遮挡住了敌人多少(阴yīn)损手段!

    但也正因为这样,他才会留下无数暗伤,终生无望融神境!

    “我说这些,不是叫苦,只是颇觉遗憾。修行这条路,我终究是走不下去了!”老者眸子深深,透出些许不甘。

    观主听了这样的话,几乎要流出眼泪来。当年跟自己一起入观的那个翩翩少年,如今竟然已经垂垂老矣、寿元将尽,实在令人痛心!

    他张了张嘴,想要安慰两句,最后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紫衣老者顿了一顿,又沉声说道,“其他的我并不在意,只是我这样的(身shēn)子,就算再想为观里遮挡暗箭,也着实撑不了几年了。”

    他忽地朝观主看去,双目变得炯炯有神,“师兄,我可以死,但是观里不能没有阳神真人!”

    “那个陈杨的(情qíng)况我都一一问过了,他的确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弟子,”老者有些兴奋的说道,“他不仅仅在武修上有天赋,在神魂上天赋更高!”

    “他虽然只是第一境聚神境修士,但是却能顶住第三境(阴yīn)神境长老的压力,这足以见得他的神魂是何等的凝实!”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陈杨这个弟子,不但武修了得,就是在神魂修炼上,也有修成阳神的潜力!”老者重重说道。

    观主听了这话,心中更是悲伤,但他面上反而露出微笑,“师弟竟然对他有这么大的期望,真是难得。”

    他顿了一顿,“既然如此,那就依你所言,将他召回观中吧!”

    紫衣老者听了这话,顿时大喜。他拱了拱手,朝观主道了个别,就急匆匆的出门去了。

    观主站在原地,看着他(身shēn)形越来越远,眼眸中忽地流出泪来。

    到了这样的时刻,师弟还是首先想着师门,生怕观里少了阳神真人庇护。这样的深(情qíng),实在可叹!

    清幽观能够矗立数百年,威震青州,靠得就是这样的弟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