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F8看书 > 军史小说 > 我在明朝当国公最新章节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不能再多了

第一千一百三十六章 不能再多了

本章更新时间:2020-05-14 12:01:35
    听了孟律师的话,杨峰冷笑一声,看来有些人是心疼了。

    “看来人家是来者不善啊,走……跟我去会会他们。”

    杨峰在前,孟律师落后了他一步,俩人走进了警察局的一个小型会议室。

    当杨峰入内后,发现里面已经坐满了人,除了矮个子夫妇以及两名警察外,最里面的面朝门口的方向还坐着一名三十多岁看起来一脸矜持的中年男子。

    看到杨峰进来,矮个男子就是一惊,原本下意识的就要站起来,只是站了一半后者才意识到此举有些不妥,脸上不禁露出了讪讪一笑,重新坐了下来。

    杨峰的眼神从这几个人身上一扫而过,压根就没有理会这几个人,而是看向了坐在旁边的两名警察,他认出其中一名正是昨天出警的一名二级警司。

    他开口道:“陆警司,你好。我的律师刚刚通知我,昨天这件事处理结果有了变化,是这样么?”

    陆警司看到杨峰发问,站了起来眼中露出了一丝略带尴尬的眼神,随即笑道:“杨先生,您先请坐。事情呢是这样的,原本我们昨天的判断是贵方没有责任,这位贾纯先生和龚丽珠女士(矮个子夫妇)负全责,但是现在事情有了些变化,对方并不承认这点,而是认为这件事大家双方都有责任,所以在赔偿这件事上就有了点分歧,这个……”

    说到这里,陆警司有些说不下去了,不是他不会说话,而是就连他也觉得这事太特么扯淡了。

    杨峰毫并没有勃然大怒,反而问道:“对方?不知道陆警司指的对方是哪位啊?”

    “就是……就是……”陆警司说了两句后心里也有点恼火,凭什么你们的破事却让老子来替你们擦屁股,害得老子里外不是人,特么的老子不管了。

    伸手指了指那两公母,“诺……就是这位贾先生和龚女士,他们对昨天的判断有意见,你有什么话跟他们说好了。”

    杨峰顺着陆警司所指的方向看向了这两公婆,似笑非笑的道:“哦……你们认为昨天的事情我也有责任?”

    或许是昨天被打出了心理阴影,贾纯(矮个男子)被杨峰这么一看,脸上的肌肉仿佛又开始隐隐作疼起来,不过他的目光扫了眼坐在旁边那位中年男子后,胆子又大了起来,壮着胆子道:“是……是的,我门认为昨天的事情你也负有一部分的责任,也不能全怪我们,所以……所以……”

    “所以什么?”杨峰沉着脸道。

    “所以我们不能按照你们的要求全部赔偿!”贾纯的老婆龚丽珠也在一旁帮腔道。

    “那你们想怎么样?”

    龚丽珠接着道:“我们的意思是,你的车我们可以承担一部分的修理费,但不会买部新的给你,同时你打了人,也要承担我们的医药费。”

    “这就是你们的意见?还有别的吗?”杨峰继续问。

    看到杨峰没有发怒,龚丽珠的胆子也大了起来,有些略微得意道:“没有啦,只要你能按照我们的要求赔偿,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杨峰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既然这样那就没得谈咯,咱们法庭上见吧。孟律师,马上通知你的同事,把材料准备好,咱们跟他们打官司。”

    说罢,杨峰转过了身子就要离开,孟律师应了一声跟他后面超门口走去。

    “杨先生,请留步。”

    看到杨峰要走,坐在对面一直摆出一副矜持表情的中年男子终于坐不住了,站了起来开口挽留。

    杨峰没有理会他,而是自顾自的走着,很快就走到了门口。

    看到杨峰没有理会自己,中年男子的脸立刻沉了下来。

    只是看到旁边那名陆警司明显不愿意为自己说话后,对坐在他旁边的一名警官使了个眼色,这名警官会意站了起来,沉声道:“杨先生,请等一下!”

    杨峰停下了脚步,看向了那名警察皱眉道:“这位警官,你叫我有什么公事么?”

    这名警察心里暗骂一声,这都叫什么事啊。

    只是心里虽然不爽,但脸上依旧没有表情的说道:“杨先生,如果您对刚才贾先生和龚女士的话有不同意见可以坐下来谈么,怎么能一言不合就走呢,这恐怕不太好吧?”

    “谈?”

    杨峰扫了眼贾纯和龚丽珠夫妇,脸上露出冷笑:“如果他们答应我昨天提出的条件,那自然就不用再谈,如果按照他们提出的条件,那根本就没有必要谈,既然没得谈了,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呃……”这名警察好悬没被杨峰的话给噎死,只是由于某种原因他却不好发作,只能无奈的看了旁边的中年男子一眼,意思是我只能帮到这了,其他的你自己搞定吧。

    中年男子知道自能自己出头了,他轻咳了一声,脸上重新恢复了矜持的微笑:“杨先生是吧,我认为这件事咱们还可以……”

    “等等……”

    杨峰打断了他的话,毫不客气的问:“在谈话之前,我想先问一句,你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谈这件事的?或者说你是贾纯和龚丽珠的律师?还有,在说话之前麻烦事先把自己的名字报出来。”

    “我不是律师。”

    听了杨峰的话,中年男子脸上矜持的微笑再也不能保持住了,神情也冷了下来。

    “我是当事人龚丽珠的表哥黄雷,受了龚丽珠的委托来跟你谈这件事,不知道有问题吗?”

    “哦……我明白了。”

    杨峰点点头,原本昨天警察已经对事情做了定性,今天却又有了变化,感情就是这家伙在捣的鬼。

    “既然你是受了这两位当事人的委托来跟我谈话,那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贾纯和龚丽珠的责任,我的车子也是贾纯故意撞坏的,所以我要求他陪我一辆全新的车子并没有问题,至于说我伤的那四名男子,要求我赔偿医药费的,我只能说这属于正当防卫,所以我不会出一分钱。至于这位贾先生嘛……”

    杨峰顿了一下,打量了贾纯一眼后说道:“我个人愿意出二百元钱,作为他的医药费。毕竟伤势太轻,不能再多了。”

    “你……”